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橫禍
loading...

金蓮隨著老夫人來到了功德園裏,發現這裏著實熱鬧,丫鬟們端著茶水點心穿行在戲台下麵,戲台子上麵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唱的是什麽戲,但是聽著曲調應該是極喜慶的。


從京城來的人被安排在了外院,隻有幾個身著體麵的婆子在功德園裏候著。


老夫人見了她們也不敢托大,在自己的正廳裏接待了她們。


金蓮看著那些京城人雖然麵上恭恭敬敬的,可是眼裏帶著絲不屑,想來這西門府的富貴她們還不放在眼裏。


西門慶那邊夥同陽穀縣的各位大人接待著從京城一同過來的侍衛統領大人,去那邊伺候的丫鬟們一回內院就給自家主子匯報,那位從京城而來的侍衛統領大人長得那是英氣不凡,威風凜凜,聽說還沒有成親。這些八卦金蓮也聽到了幾句,卻全然沒有在意。


此時,金蓮正和一位富商家的小姐坐在一起看戲,那位姑娘年方十七,長相清秀,一雙大眼睛看著很是精明。


她對金蓮好像很感興趣的樣子,但是金蓮的表情始終淡淡的,她就有心找話,也找不到合適的,所以,她們這邊倒是挺安靜的。


戲台子上唱的是《金釵記》,花旦長得嫵媚動人,再加上俊美的有些英氣的武生,很快便吸引了眾多夫人的目光。


隻是金蓮被那些戲詞弄的昏昏欲睡,本來就不喜歡那些咿咿呀呀的唱腔,若是由得她挑選,她寧願去聽那些能振奮人心的j-i'q-indj音樂。


正迷蒙間,突然感覺到一絲詭異的氣氛,金蓮睜大了眼睛,就看到隻穿了肚兜和一條白色絲綢長褲的吳月娘和紅楓飄飄忽忽的走進了大家的視線裏。


看她們臉上懵懵懂懂的神情,金蓮有些驚訝又有些了然,那個人終於插手了麽?


兩個衣衫不整的女人把功德園攪得人仰馬翻,首先,今日來的客人眾多,這種醜事自然落在了眾多有心人的眼裏,而且從京城來的貴客還沒走,這讓身為主人的西門慶的臉色一直是黑沉沉的。


西門慶自然無暇去處理這件事情,隻是吩咐下麵的婆子將吳月娘主仆帶走關押到某處,等過了老夫人的壽宴再說。


到了晚上,那些客人臉上的笑臉才真誠了許多,金蓮陪著老夫人坐在花廳裏,吃茶,看著老夫人臉上無動於衷的神情,金蓮再次感歎她的胸襟。


戌時三刻,天色更加深沉,幾顆星子點綴其中,此時西門府的煙花燃起,在空中盛開。


陽穀縣的老百姓對這一夜的情景印象深刻,不管過了多少年,西門府在丙戌年八月中秋那一夜,為了給老夫人過六十大壽,花費萬金燃放煙花之後,白霧開始迷蒙,接著隻聽見兩聲巨響,西門府便傳來了無數人的嘶喊聲,外人不知道西門府裏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隻是到了第二天,才發現西門府裏死的死,傷的傷,就連去給老夫人拜壽的客人也是十個中有八個都是橫著抬出西門府的。


此時的金蓮仿佛是在坐船似的,搖搖晃晃的,感覺胃裏極為不舒服,像是要吐出來似的,她猛地睜開眼,就看到頭頂上方的金色絲絛在來回擺動著,手邊摸到柔軟的毛皮。


她坐了起來,掀開了那布簾,才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個馬車裏,不經意間,便看到前方那個騎著高頭大馬的黑色的身影,玄色大麾,如墨的長發迎風飛舞,仿若第一眼看到他,就覺得他是一個狂狷肆意的人。


他要帶著自己去哪兒,金蓮有些頭疼,昨晚上的一切讓她心驚,卻還沒來得及阻止什麽,就被一陣巨大的聲響給震暈了,那個龍焱也不知道被他拿到手了沒有。


她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雙手,被西門慶拂開的那一刹那,她從他眼中似乎看到了什麽東西,心痛,懊悔還有憤恨,那種種情緒一閃而過,接著,便是一片血紅色在眼前展開,金蓮閉上眼睛,似乎看到老夫人關切的神情,在西門府裏待得這些日子,雖然沒有自由,也沒有什麽令人開心的經曆,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到那麽多鮮活的生命,就這樣在這場不知所謂的變故中,消失了。


金蓮越想就越覺得自己好像是幫凶似的,盡管她還沒有搞清楚昨晚到底是那些人的陰謀,可是那個統領大人站到自己麵前的時候,她就知道他來意不善,如果她知道為了龍焱他居然要犧牲這麽多人的性命,那麽她是死也不肯幫他的。


“醒了?”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布簾也被一隻蒼勁有力的手掀開。


金蓮眯著眼睛的望著他,就是這個人,威脅自己要幫他弄什麽龍焱,隻是他怎麽會是京城禦都使總統領呢?


“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龍天行慢條斯理的說道。


金蓮冷哼一聲,“我要回家,你不要忘了你當初答應我的事情,難不成你想反悔?”


“如果還想要你的小命,就必須跟著我。”龍天行的聲音不高,可是話語裏透著一種毋庸置疑。


金蓮聽了頓時氣惱的很,“我不管你是誰,你讓我辦的事情我也已經辦了,咱們倆互不拖欠,我要回陽穀縣。”


龍天行冷冷的望了她一眼,“女人,你還是如此冥頑不靈,如果昨晚你聽我的命令行事,那麽今日我已經放了你歸去,怨隻怨你昨日自作聰明,又惹到不該惹到的人,若不是我,你的小命早已丟掉了,現在,你還欠我一條命。”


“狗屁,”金蓮何時如此憋屈過,“你這個出爾反爾隻會威脅女人的臭男人,臭混蛋,你快放了我,否則我跟你沒完。”


龍天行的臉色黑沉,往日冷酷的眉眼更加森然,“潘金蓮,你可真是好的本事沒有,胡攪蠻纏的本領倒是長進不少,你再如此,小心我現在就要了你的小命。”


金蓮想繼續罵他,可是看到眼前這人的臉色,知道他已經動了怒,外麵又都是他的人,此時跟他鬧翻顯然不利於自己。


“聰明的就老老實實的待在這裏,”龍天行見她冷著臉不知在盤算什麽,心裏倒很想揪住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好好教訓她一頓,“否則被怪我手下不留情。”


金蓮冷哼一聲,眼珠一轉,“看來現在我對你來說還有利用價值,不知你在西門府裏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了嗎?”


沒等到他回答,金蓮便感覺到一種威勢逼近,眼前一暗,就看到龍天行已經鑽進了馬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