第六十八章 對峙
loading...

“鳳陽,這裏都是有功之臣的家眷,不得如此無禮,”皇後剛剛說過讓下麵的家眷們注意自己的言行,可沒想到自己的女兒竟這麽不給臉,先鬧了起來。


“母後,方才父皇說要給龍天行指婚,那女子我聽都沒聽說過,”鳳陽非常生氣,龍天行怎麽可以瞞著她找其他女人,雖然他們之間沒有任何約定,可是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他怎麽可以這樣對待自己?


“潘金蓮,你給我出來!”


眾人目瞪口呆的望著鳳陽公主,雖然知道她的性格刁蠻任性,可是今日是什麽日子,她不可能不知道,居然還在這裏大吵大鬧,呼呼,幸好這不是自家閨女,不然的話,真的會被氣死。不過,他們也好奇,這公主口中的潘金蓮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敢同公主搶男人,實在是太勇猛了有麽有?


“成何體統,鳳陽,聽母後的話,你先下去,等……”許皇後看著眾人各異的目光,心裏暗恨不已,這個鳳陽真是被自己寵壞了,居然如此任性。


“母後,我看不到那個女人,我是不會走的。”鳳陽不等自己的母後說完,便打斷了她的話,惡狠狠的目光瞪著下麵的女眷們,今日不解決那個居心叵測的女人,她是不會離開的。


氣氛一時之間顯得尷尬萬分,就在眾人實在頂不住鳳陽的怒氣之時,一個清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小女子潘金蓮,給皇後娘娘、貴妃娘娘、鳳陽公主請安。”


金蓮低著頭,站在宮殿中央,身姿秀美,亭亭玉立,仿若一支荷花馥鬱芬芳,讓人呼吸一滯,原來她就是潘金蓮啊,怪不得呢?


“你就是潘金蓮?”鳳陽公主眯著鳳眼,從宮殿上方疾步走了下來,來到潘金蓮麵前。


“正是。”


李貴妃望著下麵的那個藍色身影,眼眸中劃過一絲嫉妒,她扭頭看到皇後臉上不明意味的神色,心裏才稍微平衡了些。


“抬起頭來,讓本宮看看,到底是何顏色,竟引得龍大人傾心。”


金蓮暗罵一聲龍天行,卻緩緩抬起頭來,注視著上方兩位尊貴的主子。


“咦,果然是傾城絕色,”李貴妃淺笑道,下麵的女子膚白如玉,麵容精致秀美,清冷中帶著一絲嬌媚,尤其是那雙眼睛,幽深如譚,帶著某種魅惑,讓人欲罷不能,如此麗人,即便在皇宮裏也找不到其二,鳳陽公主雖美,可是站在她的麵前,竟被完全比了下去。


許皇後也是一驚,沒想到這女子居然長得這麽美,她知道這次能夠進宮的都是京城有影響力的大臣的家眷,這潘金蓮她倒也知道,好像是龍天行的救命恩人。


龍天行雖然隻是從三品,可頗得皇上看中,也算是皇上的近臣之一,這女子入宮也是皇上下令的,所以,作為皇後,她也要給龍天行幾分麵子。


鳳陽看著眼前的女人,眼裏已經噴出火來,她剛才抬起頭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龍天行肯定是看中了她的容貌,如果把她的容顏毀了,估計龍天行也會將她拋到一邊了吧。


鳳陽打定了主意,便開口道,“母後,我先把她帶下去了。”


許皇後哪裏不知自己女兒的想法,肅穆道,“鳳陽,這潘小姐乃是貴客,你不得無禮。”


“哼,狗屁貴客,今日我非要教訓她一頓不可,”鳳陽自小便得皇帝皇後的寵愛,在宮裏那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就連太子也是遷就著她,所以,在宮裏就無人敢惹她,便養成了這種囂張跋扈的性子。


說著,就拉住金蓮的手臂往外走去,許皇後一看,趕緊指著宮人道,“還不趕緊將公主攬下。”


李貴妃興致勃勃的望著眼前的一切,雙手捂著自己的小腹,嘴角微微上揚。


“公主,你放過我家姑娘吧,”子冉衝上前來,竟跪在了鳳陽麵前,眼含祈求。


金蓮眸色一暗,微微動容,“子冉,你先下去,公主不會把我怎樣的。”這鳳陽公主可真夠混的,在這樣的環境裏,也敢表現的如此囂張。


“滾開,”鳳陽公主竟伸出腳一下把子冉踹到在地上,後麵的宮人見公主如此凶猛,竟嚇得不敢上前了。


金蓮的臉上閃過怒色,猛地甩開鳳陽的手,跑到子冉身邊,將她扶了起來,“你沒事吧,子冉?”


子冉連忙搖搖頭,她為難的望著金蓮,眼中盡是無奈。


“小女子出身鄉野,這是第一次進宮,不知哪裏惹到了公主,竟讓公主如此對我?”金蓮麵色清冷,目光咄咄的望著鳳陽,那股氣勢竟讓鳳陽有種麵對龍天行的感覺。


“知道自己出身不好,還來糾纏龍天行,今日我就要讓你知道癡心妄想會得到什麽樣的後果!”鳳陽冷笑道。“來人,將這兩個女人給我帶到裕華殿。”


宮人們麵麵相覷,都不敢上前,這裏最大的主子是皇後,可是公主是皇後的掌上明珠,她想做什麽,皇後應該不會生氣吧。


“閉嘴,鳳陽,趕緊到母後身邊來,”許皇後也怒了,這個女兒實在是太不聽話了,這麽多的命婦都在這裏,她們的眼睛可都看著呢,本來公主給她們的印象都不好,如今在加上這一遭,以後她還有什麽好名聲啊。


“母後,我就是討厭她,我不管,反正這個女人我要帶走,”鳳陽突然從腰裏抽出一支鞭子,橫到眾人麵前,“今日誰敢阻攔我,我就抽花她的臉。”


看著那支泛著冷光的九節鞭,眾女眷紛紛往後退去,別說阻攔了,現在能夠遠離這裏就是她們唯一願望。


子冉拉著金蓮將她護在自己身後,嬌小的身軀及其堅定,讓金蓮內心一熱。


許皇後氣的簡直要暈倒了,她到現在才意識到,這個女兒教育的失敗,餘光中撇到李貴妃幸災樂禍的笑容,心裏更恨。


鳳陽看著宮人既不上前也不讓開,心裏的火騰騰的往上漲,母後明明知道她喜歡龍天行,這個女人不能成為阻擋她嫁給龍天行的絆腳石,所以她必須把她挪開,如今唯一的方法就是將她毀容,可是母後居然阻攔她,她怎能不生氣。


“好,你們今日就是不想讓我好過是不是?”鳳陽環視了一周,發現無數道含著懼怕、譏諷的目光,還有那個潘金蓮不屑的眼神,豈有此理,這世間還沒有她鳳陽想幹卻幹不成的事兒。


她冷哼一聲,“也好,今日我就在這裏好好教訓教訓你,省的以後還有其他女人肖想龍天行。”


說完,她舞動著鞭子,便朝著金蓮揮去,金蓮目光一冷,還未有所動作,卻看到一個紫色的身影擋在了自己的眼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