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怪哉
loading...

“大夫人,我這院子裏的丫鬟都被紅楓叫走幫忙去了,你這看茶水,”金蓮道。


“哦,”吳月娘眼珠轉了轉,“真真是我大意了,竟忘了金蓮姑娘身邊離不開人,這樣吧,紅楓,你去把茶水泡上吧。”


老夫人眉頭蹙了一下,指著身旁的綠如和綠意,“你們也去幫一下忙,順便把金蓮的兩個丫鬟叫來,再忙也不能短了姑娘的手,她的身子才剛剛恢複,萬一急需用人的時候可怎麽辦?”


吳月娘有些訕訕,不過她麵上還是帶著笑,“是媳婦兒思慮不周,還望老夫人和金蓮姑娘見諒。”


“大夫人言重了,金蓮豈敢,”金蓮低下頭,又道,“老夫人也莫說大夫人了,金蓮的身體已經恢複了,身邊也沒什麽急事,倒是想去幫忙來著,就怕給大夫人扯了後腿,所以,兩個丫鬟能過去幫忙,金蓮心裏反而心安了。”


“你呀,可真會體諒人,”老夫人愛憐的目光看向金蓮,如此善解人意,又待人真誠,真是越看越喜歡。


吳月娘恨得幾乎咬碎了銀牙,這個狐媚子,看來堅決不能放過她,如今又得了老夫人的喜歡,若是真被納入府裏,那她可真是有恃無恐了。


待得紅楓她們把茶水奉上,眾位夫人正在討論著陽穀縣裏的奇人異事,金蓮沒想到這些婦人對外麵的事情竟了解的如此之深,聽著她們在那裏讚歎哪家的兒郎長得俊俏,文采也好,是不可多得的佳婿之選,在場的年輕小姐們聽得麵紅耳赤,卻又忍不住豎起耳朵來聽,讓金蓮感覺這些古人還真的挺有意思的。


“哎呦,”正聽的精彩處,吳月娘一聲驚呼把眾人的目光調轉到了她那裏,原來紅楓手笨,不小心把一杯茶水撒到了她的身上,茶水迅速的浸濕了她的襦裙,形成一片不小的茶漬。


“怎麽這麽不小心?”老夫人訓斥了一句,紅楓急忙跪在地上,“老夫人,是紅楓的錯,還請老夫人責罰。”


“算了,老夫人,她也是一時手酸了,不小心導致,媳婦兒也沒受什麽傷,就饒了她這次吧。”吳月娘開口道。


老夫人狐疑的望著這對主仆兩個,總覺得今日有些反常,但是,也看不出什麽來,“罷了,罷了,紅楓隨著你家夫人回去吧。”


“老夫人,外麵都是客人,讓我家夫人這樣回去似乎不太好,要不就借金蓮姑娘幾件衣服換了吧。”紅楓似乎還未從驚嚇中醒轉過來,語音有些戰戰兢兢。


老夫人抬眼看了一眼金蓮,“金蓮,你看。”


金蓮微微笑道,“如果大夫人不嫌棄的話,就隨我來吧。”


吳月娘看著金蓮若無其事的樣子,不由得心裏更恨,她走過去牽了金蓮的手,“那真是多謝了。”


進了內室,吳月娘四處亂瞟,一處都不放過,金蓮靜靜的望著她,但笑不語。


紅楓扯了扯吳月娘的衣袖,然後對著金蓮低下身子,“勞煩姑娘將您的衣服拿來一套吧。”


“哦,就在那邊櫃子裏,紅楓姑娘請便,”金蓮指了指那邊的雕花木櫃,“我就不便奉陪了,夫人,請隨意。”


望著金蓮施施然走了出去,吳月娘倒是有點不太肯定了,她和紅楓對了對眼色,迅速展開地毯式搜查。


這邊廂,金蓮陪著老夫人及其他夫人又說了會子話,那邊馬榮差丫鬟過來叫了,說是從京城來的客人給老夫人送壽禮來了。


老夫人一聽,哪裏還坐得住,便想領著眾位客人回去功德園。


“金蓮,你和我一起過去吧,”老夫人見金蓮身邊也沒伺候的人,況且自己走了這裏冷冷清清的,還不如帶她去那邊看戲去。


“是,老夫人。”金蓮便扶了老夫人走在了前麵,一眾人等浩浩蕩蕩的從竹華苑裏出來,向功德園裏走去。倒是忘了吳月娘主仆。


內室裏,一片混亂,吳月娘從那角落裏爬出來時,臉上似乎像開了染布坊一樣,黑一塊灰一塊的,身上穿著的衣裙還沒來得及換,可能是因為跪在地上,那被浸濕的衣裙上全是塵土。


紅楓也好不到哪裏去,她們搜了半天,也沒有發現男人的一根汗毛。


“這,表少爺到底去哪裏了,吳婆子明明看見他進了這裏的,”紅楓用手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忽的覺得身上冷汗直流,難不成那金蓮是個妖怪,竟把這麽一個大活人給吃了?


越想越覺得可怕,紅楓雖然跟著吳月娘做過不少壞事,但是畢竟不是什麽s-a人放火的事情。此時站在這裏,外麵一片靜謐,竟覺得有些陰寒之氣。


吳月娘沒發現紅楓蒼白的臉色,她恨恨的扯過金蓮床邊的紗帳,“刺啦”一聲,粉色的絲蘿紗帳被扯壞了,她冷哼一聲,倒也沒在意。


“我就不信,這個潘金蓮有這麽大本事。”吳月娘吩咐紅楓去找吳婆子他們。


“夫人,要不咱們先回去吧,這裏看著有些怪異。”紅楓顫抖著聲音說道。


吳月娘這才發現身邊丫鬟的不同,“紅楓,你怎麽了,怎麽臉上汗津津的?瞧你這一身,外頭老夫人他們可在呢,沒的讓我丟了臉,趕緊去找身衣服換了去。”


紅楓抬起頭,“夫人,您也沒換呢,咱們趕緊換了衣服出去吧,萬一被她發現了咱們的企圖。”


“行了,你快把她的衣服拿出來吧。”吳月娘不耐煩的說道。


紅楓從櫃子裏拿出了兩套衣裙,摸著料子,不禁想著這大官人對這狐媚子倒挺用心的,想著不敢再耽誤什麽,主仆二人拿了衣裙,放在床上,便開始除下身上已經髒汙的衣服。


一陣風吹過,將吳月娘凍得打了個寒噤,她正奇怪著這內室裏風是從哪裏來的,扭轉頭,便看到一張蒼白的臉,不由大叫一聲。


“啊,鬼啊,”紅楓也隻穿了一個肚兜正想將衣裙套上,卻聽到自家夫人那一聲大叫,她回過頭,便看到一個男子蒼白著臉,蹬著血紅色的大眼望著她們,尤其嘴角還發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啊,救命啊,”瞬間,淒厲的慘叫聲響徹整個竹華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