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合作
loading...

“你放開我,不要以為我殺不了你,”金蓮被點了穴道,放置在床上,急的滿臉通紅,眼中一道道利刃射向離她不遠處的黑衣人。


“哼,”龍天行依然一身黑色長袍,臉上帶著玄鐵麵具,黑眸冷烈如冰,說出的話語更是讓人感到無盡的寒意,“幾日不見,真是長進不少,居然如此奸詐,女人,你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你。”


“切,那你剛才為何不殺了我?”金蓮不屑的望著他,剛才分明看到他充滿殺意的目光籠罩著自己,沒想到在最後,他居然隻把自己製住,並沒有傷害她半分。


龍天行冷冷的望著她,“不要試圖挑戰我的底線!”


“底線,難道隻有你有底線?”金蓮更為不屑,眼前這個男人氣場強大,武力深不可測,就目前來講,很顯然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可是,她平生最討厭被人脅迫,“你不就想讓我給你偷東西嗎?可你這般對我,我就是死也不會幫你。”


龍天行明顯一愣,“你想起來了?”


“哼,”金蓮狠狠的扭過頭去,不再理他。


真長出息了,居然在他麵前擺臉子,龍天行暗暗嗤笑道,這個女人既然已經知道了他的目的,那便無需他廢話了。


“啪,”幾道內力過去,金蓮便覺得身上的禁錮被解開,她一個鯉魚打挺,迅速的站了起來,狠狠的瞪著龍天行。


“嗯哼,還真像一隻炸了毛的貓。”龍天行的嘴角上揚,彎成一絲好看的弧度,幽深似譚的雙眸折射出斑駁的光,仿若星空中最美的星辰,這讓金蓮為之一怔,心裏暗暗想道,這個男人長得應該不醜,單看這雙眼睛就足以勾魂奪魄了。


“你才是貓呢,你們全家都是貓。”金蓮再次炸毛,怎麽每次碰到這個男人,就無法維持自己的風度,tnnd,剛才居然還差點被美色所惑,看來自己還真是出息了。


金蓮的雙眸晶亮,一張俏臉因憤怒微微發紅,更添幾分豔麗,紅唇微微張開,上麵一絲亮色讓人想一親芳澤。龍天行望著這個隻到自己下巴的女子,內心蕩過一絲絲漣漪,她的頭發有些亂了,龍天行緊緊的握住了自己的右手,才忍住撫向她頭發的衝動。


“既然你已經知曉我的目的,那麽我就給你半個月的時間,”龍天行附在金蓮的耳旁,聲音低沉,呼出的熱氣瞬間染紅了金蓮的耳朵。


“你幹什麽?”金蓮怎會想到他居然如此無恥,明明很冷的一個人,居然對她作出這樣的舉動。待看到龍天行也有些不自然的眼神,她心裏不知怎的,居然閃過一絲平衡感。


“半個月,你以為我是誰?我隻是來這裏做客的好不好,再說了,你要的那件東西我根本就不知道長得什麽樣?還有,你憑什麽讓我幫你?”


“怎麽,想和我講條件?”龍天行一直知道這個女人膽子大,卻沒想到居然到了異想天開的地步,她不知道自己的整個身家性命都掌握在自己的手裏嗎?


“天下間沒有白吃的午餐,”金蓮向後退了幾步,自認為到了安全範圍,所以安心了許多,“我冒著風險給你偷東西,你也要給我些好處才行。”


“好處?”龍天行冷笑道,“如果我說,你不按我的意思去做的話,你的家人和朋友都將命不久矣,你還會想要好處麽?”


“嗬嗬,”金蓮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卻道,“親人?朋友?你確定在說我嗎?依你的本事應該早就知道我隻是一個孤魂野鬼,在這裏,我哪兒來的親人和朋友。”


她的背影有些寂寥,語氣也更加的冷淡,龍天行倒是不知該往下說什麽好。


金蓮自然感受到了他的變化,內心閃過一絲喜意,但麵色未變,“我猜你處心積慮的找我幫你,應該是其他人代替不了我的這具身體吧?”


望著金蓮那副篤定的表情,龍天行暗暗一驚,這個女人果然聰明,不過,他沒有接話,等於默認了她的說法。


“既然非我不可,如果你答應我三個條件,我就幫你,如何?”


龍天行緊緊的盯著金蓮,她淡定從容的站在那裏,即便在自己氣場大開的時候,居然也沒有讓她感到一絲膽怯。也許這樣的她,執行自己的命令才更有把握吧。


“什麽條件?”


沒有一口回絕,證明他還算有點良心,金蓮展顏一笑,風華無限,瞬間點亮了整個空間,龍天行有些呼吸不暢,麵前的女人雖然形容狼狽,可是不經意間展現出的容光竟讓他有些招架不住。他撇過頭去,不再看她,“如果是什麽異想天開的想法,我勸你還是別說了。”


“你放心,我的條件很簡單,第一,拿到東西後,我想見識一下它的威力;第二,你要保證我們的小命平安順遂;第三,”金蓮偷偷的望了望他,發現他並沒有什麽異常,“第三個條件,我還沒想好,不過,對你來說,肯定也是動動手指頭就能辦到的,如何?”


龍天行默了一會兒,“第一個條件我答應你,第二個條件,你說的‘我們’都有誰?”


“嗬嗬,”金蓮訕笑道,“自然是我和我的親人朋友了。”


“哼,狡詐!”龍天行冷嘲一聲,依舊定定的望了金蓮一眼,隨後道,“我答應你!”


金蓮有些傻眼,沒想到龍天行隻是嘲諷她一句,到最後還是答應了自己,她怎麽都不會猜到,在龍天行心目中,那些有情義的人要比冷漠的人更好掌控。


“還有,你得告訴我,我怎樣才能拿到那樣東西啊?”金蓮決定不理這個男人的多變,提出自己想知道的問題。


“那樣東西叫做龍焱,我想你之前已經感受到了它的威力。它就護在功德園的上方,變幻於無形,普通人更是無緣得見,隻有有緣之人才能拿得到。”


“既然如此厲害,那龍焱又怎會落在西門府裏?這西門慶隻是一介商賈,我也沒瞧出他們家有多大勢力啊!”金蓮試探性的問道,其實對西門府,她的了解太少,隻覺得和小說上寫的不太一樣,尤其是西門慶這個人,看著有些莫測。如果貿然盜走他家的寶貝,她和武大他們可有能力承擔如斯後果?


龍天行冷哼一聲,“怎麽,怕了?”


“不是怕,而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金蓮慢條斯理的說道,“這個西門慶,力邀我進西門府,什麽原因我還沒搞清楚,如果他知道自己請了一個盜寶賊進了府中,你說他會如何對待我?更何況,我看他這個人城府頗深,也許知道你我的關係,正好來個一網打盡也說不定呢?”


“沒想到你對他倒是推崇頗高,”龍天行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西門慶的來曆確實有些複雜,可是盡在我的掌握之中,你放心,若是不能保證你的安全,我是不會放心讓你去盜龍焱的。不過,倒是怕你將來會軟了心腸,被那廝迷了心竅,反而作出不利於我的事情。”


“你說我會被他迷了心竅?”金蓮有些氣急,“拉倒吧,我對**不感興趣。”


龍天行嘴角閃過一絲笑意,卻很快消失不見,“希望你說道做到,記住月圓之日便是你行動之時,事成之後,我會讓你安然離開,還有,這幾日,少出院子。”


金蓮消化著他的話,正想再問,周圍的氣息一陣波動,龍天行已經消失了蹤跡,氣的金蓮跳腳,這人老是說話說一半,留一半的,還有,如果有事的話,該如何找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