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狼襲
loading...

夜色漸漸深了,火堆並沒有熄滅,三三兩兩的侍衛在火堆旁休息,黑風讓金蓮進帳篷休息,可是就那麽一座帳篷,想來龍天行也會進裏麵休息,所以,金蓮執意在馬車裏,幸好榮虎將馬車也拉倒火堆旁邊,黑風又送來一個狐皮褥子,所以,金蓮也不覺得多冷了。


金蓮躺在馬車裏,聽著外麵火堆燃燒著的木柴劈劈啪啪的聲音,卻怎麽也睡不著。


外麵一片詭秘的寧靜,偶爾能聽到男人低語的聲音,金蓮知道,那是外麵的侍衛在巡邏。這個皖闕嶺,山高林密,她總感覺到有危險在附近,不管是針對她還是針對龍天行的,她都要小心起來。


“嗷”,冷不丁的一聲狼叫把金蓮那集聚的一點睡意全部打散,她猛地坐了起來,掀開窗戶上的布簾,那邊的山林暗沉,看不到野獸的影子,可是正因為看不到,所以心裏才會更加害怕,也不知道它會從哪個地方突然竄出來給人致命一擊。


“嗷嗷”,似乎聲音越來越近了,金蓮發現火堆旁的侍衛已經開始抽出了自己的刀劍,隨時準備戰鬥。


一陣腥風吹來,幾乎讓金蓮惡心欲吐,她捂住自己的鼻子,瞪大眼睛看著外麵的情景,果然,片刻功夫後,那冒著綠光的狼群漸漸從北麵的山林裏出現。


“大家燃起火把,嚴陣以待,萬不可讓狼群接近馬車。”那邊黑風拿著一根粗大的火把站在前麵大聲說道。


那些侍衛早已圍到馬車四周,形成一個堅固的堡壘,金蓮見此不由心下感動,雖然這些人的主子不甚厚道,可是麵對危險之時,竟一個個如此護她,好吧,她決定以後會和他們好好合作的。


“嗷,”狼群緩緩逼近這裏,黑風又命人將火堆弄大,一時之間,木柴劈劈啪啪燃燒的聲音不絕於耳,倒唬住了那些惡狼的腳步。


“沒我的命令,不許亂動,”黑風見那些群狼不敢靠近,心下決定,能拖得一時算一時,如果他們貿然出手,依照狼的個性,同他們是不死不休。


侍衛們在原地晃動著腳步,並不上前挑釁那些惡狼,隻是瞪大了眼睛,時刻防守著它們的突然襲擊。


金蓮穩了穩心神,這才發現,此時此刻居然沒有見到龍天行的身影,是他太放心這裏了躲在暗處不動,還是去了別處?金蓮心裏有種七上八下的感覺,總覺得有些不妙。


果然,還沒等她思慮完畢,隻聽得那些惡狼嗷嗷的慘叫聲,她抬起頭看到那邊,不由得臉色一變,這是從哪裏射來的箭,竟引得狼群開始攻擊這邊。


黑風大叫不好,急忙迎劍上前,一頭黑色的狼撲向他,巨大的撞擊力讓他連連後退幾步,不過幸好他的武功內力不弱,一劍刺向它的喉嚨,隻覺得麵上一熱,那股腥味差點讓他把隔夜飯吐出來。


惡狼一見血腥,撲的更是激烈,那些侍衛雖然各個勇猛,可是麵對如此凶猛的野獸也是堪堪才能抵禦。


金蓮仿佛聽到那些利爪刺進骨肉的聲音,她的麵色蒼白,雙手緊緊抓著馬車的木棱,心裏更加肯定龍天行不在這裏,不然的話,他早就出來了,雖然看不慣他,可是對於他的本事金蓮是一百個放心。現在該怎麽辦?


她現在手無縛雞之力,連走幾步路都要大喘上幾口氣,她不能下車幫忙,連逃命也不敢想,隻能像縮頭烏龜一樣待在馬車裏,這種無助的感覺真tmd的說不出來。


在這濃黑的夜色中,人的慘叫聲和狼的叫聲混在一起,更加讓人感到恐懼,黑風這邊的侍衛已經傷了好幾個,幸好他們訓練有素,幾個身手好的將那幾個受傷的拉倒了後麵,不然的話,真被那些狼群給分屍了。


“tnn的,也不知道是誰放的箭,”那個受傷的侍衛正是和金蓮一起烤火的其中一個,剛才在與狼的搏鬥中,被一匹狼咬傷了大腿,此時左腿大腿處一片血肉模糊,由於失血過多,他的臉色有些發青。


“你省省力氣吧,趙聯,”旁邊的那個受傷的侍衛徐子平左臂差點被狼咬掉,幸好黑風一劍刺破了狼的肚子,不然的話,他就成了獨臂君了。


“也不知道大人去哪裏了,如果他在的話,咱們也不會落得如此地步。”趙聯看著那邊的兄弟又倒下幾個,急的拖著病腿站了起來,想過去幫忙,卻被徐子平拉住了。


“你過去幹什麽?難道還想拖他們的後腿,”徐子平一使勁,左臂生疼生疼的,這可是自己加入禦都使以來受的最嚴重的傷了,也不知道自己的胳膊還能不能保得住。


“徐哥,你看,兄弟們撐不住了,”趙聯哭喪著臉,吼道。


徐子平也心急,可是他知道他們倆即便不顧自己的生命過去,也幫不了什麽忙,反而會讓其他兄弟分心來照顧他們。這些狼怎生變得如此厲害,自己以前也不是沒見過這等野獸,可是像今晚這樣的狼群,似乎都吃了什麽藥似的,勇猛的狠。


黑風也覺得狼群來襲似乎是早有預謀的,就像方才,他們並沒想向狼群射箭,可是那幾支箭有是從哪裏來的,顯然這裏埋伏的還有其他人。


他一腳踹開了那匹頭狼,然後向後奔去,退到馬車旁,“姑娘,我待會兒讓人帶著你先走,這裏有埋伏,你決不能再待在這裏。”


金蓮恍恍惚惚的望著眼前一身血跡的黑風,她比他的感覺更加的靈敏,因為此時的她好像陷入了一種極火熱的境地,像是站到了火山口,那種溫度讓她窒息,她恐慌無力,更不想讓黑風擔心,隻是拚了命的點點頭。


黑風並未察覺到她的異樣,迅速分派了幾個人駕著馬車,讓他們往南邊的樹林裏跑去。


金蓮坐在馬車裏,暈眩的感覺越來越重,耳邊似乎聽到一種絲竹的樂聲,將她的心緊緊的纏繞著,越發不能呼吸起來,她無意識的撕扯著自己的衣服,好像這樣就能解除身上的束縛一般。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內部好像有一個火焰般的東西正在衝體欲出,她隻是覺得自己好像陷入了十八層地獄的練火裏,那種高溫要把她烤化似的,難受極了。


“龍天行,龍天行,”金蓮的雙眼也已經變成了赤紅色,她嘴裏無意識的喊著這個名字,為什麽,為什麽這麽難熬,難道自己就要死了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