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水月宮
loading...

金蓮想起了自己的母親,想起了那些自由自在的日子,想起了武大紅蓮他們,原來自己在這裏也有了牽掛啊,金蓮尚存一絲清明,眼角禁不住濕潤了,死了也好,不知道這次死了之後,自己還能回到那個現代的世界嗎?


馬車裏紅光大盛,那些侍衛也看到了,他們麵麵相覷,卻不敢輕易下決定,正在此時,一支支利箭從四麵八方射了過來,隻聽得“砰砰砰”的紮在了烏木所做的馬車上。


幾個侍衛紛紛下車來阻擋箭勢,隻見密密麻麻的猶如蝗蟲般的利箭飛向他們,駕車的侍衛禁不住爆了**,這什麽人如此大膽,居然敢設埋伏狙殺他們?


幾個人手忙腳亂的舞動著手中的武器,剛才他們再與狼群戰鬥中,已經損耗了大部分體力,如今,這箭勢密集,稍不留意就會被紮個窟窿,幾個人都急紅了眼。


趕車的侍衛想衝出去,他一遍揮動著自己的披風一遍駕著車向南邊奔去,突然間,一股強烈的罡風向他襲來,將他從馬車上擊了下去,一個紅色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馬車的上方。


他的麵容猶如白色的厲鬼,嘴唇似血,一雙利爪揮動間閃著銀白色的光,趕車的侍衛強壓住氣血的翻動,他飛上馬車想把那個紅衣人打落,卻被紅衣人一爪下去,刺破了胸膛。


“砰”的一聲,金蓮感覺到頭頂的馬車蓋子突然消失,一個紅色的人影帶著無邊的殺意襲向自己,她倉促間,翻滾出了馬車,掉落在地上。


“咦,”紅衣人發出一聲尖利的叫聲,刺的人耳膜生疼,他輕輕的落在金蓮的旁邊,一把將她抓在了自己懷裏。


金蓮隻覺得被他抓的肩膀處像嵌入了尖利的**似的,一股熱血隨即奔流而出,劇烈的疼痛讓她清明起來,她抬頭看向那個紅衣人,不由心神一震。


黑色的眸沒有一絲白色,臉色卻白的像雪,紅色猶如血色的唇,整張臉詭異的如同惡靈般,饒是見多了厲鬼的金蓮,也壓抑不住心底產生的那些許懼意。


“看我作甚?”紅衣人突然綻放出一個詭異到極端的笑容,“看來龍天行對你也不過如此,居然這麽容易讓我抓到你了呢!”


金蓮欲掙脫他的手臂,一番努力之下,隻是讓自己的傷口更加疼痛罷了,“你是誰?”她狠狠的瞪著眼前的紅衣人,md,她都不知道自己都得罪了些什麽人,一個個居然如此的狠毒。


“告訴你也無妨,”紅衣人撚起蘭花指,伸手抓住金蓮的一縷頭發,“我乃水月宮宮主花湛,今日過來想取回一樣東西,聽說它在你的肚子裏,嗬嗬,待會兒疼了的話,千萬別罵我。”


看著他的目光漸漸向下,金蓮竟覺得自己已經被死神盯上了,剛才肚子裏還一片火熱,但是對死的恐懼又讓她整個人感到極度的冰冷。


感到懷裏的嬌軀在瑟瑟發抖,紅衣人更加的得意,一雙黑眸緊緊的盯著金蓮,“可惜了這如花似玉的美貌,不過,能夠死在我的手裏,你也不枉此生了。”


話語一落,右手幻化成利爪便抓向金蓮的腹部,金蓮無意識的望著他的黑眸,仿佛自己的呼吸也被攝了進去,心神震顫,突然,紅衣人瞪大了雙眼,金蓮整個身體被巨大的力量拽走。


片刻功夫,金蓮落到一個熟悉的懷抱裏,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著,雙手緊緊的攬住身邊的人,似乎剛才所受到的驚嚇想一下子發泄出來。


“你再遲一步,這小娘子就要死在我的手裏了,”紅衣人倒沒有多大的怒氣,反而紅唇裂開,發出尖利的笑聲。


“哼,花湛,你設下如此圈套不就是想取得龍焱嗎?”龍天行左手緊緊的擁著金蓮,他說不出剛才看到花湛的利爪伸向金蓮那一刻的感覺,生怕自己來晚一步,直到現在將她安全擁入懷裏,他才放下心來。


“嗬嗬嗬嗬,明人不說暗話,龍天行,不要以為這個女人在你身邊,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誰能笑到最後才是成功者。”花湛伸手挽著蘭花指,朝天空打了個響指,卻半天不見動靜,臉色這才變了。


“哈哈哈,花湛,你這個變態佬,你的那些手下被我全部送去喂魚去了,”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來,不想正是那消失不見的趕車大叔榮虎。


花湛再也維持不住他那淡定的神色,怒氣衝衝的向榮虎飛去,榮虎正玩的不過癮,也想會會這個水月宮的宮主。


那邊戰況激烈,這邊金蓮隻覺得身後有一股陰寒之氣直直衝入自己的身體,那種火熱的感覺片刻之後消失,她才覺得自己又重新活了過來,抬頭便看到一雙盛滿擔憂之意的黑眸,頓時呆愣住了。


“你覺得怎樣了?”龍天行收住自己的內息,怕注入她體內太多寒氣,反而引起不適。


金蓮傻傻的點點頭,“你方才去了哪裏?我覺得自己快要死了,是不是那個龍焱要衝破我的身體,你能不能想想辦法在不傷害我的前提下把它取出來,我真的好害怕。”


龍天行一向冷酷的神情變得柔和許多,他苦笑道,“如果我有辦法,就不會把你帶到京城去了,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保你無恙的。”


金蓮低下頭,眸中閃過一絲寒意,她輕輕推開龍天行,此時才發覺兩人的距離實在有些太近了。


“哎呀,”金蓮捂住自己的肩膀,摸到一手的滑膩,小臉憤恨的望著那邊的紅衣男人。龍天行豈會不知道她所想。


“榮虎,不要放過他。”


榮虎嘻嘻哈哈的應著聲,招式卻更加淩厲起來,花湛雖為水月宮的宮主,平時所習武功皆為歪門邪道,讓他耍耍詭計可以,可是麵對著天煞盟的大長老,他就有點吃力了,最後被榮虎一掌擊在了前胸,差點打散了自己的內力。幸好,他也不打算喪命在這裏,最終賣了個破綻從榮虎的手下逃走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