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雪雁洞
loading...

雪歇晨光十幾峰,半山綠白半山紅。杜鵑仍疊銀鏵處,忽見過雲隱玉龍。


皚皚雪山,晶瑩剔透,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純淨又讓人心醉的光芒,若是單單來賞雪景的,倒是可以得償所願,可是金蓮被迫而來,身子凍得直發抖,走一步滑半步,尤其是看到前麵那個如履平地的男人,真讓她鬱卒萬分。


“喂,你到底要去哪裏啊,還有多遠啊?”金蓮緊了緊身上的狐裘,感覺還是止不住的寒氣往裏竄,腳上雖然蹬了一雙鹿皮靴,可是隻有她知道自己的腳快要凍僵了。


龍天行一身黑衣,挺拔如鬆,聽到金蓮的聲音,他轉過頭來,一臉的肅然。


金蓮默默的望著他,心裏猜測著他的意圖,自從昨天晚上來到這雪山下,住了一晚,今天一早,就帶著她來爬這雪山了,難不成他要找個僻靜的地方將她分屍取龍焱?


想到這裏,隻覺得外麵的寒氣更重了,她牙齒打戰,再不肯挪動半步。


龍天行看著她的臉色變化,不由輕嗤一聲,腳下卻轉了方向,直到走到金蓮身旁,在金蓮的驚呼聲中,一把抱起了她,疾步上山去了。


半個時辰後,龍天行終於把滿麵通紅的金蓮放了下來,金蓮站在地上的那一刹那,差點因腿軟站不住腳,幸好龍天行扶了她一下。


“到了,”龍天行指了指前方,俊顏上終於露出一絲笑意,瞬間柔和了他的冷硬氣質,金蓮假裝不在意的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眼前的情景讓她大吃一驚。


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應該還沒有到達山頂,但也不遠,前方是一片空白的空地,但是盡頭卻是一個巨大的山洞,尤其山洞兩旁矗立著兩尊白色的玉獅,張牙舞爪的形態,看著威猛無比。


“這是?”金蓮不自覺的走上前去,越靠近那裏,越感覺到體內的某種力量正要破體而出。


“終雁山的雪雁洞”,龍天行率先走了進去,金蓮隻好跟了上去。走進洞裏,一股陰寒的氣息撲麵而來,金蓮訝異的望著整個山洞,山洞裏麵很大,怪石嶙峋,處處透著一絲詭異的氣氛。


“緊跟著我的腳步,不然的話,我可保不住你的性命。”


金蓮不可置信的望著他的身影,有沒有搞錯,既然如此危險,幹嘛要帶我來這裏?


她心裏又急又氣,為了自己的小命,隻好緊跟在他的後麵,兩人越向裏走,光線越暗,就在金蓮連續兩次差點摔倒時,就聽到前麵男人低聲說了句,“真是笨女人。”


一道瑩瑩的光芒就從他的手裏發出,金蓮定睛一看,原來龍天行手裏拿著一顆夜明珠,仿佛拳頭大小,瑩白如玉。


“你怎麽不早點拿出來?”金蓮怒道。


龍天行轉過身來隻是冷冷的瞟了她一眼,便止住了她所有的怒氣,是,如果不是因為她,依他的本領,隻怕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下也是如履平地的。


山洞幽深曲折,就在金蓮覺得要走到猴年馬月時,前方終於傳來了動靜。卻在片刻之後,她就被龍天行一把抓緊懷裏,飛了起來,眼前突然出現的五彩繽紛的猶如仙境的煙霧彌漫過來。


“閉上呼吸,如果不想死的話,”龍天行的聲音帶著一絲擔憂傳入金蓮的耳中,金蓮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唇鼻,左手卻緊緊的抓著眼前的人的衣衫,如今小命危在旦夕,就讓那什麽男女授受不親的禮教傳統拋到一邊去吧,再說了她和龍天行之間的親密也不止這一次了。


龍天行腳下不停,急速的穿越在這迷幻的境地裏,等過了片刻,就在金蓮實在忍不住要大口喘氣的時候,他們終於落了地。


“剛才那是什麽?”金蓮心有餘悸的問道。


“夢陀蘿,如果吸入體內,會陷入幻境裏,”龍天行輕輕放開懷中的女人,快速打量了一下她的麵色,看她麵色隻是有些發紅外,沒有異常,他的神色也放鬆下來。


“陷入幻境,那也不會置人於死地吧?”金蓮暗暗思襯道,可是看到龍天行凝重的神情,她決定還是選擇相信他。


兩個人稍微歇息了一會兒,便繼續前行,這裏也不知是什麽構造,光線居然漸漸充足起來,金蓮狐疑的望著四周,除了山壁沒有發現洞口啊?


龍天行將夜明珠收進懷裏,轉身拉著金蓮的手向裏麵繼續走,金蓮本欲掙脫,可是就在她看到腳下一具具白骨時,她竟反握住他的手,乖乖,看來剛才那顏色鮮豔的煙霧真是劇毒無比啊,可是這裏麵到底有什麽,竟吸引這麽多人不顧生命前來,難道裏麵是寶藏?


金蓮想到此,不由得興奮起來,如果裏麵真有寶藏的話,那自己受的這些罪也算是有價值了,看看身邊的這個人,不像是缺錢的,所以,裏麵如果有金銀珠寶的話,自己即便落不得大頭,但是一小半應該可以吧。


龍天行漸漸感覺到身邊的女子腳步的輕快,眸色幽深,嘴角微微上揚,金蓮隻顧得想著怎麽把珠寶帶出來,到沒注意身旁這人的神色。


“前方就是了,”龍天行的腳步慢了下來,又從身後摸出一把劍來,遞給金蓮,“如果我護不住你的話,你就靠它自保吧!”


我擦,不會這麽危險吧,金蓮麵色一緊,卻已看到他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就像是突然將一扇門打開一樣,門裏麵的情景,危險重重,金蓮提著劍,看到前麵突然開闊的地方,一個巨大的水汽迷茫的天然池子,外麵站著、臥著的無數隻野獸,均是雪白色的,隻一雙雙赤紅色的眼睛,讓人新增恐懼和不安。


龍天行高大的身軀擋在金蓮的前麵,仿佛要以一人之力對抗那些野獸。


“要不咱們退出去吧?”金蓮沒有看到寶藏,心裏已經罵了眼前之人千百遍,都說無利不起早,縱觀這裏左右,隻有一個大水池子,難道他要在這裏洗澡,可是這洗澡要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吧,金蓮心想,也許不等他們走進那裏,就被這裏的野獸撕扯個粉碎。


龍天行似乎沒有聽到她的話似的,一把龍噬劍握在手裏,帶著雷霆之勢突然襲向那些猛獸。


“吾命休矣。”這是金蓮此時此刻想到的唯一一句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