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鳳陽
loading...

皇宮裏,也是鮮花錦簇,紅色的地毯一直從宮門口鋪到了各個宮室門前,來來往往的宮娥和內廷太監穿梭個不停,到處一副繁忙景象。


官員家眷今日打扮都是用心了的,畢竟能夠進宮叩見天恩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她們不求在宮裏能夠得到各位主子的垂青,卻也不能給自家大人臉上抹黑。


“哎呦,這不是李夫人嗎?”一位身穿枚紅色喜氣連枝繡花褙子的婦人看到自己相熟的人,臉上帶著盈盈笑意。


“哦,吳夫人,您也來啦,正好咱們一起做個伴。”李夫人忙上前去拉住她的手,“有些日子沒見你,聽說你家兒媳生了嫡孫,我和幾位夫人正想明日去你家探望呢!”


兩人都是三四十歲年紀,李夫人有些富態,吳夫人身材勻稱,麵龐白淨,看著極是隨和的樣子。兩人湊到一起說這話,轉眼間便到了安排女眷們安坐的宮殿裏。


她們隨著宮女的安排分別落座,因為她們的丈夫職位差不多,正好在一起,倒也不怎麽拘束,看到旁邊有相熟的夫人,便一起聊了起來。


“聽說李貴妃已經懷了皇嗣,還得恭喜李夫人啊!”


“是啊,李貴妃進宮才三個月就懷上了,真是有福氣呢!”


夫人們嘰嘰喳喳的,臉上或真誠或虛偽,都帶著笑容,李夫人心裏雖微微發沉,可也打足了精神應承著,免得有一處失了禮儀,給宮裏的侄女兒惹來麻煩。


女人們聚在一起聊完了孩子便聊誰家又納了妾,妻妾相爭又鬧出那些玩笑,接著便是衣服妝容,總之在宮裏的正主沒有到來之前,這群女人那是聊得一個起勁兒,即便是未婚的姑娘們也支起耳朵來聽。


“高太尉又認了一個義子,你們見過沒有?”


“不是高衙內嗎?”其中一位夫人問道。


“不是,高大人的這位義子啊長得那叫一個俊,”說話的夫人捂著嘴小聲說道,“那高衙內和他比起來,那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是嗎?”幾位夫人小姐眼裏冒了光。


“嗯,”那位夫人見引起了眾多人的目光,不由得有些得意道,“我聽我家大人說,那位公子長得風流倜儻,還很有本事,聽說,前幾日還得皇上的召見,賞賜了不少東西呢!”


“能入了皇上的眼,那真是本事不小,”其中一位夫人歎道,她瞅了瞅自己長得嬌羞可愛的女兒,心裏便起了心思,能夠和高太尉攀上親事,那與她家大人的前途也是大有好處的。


在座的各位夫人哪個不是人精,一個個嘴上不說,心裏轉的滴溜溜的快呢。


“咦,她是誰?”一位小姐聲音中暗含著一絲妒意。


眾位夫人的目光都轉向門口,看到一位身穿藍色衣裙的女子走了進來。


一會兒功夫,就感覺到宮殿裏安靜了許多,女子目不斜視的從她們麵前經過,在宮女的安排下坐在了第三排的桌子旁。


“這是誰呀,不記得三品官員的女眷裏有她啊?”眾多夫人心裏紛紛起了疑問,那些盛裝打扮的小姐們恨恨的盯著那個藍色的背影,她怎麽可以這樣?


子冉就挨著金蓮坐在後麵的小璣子上,目光迅速掃過周圍的人,確定無恙後也鬆了一口氣。


“子冉,你有沒有覺得很熱啊?”金蓮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小聲問道,這宮裏的東西就是不一樣,手裏的茶杯入手光滑溫潤,青色的花紋纏繞著杯身,讓人見之忘俗,這東西要是留到現代,估計最少一百萬。


“姑娘,這裏麵不熱啊,你是不是感覺到哪裏不適?”子冉有些擔憂道。


金蓮抬頭,心裏才有了些底兒,“沒事,現在適應了,對了,子冉,待會兒如果主子們來了,我哪裏的禮儀做的不對,你一定要提醒我哦!”


“嗯,姑娘,放心,大人都交待好了的。”


好吧,金蓮穩了穩心神,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以前看過那麽多的宮廷劇,給皇帝行個禮應該能做到的吧。


隻不過,麵對著越來越多的目光,金蓮頗不自在,她進宮可不想引起那麽多人的注意,尤其是這些人的目光裏意味不明,讓她不得不打起精神來應付。


“皇後娘娘駕到,貴妃娘娘駕到。”內廷太監尖利的嗓音盤旋在宮殿上方,金蓮也隨著眾人站了起來,有樣學樣,人家如何她便如何,反正她的位置也不顯眼。


“眾位平身吧,今日是國誕,本宮邀請各位夫人前來,也是來湊湊熱鬧,大家也不必拘束了。”一個端莊威嚴的女聲傳來,金蓮偷偷抬了一下頭,便看到一位身穿紅色宮裝,麵容有些肅穆的婦人坐在上方,旁邊是一位嬌俏的穿著粉色宮裝的女子,正含笑望著下麵。


“謝皇後娘娘。”眾位夫人齊聲回道,看著她們都坐了下來,金蓮也低下頭坐了下來。她和子冉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所以,上麵的人如果不仔細瞧的話,還真是注意不到她。


皇後姓許,和徽宗隻差一歲,是京都望族許家之女,嫁給皇帝二十餘年,膝下隻有一子一女,兒子便是太子,今年十九歲,女兒名為鳳陽,今年十七歲,是皇帝最為寵愛的公主。


她長相端莊,一舉一動恪守皇家禮儀,隻是神情有些嚴肅,不及她旁邊的那位李貴妃可親。


許皇後說了很多的場麵話,無非就是皇上念著各位大人辛苦了,特下令讓各位大人攜帶家眷一起恭賀國誕,開個茶話會,順便吃個飯,這也算是聖寵,各位夫人一定要好好維持好自己的禮儀,不要在這莊嚴的日子讓皇家失了麵子。


第一夫人的話說出來自然無人敢違抗,所以她說完,下麵的夫人小姐們各個緊張起來,仔細讓丫鬟們看看自己的儀容,看有沒有哪裏不莊重不得體。


許皇後看著下麵的反應,微微一笑,臉上倒柔和了許多。


“娘娘,你看,下麵的姑娘們長得各個花容月貌的,明年春上的選秀皇上又有豔福了。”李貴妃捂著小嘴輕笑道。


許皇後眼中閃過一絲幽暗,“貴妃如今懷了皇嗣,其他的心思還是少點為好,免得影響了皇嗣的發育,到時候不止我便是皇上也饒不了你。”


李貴妃倒也不生氣,隻是淺淺的笑著,又說了一些恭維太子和公主的話,果然讓許皇後的態度軟和了幾分。


“母後,母後,”一個穿著大紅色衣裙的少女從內殿跑了出來,但見她十六七歲年紀,長得嬌豔異常,一身紅色仿佛一團火般照亮了整個宮殿。


“鳳陽,你怎麽過來了?”許皇後一看到愛女,臉上便抑製不住笑容。


鳳陽微微嘟著嘴,臉上看著極為生氣的樣子,“我要找個人出來,母後,待會兒你一定要幫我。”


許皇後微微有些驚訝,目光便掃向鳳陽的婢女,那婢女隻是低下頭,身軀有些發抖。


許皇後一看,便想讓身邊的嬤嬤將公主先勸回去,可不料,還沒開口,便見鳳陽對著下麵的家眷們大聲吆喝起來。


“潘金蓮,誰是潘金蓮,給我站出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