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進嶺
loading...

“你沒事吧,姑娘?”黑風警覺的望著四周,剛才被金蓮一撞,差點讓他以為她中箭了。


“我,沒事,咱們快走。”金蓮呼哧呼哧喘著粗氣,剛才那一撲幸好黑風在前麵,要不自己非摔個狗啃泥不可。


兩人顧不上多說,匆忙的向著官道跑去,此時從樹林裏衝出來了幾道身影,淩厲的劍光將兩人分隔開來。


黑風抽出身上的軟劍,阻擋住其中一個人的劍氣,向金蓮使眼色讓她盡快離開這裏,他殿後。


金蓮明白自己留在這裏隻會成為他的累贅,所以也不猶豫就向樹林外跑去。


那邊的人目標在金蓮身上,哪裏會容得她逃脫,其中一人猶如大鳥般飛向金蓮,黑風被兩個人纏住,竟無法分身。


金蓮感覺到身後危險的氣勢襲向自己,卻無法回頭抵禦,眼看著那人淩厲的雙爪將要抓住金蓮的肩膀,刹那間,金蓮的整個身體突然飄了起來,她睜大了雙眼,前麵來的那個身穿黑色衣袍的男人急速的向自己飛來。


幾乎是在片刻之後,金蓮便落入了一個充滿冷冽氣息的懷抱裏,龍天行左手環著她的肩膀,右手揮起千斤之勢擊向緊隨金蓮身後的蒙麵人。


蒙麵人隻感覺到一股陰寒的氣息猛地困住的自己的身體,一會兒功夫自己的五髒六腑好像都要凍成了冰的,他急忙運起內力防禦這股寒氣,卻不料下一眼便看到自己的身體突然冒出一個血窟窿。


金蓮還沒來得及平複緊張的心理,就看到一片血紅色在眼前展開,待再想看,一隻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緊緊的將她箍在懷裏。


龍天行攜著金蓮從樹林裏很快出來,片刻功夫之後,他的手下已經和黑風聯合將那幾個蒙麵人斬盡,沒有留下一個活口。


“他們到底是誰?為什麽要殺我?”金蓮好不容易將龍天行的手扒拉下來,問道。


“不管他們是誰,隻要有我在,你不會受到任何傷害。”龍天行的眼神很堅定,再加上他那副毋庸置疑的語氣,簡直讓金蓮以為自己的小命在他眼中是很珍貴的。


金蓮訕訕的推開龍天行,爬進馬車裏,雙手抱著膝蓋,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車夫依然一副處變不驚的樣子,就駕著馬車向前駛去。


龍天行若有所思的望著遠去的馬車,一會兒黑風前來複命。


“大人,那些人都已斃命,看他們的功夫似乎是水月宮的人,沒想到他們居然也和朝廷的那夥人勾結起來了。”


“真是越來越熱鬧了,”龍天行嘴角溢出一絲冷笑,“水月宮一直野心勃勃,這次在西門府的事情未必和他們沒有關係。”


黑風點點頭,“西門慶恐怕到現在還以為高老賊對他推心置腹,全心維護,可不曾想,自己的家人卻全被水月宮的人所殺。”


“西門慶與虎謀皮本就危險重重,你也不必可憐與他。”龍天行上了馬,向馬車的方向疾馳而去。


黑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盟主,你哪隻眼睛見我可憐他了。


四五十人的隊伍並沒有因為剛才的刺殺襲擊而混亂不堪,他們顯然經過了無數次這樣的場麵,在金蓮看來,這些人要比軍人更為冷酷,紀律嚴明,而且武力值非常高,所以,此行的安全應該沒多大問題吧。


向前行了半個時辰,道路開始崎嶇起來,金蓮掀開車簾,發現馬車已經處在一個大峽穀裏,或許是因為上麵的叢林太茂密,在這峽穀裏非常陰暗,而且還有種陰冷的氣息鋪麵而來。


隊伍的行進速度慢了下來,金蓮能感覺到所有人好像都嚴陣以待起來。


“大叔,這裏是哪裏啊?”金蓮實在忍不住問道,“你們龍大人怎麽不走官道了呢?”


“這裏是皖闕嶺,姑娘,你隻管待在馬車裏歇息,其他的事情不用擔心。”車夫老頭慢悠悠的說道。


皖闕嶺,什麽地方,沒聽說過,金蓮暗自思襯著,耳朵裏聽到的風聲越來越響,伴著陰寒直直的吹向馬車內,她不禁打了個寒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弱了,也不知道取出龍焱後,自己的一身法力能不能恢複。她往馬車裏麵縮了縮,算算日子,現在應該到九月份了吧,溫度估計隻有十幾度,自己這一身紗裙,確實禦不了寒。


正想著,馬車的簾子被人掀起,一件紅色的大麾被扔了進來,金蓮詫異的望去,卻隻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慢慢的被掩在簾子外麵。


好吧,金蓮自認為不是個喜歡自虐的人,既然有東西可以禦寒,她才不管是誰的呢,拿起大麾披在身上,努力屏住呼吸不去聞那絲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氣息。


“姑娘,看我家大人對你多好,”車夫老頭咧著嘴,揮著馬鞭,也不回頭。


“大叔,你也不用替他說好話,大家都是聰明人,要不是他,我又怎麽會跑到這裏受罪,他既然有求於我,自然要護衛好我的一切。”金蓮舒坦的呼出一口氣,“大叔,咱們是要去京城的對吧?”


“是啊,去京城,”車夫老頭回答道,他一雙精明的眼睛溜溜的轉著,耳朵不時的動著,想必那四麵八方的動靜盡在他的掌握之中。這車夫看著其貌不揚,卻是天煞盟的四大長老之一,名叫榮虎,這次從天煞盟出來,就是協助龍天行取得龍焱,來完成天煞盟老盟主的遺願的。


這皖闕嶺雖不是去京城的必經之路,可卻是他們完成這次任務必去的地方,不管盟主如何打算,他作為天煞盟的長老是必須要支持的。


這一路上,榮虎老老實實的扮演著車夫的角色,卻也在觀察著金蓮,他沒想到自己那眼高於頂的盟主居然對這個姑娘如此照顧,若說是為了她體內的龍焱,倒也說得過去。


可是龍天行怎麽說也是他從小看到大的,一直以來,龍天行在他的心目中就是個十分自製且對人非常冷漠的,他是老盟主最為寵愛的徒弟,天賦異稟,又能力卓絕,所以榮虎、榮龍、榮雀、榮武四大長老對他的期望值不是一般的高。


而龍天行自從擔任天煞盟盟主之後,迅速展現出了他的非凡能力,這幾年天煞盟的勢力發展迅猛,在江湖上獨占鼇頭,而且龍天行在朝廷裏擔任著明麵上的京城禦都使總統領,這讓他們天煞盟如虎添翼,很多門派都不敢輕易招惹他們。


當然龍天行暗地裏的身份除了他們天煞盟的幾位長老和他的親信無人可知,不然的話,朝廷不會派一個江湖中的頭目來做他們的京城禦都使統領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