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物是人非(二)
loading...

直到母親病逝,她臨終前的一席話讓金蓮有些頓悟,三十年前,陸川的母親曾一梅和程家有些淵源,程嵐的母親曾經救過她,她和程嵐也曾有過姐妹情誼。後來,曾一梅隨著自己的父母離開了故鄉,直到十年後,她帶著一個幼兒回到了程家,不過,那時候她好像得了重病,被程嵐發現,把他們帶到了程家。


曾一梅告知程嵐這個孩子是自己的骨肉,而自己將不久於人世,隻想好好的待在一個地方,渡過餘生。


那時候程嵐的母親還在世,她對曾一梅很好,程嵐也是盡心的照顧著她,卻沒料到,後來發生的事情讓程家陷入萬劫不複之中。


曾一梅偷走了程家的至寶乾坤寶鑒,改變了程家以後的風水,程嵐的母親一氣之下得了重病,不久撒手人寰。程嵐悲痛之餘,千辛萬苦將曾一梅找到,曾一梅自知對不起一心待她如親人的程家,便自盡了,還將乾坤寶鑒的下落告訴給了程嵐。


一年之後,程嵐按照曾一梅的信息終於找到了乾坤寶鑒,同時也把陸川的父親陸豸閣打成了重傷,程嵐對那個年五歲的陸川並沒有下手,可自己重傷了他的父親的情景卻被他看在眼裏,記在了心上。


後來陸豸閣死了,陸川更是將程家當成了自己的仇人,所以再看到程金蓮的那一刻,他是動了殺心的。


程嵐病逝,金蓮消沉了好長時間,後來慢慢振作起來,依舊每日的行走在黑暗的角落裏,幹著捉鬼大業。


後來再與陸川的幾次碰麵,金蓮盡量不去招惹他,雖然她心裏想著,這完全是陸家居心不良偷盜程家至寶才會導致悲劇的發生,所以陸家要占很大一部分原因。但是母親臨終時讓她不要再和陸川起衝突,正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金蓮理解母親的心情,也知道現在她也不是那陸川的對手,所以盡量躲著。


可是就在那一次在海邊,自己救了一個狂妄自大的男人後,便遇到了有些瘋狂的陸川,在於他的較量中,一時不慎,被他踢入這時空隧道中,來到了這異世。


即便再不喜歡那個世界,可是也在那裏待了二十多年,金蓮對陸川卻是有點痛恨不已。剛來到這異世,迷茫、痛苦,若不是母親,她又不知消沉到何時。所以,在碰到有些像陸川的那個黑衣人時,她是恨不得想殺了他的,隻可惜,碰到的這個人實力太強,她不得不委曲求全,幫他來西門家拿東西。


後來的幾次接觸,讓她誤以為他就是陸川,不過,現在她確定不是,因為,她醒了。


“姑娘,您醒了,真是太好了,小蕊,快去給官人說一聲,”小花的眼中充滿了驚喜,她扶著金蓮坐了起來。


金蓮用手撫著額頭,感覺腦門有點暈沉沉的,渾身汗漬漬的,很不舒服。


“我這是昏睡了多久?老夫人醒了嗎?”一開口,金蓮才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嘶啞,她睜開眼那一刻,隻覺得腦海裏一道亮光閃過,心裏好像明白了什麽,但是好像又糊塗了。


“醒了,早就醒了,”小花忙不迭的去倒了一杯茶,遞到金蓮嘴邊,“姑娘,您這一昏迷,可把我們嚇壞了,官人找了好多大夫,連禦醫都請來了,說您無大礙,我們這才放下心來。大官人每天都來好幾趟探望您,這不剛走,您就醒了。”


金蓮就著小花的手喝了茶,感覺嗓子舒服了許多,腦子也清醒些,“這幾天辛苦你和小蕊了,你們去給我燒些水來,我想泡一下澡。”


“您剛醒,身子還很虛弱,要不明天吧。”小花望著金蓮還有些蒼白的臉,有些擔憂道。


“不行,我這一身味,一刻也受不了,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子,沒那麽嬌弱。”金蓮暗暗調理了一下內息,感覺到自個的身子好像發生了什麽變化,隻片刻功夫,身上便蓄滿了力量,恨不得在屋子裏跳幾圈。她想起自己暈倒前,強行進入老夫人的魂魄,在之後發生的事情,難道這對她也是一種奇遇,要是這樣的話,功德園裏的那個東西倒真的和自己有莫大淵源。


“那好吧,”小花見金蓮堅持,隻好從了她,去小廚房吩咐廚娘燒了一大鍋的開水,給金蓮用。


金蓮下了床,並不覺得多餓,在屋子裏轉了兩圈,臉色逐漸變得紅潤起來,她在屋子裏又耍了一套太極拳,隻感覺體內的力量越蓄越多,好像要溢出來似的。金蓮自然歡喜異常,不由得開心的笑了起來。


西門慶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剛站在主屋外就聽到一聲悅耳的笑聲,清脆,好似充滿了陽光的味道。


他放緩了腳步,走進了屋內,就看到站在那裏,身姿綽約,一臉笑容的金蓮,她的眼神璀璨,笑容猶如皓月當空,美好的想讓人珍藏,尤其在看到他時,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過,然後就是坦然的望著他,西門慶有些發怔,這個女人,她為何和其他女子如此的不一樣?


“金蓮姑娘,好些了嗎?”西門慶握了握自己的拳頭,強忍住從心底發出的那一絲悸動。


“謝謝大官人的關心,我已經沒事了,對了,老夫人已經無恙了吧?”


西門慶點點頭,露出一絲笑意,“這次對虧了金蓮姑娘,家母已經無事了,倒是連累姑娘,子泉心裏略有不安,姑娘若有什麽要求,子泉一定盡力滿足。”


看著他恭敬的模樣,金蓮急忙擺手道,“其實我也沒做什麽,老夫人本就是有福之人,這次能安然渡過,也算是老夫人自己的福祉。”


“金蓮姑娘不用自謙,雖然子泉不明白家母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麽,可是在家母醒後,你便暈倒,分明是耗費了自己的心神,”西門慶語氣真誠,眼中更是充滿了感激之意,“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尤其是您救治了家母,這樣的大恩,子泉不敢忘亦不敢輕薄。所以金蓮姑娘,以後有什麽吩咐,盡管直說。”


“哦,”金蓮心中有些好笑,你口口聲聲說要報恩,那如果我真說出來要你家的寶貝,你還不得把我給殺了,不過,看著他一臉真誠的樣子,似乎不提出點要求,他不會放下心來的。


---------------------------------


求推薦求評論求收藏哦,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