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風雨欲來(二)
loading...

等西門慶回到府中,已經是一刻鍾以後了,他疾步來到功德園,園子裏,一片靜謐,透著一絲詭異的氣氛。


“官人回來了,”綠如正要把大夫請進屋子裏,抬頭間,便看到西門慶一臉肅穆的走了進來。


老夫人居住的西榻間裏已經圍滿了人,吳月娘、李瓶兒還有西門府裏的其他主子們。一時間有些慌亂不堪,西門慶進了屋子,眸子裏閃過一絲暗光,“除了大夫和身邊服侍的人,其他人都給我滾出去。”


那些人看到大官人臉上的怒氣,急忙離開了這間屋子,隻留下吳月娘、李瓶兒還有老夫人身邊的幾個人。


西門慶走到床榻前,才看到老夫人躺在那裏,麵色蒼白,雙眼緊閉,竟讓人感覺不到一絲生機。


西門慶內心一凜,顧不上身上的寒氣,大步向前趴到老夫人的榻前,“娘,娘,你醒醒。”


望著他緊張的神色,其他人更是心裏發慌,他家官人在任何事麵前都一向淡然應對,不僅僅因為他有著通天的本事,更是因為他本身的性格使然,在這個家裏,還沒有發生過讓他為之變色的事情,可是沒想到,老夫人暈倒了,讓大官人如此驚慌。


“大夫,我娘怎麽樣了?”西門慶目光灼灼的盯著老大夫,老大夫姓張,是陽穀縣保安堂有名的坐診大夫,醫術稱的上精湛絕倫。他搭過老夫人的脈之後,臉上有些凝重,斟酌再斟酌,方開口道。


“老夫人的脈象遲而沉,陽氣虛損,氣血阻滯陽氣不暢,髒腑虛弱,恐怕也就這幾日的事了。”


“什麽?”西門慶一驚,“大夫你是不是診錯了?早上我走的時候,我娘還好好的,怎麽可能,怎麽可能呢?”


吳月娘和李瓶兒那裏見過西門慶如此驚怒的時候,她們竟不知該如何勸慰他。


“大官人,老夫行醫數十載,見過這樣的脈象沒有數千也有數百,不過,若是實在不相信老夫,您可以請其他大夫過來,老夫告辭。”張大夫對西門慶並沒有什麽敬畏,他隻是一名大夫,若是病人家屬不相信他的醫術,那他也不便留在這裏。


“慢著,”西門慶向張大夫施了一禮,“大夫,原諒子泉方才的無禮,馬榮,你隨張大夫過去抓藥。”


張大夫搖搖頭,歎了一口氣,便隨著馬榮去了外間。


再看西門慶,剛才的緊張憤怒已經平靜了下來,“老夫人是怎麽暈倒的?她的身邊都有誰在伺候?”


下麵的人戰戰兢兢,知道大官人要追根究底的排查了。


功德園裏的丫鬟,仆婦、小廝呼呼啦啦跪滿了一地,西門慶坐在門口的太師椅上,臉色沉鬱,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老夫人午時吃了飯,又休憩了三刻鍾,未時在園子裏活動了一刻,然後,二夫人過來,陪著老夫人在園子裏喝茶。”


“到了申時,外院的夏總管過來稟報了些事情,是關於老夫人壽宴的,奴婢被遣去竹華苑送點心,之後的事情便不知了。”


“官人,奴家隻是過來陪老夫人喝了幾盞茶,送了幾盒愛吃的點心,其他的沒做什麽呀。”


“小的過來之時,老夫人精神矍鑠,正和二夫人說笑,小的就把壽宴上一應事宜說給老夫人聽,老夫人連說官人真是用心了,之後,又打賞了小的,小的便告退了……”


“二夫人走了之後,老夫人神色有些疲乏,然後就躺下歇會兒,我們幾個因得了吩咐,便守在外麵,誰知,等袁嬤嬤再進去,就發現老夫人成了這樣子,官人,奴婢也不知道老夫人身上發生了什麽事情啊……”


“你們出去的這段時間,就沒有聽見什麽異常?”吳月娘怒了,把桌子拍的梆梆響。


綠如、綠意搖頭,袁嬤嬤神色憔悴,眼中的擔憂亦深。她是老夫人的陪嫁丫鬟,後來被老夫人許給了徐總管,後來徐總管因病去世,她又無兒無女,就又跟了老夫人,沒有再嫁。


“二夫人送來的點心呢?”西門慶問道。


李瓶兒今日一身綠色紗裙,襯得如同水中蓮葉般青翠昂然,隻不過神色蒼白,尤其是聽到西門慶的這句話,嬌軀更是抖了一下。


“官人,二夫人送的點心有幾盒送到了竹華苑裏,其餘的都被老夫人分了下去,現在功德園裏已經沒有了。”


“去竹華苑,把點心拿過來。”


“官人,要不要把潘姑娘請來?”下麵的人小心請示道。


西門慶沒有回答,倒是吳月娘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關閉府門,每個院子都給我詳查一遍,看有沒有什麽可疑人等。”


“藥熬好了,趕緊送去給老夫人喝。”


“馬榮,拿著我的腰牌去找周守備,讓他派人和你一起去省府裏,把那位陳禦醫請來。”


馬榮應是,迅速的退了出去。


“官人,二夫人應該沒有惡意,你看她身子如此嬌弱,還是讓她回去休息吧。”吳月娘有些幸災樂禍,不過麵上沒有顯露半分。


李瓶兒正在那裏膽戰心驚的等著官人的下一句話,卻聽到吳月娘如此說,不由得暗恨,她抬起嬌俏的臉龐,無限嬌柔的望著西門慶。


“狐媚子,”吳月娘望著她那副樣子,簡直恨不得撕了她那張臉,真是不管何時何地,都不忘了賣弄風情,不過,這次官人肯定不會給她臉子。


西門慶冷哼一聲,成功的止住了兩個女人之間的鬥爭。


“聽說老夫人病了,如今怎樣了?”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來,眾人轉過頭去,便看到一個白色淡雅的身影,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原來是金蓮,她今日上午過來了一趟,和老夫人還說了一會子話,看著精神頭挺好的,然後,她就回去了,沒想到,方才有人去她那裏拿點心,才知道,老夫人竟然昏倒了,人事不省。


西門慶看到了她,神色間有所鬆動,領著金蓮便進了老夫人的屋子。


後麵的吳月娘和李瓶兒眼中閃過一絲鬱色,這個女人怎麽跟著過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