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西門家的老祖宗
loading...

陌生的環境,陌生的床,金蓮倒是睡的安心,第二日起來時已經接近巳時,她伸著懶腰,打著哈欠,心裏暗暗奇怪著怎麽沒有人叫她。


昨天馬榮把她安排在這裏,並沒有直接帶她去拜見西門府的老夫人,想必那位老夫人也是不想這麽早就見到她的,所以,她在這個竹華苑轉了轉,便沒再出去,後來有兩個小丫鬟送來的飯菜,她便吃了,然後,早早的歇息了。


西門慶看見她時,她正在念念有詞的做運動,伸臂踢腿,動作雖然不怎麽雅觀,但是看上去卻是朝氣蓬勃。


今日的她烏發素顏,一身杏黃色衣裙更襯得麵目如玉,清靈如仙,西門慶微微一滯,突然開口道,“金蓮姑娘,昨日睡的可好?”


金蓮好不容易把上學時學的廣播體操回想的差不多,一遍做下來,隻覺得渾身舒泰,鬱氣全消,正感歎間,便聽見一個低沉的聲音。


她回頭一看,便看到站在一叢綠色常葉青旁的玄衣男子,長身玉立,俊美的臉龐上帶著淡淡笑意,若是忽略他那雙幽深的黑眸,怎麽看都是一位溫煦儒雅的君子。


金蓮直起身,便走了過來,“讓西門官人掛牽了,小女子昨晚休息的極好,隻是不知昨日來的時候有沒有給府中帶來什麽不便?”


西門慶聞言停頓片刻,突然哈哈大笑道,“姑娘真會說笑,你能來,可是我西門府之榮幸,又怎會不便,隻是委屈了姑娘,若有什麽需要,直接提出便是。”


“若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居住的屋子有些陰冷,床也有些硌人,飯食還不錯,就是口味有些重……”金蓮低頭敘說道,那認真的模樣讓西門慶嘴角有些抽抽。


“馬榮,聽見了嗎,金蓮姑娘這裏要重新布置一下,每一項都要金蓮姑娘滿意。”


“是,”站在身後的馬榮急忙應了,這小女子還真是不客氣。


“金蓮姑娘,我家老夫人昨日裏身子有些不舒服,沒能顧得上見你,你不會介意吧?”西門慶笑著問道。


“哦,不介意,不介意,客隨主便嘛,你家老夫人啥時候有時間了,通知我一聲就行了,”金蓮不在意的回道,她不知道這一家子對自己到底打的是什麽主意,所以能安靜一天算一天。


“那正好,剛才我去給老夫人請安的時候,她已大好,還說著今日一定要見見姑娘你呢!”


金蓮抬眼便看到西門慶灼灼的眼神,似乎要看到她心裏去,她微微一笑,“那走吧,勞煩西門大官人給小女子帶個路!”


兩人順著青石板鋪成的道路一直往主院走去,園子裏鮮花錦簇,小橋流水,遊花長廊,無一不精巧美麗,這西門府處處昭顯富貴,看來身後的財力確實雄厚。


“前麵就是老夫人住的功德園了,她年紀大了,就喜歡熱鬧,隻不過身邊可心的人太少,前幾日說起了姑娘的事兒,老夫人就覺得姑娘甚對她的心思,我這個做兒子的,平日裏沒有閑暇的時間侍奉老母,以後姑娘若是無事,可以經常來這裏陪陪老夫人,”西門慶語氣親切,仿佛金蓮是他的親人般,初見時的疏離和冷漠蕩然無存,不過她可不會認為眼前這人是個寬厚仁慈的性格,以往同他的接觸,隻是寥寥幾麵,但也看得到他的冷酷和無情,所以今日此人的麵目表情,真是讓她覺得假的可以,或者說是演技超群。


不理會他的假麵,金蓮回答的更是真誠萬分,“官人客氣了,老夫人若是真對金蓮有心,金蓮以後自會常來叨擾。”


“呀,官人來了,”園子裏兩個美貌的小丫鬟看到西門慶,很是歡喜,急忙通傳了進去。


金蓮踏過園子的門檻,突然感覺到一絲熟悉的氣息,她閉上眼睛,用心眼看到前方有團紫色的迷霧籠罩在這功德園之上,就好像是保護著這裏,任何的魑魅魍魎都不能靠近。她麵無表情的望著功德園屋簷上方雕刻的麒麟,內心卻翻起了滔天巨浪。


那個黑衣人說的話,不知為何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裏,然後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也展現出來,一個少女,每日裏飽受折磨的活著,時時提防著那個肥胖男人的侵襲,一次實在受不了,想投河自盡,卻莫名其妙的被一個黑衣人所救,他還教給她一些保命的法術,對這樣一個神秘而又高貴的男人,少女對他起了異樣的情緒,可是再後來,他居然威逼她做自己不願意的事情,混進西門府找尋一樣東西,即便沒有見過西門大官人,但她又何嚐不知他是怎樣的人,依她這樣的品貌,進去了還會再完整的出來嗎?她不願意,可是,黑衣人很生氣,居然再沒出現過。那段日子她惶恐著,思念著,每日過得失魂落魄,再後來就被主家夫人所迫要自己嫁給一個醜陋無比的男人。她更加的不甘心,她以為黑衣人一定會出現,向以前那樣救她,可是,沒有,直到她上了花轎,想到以後的人生便是這樣了,她絕望了,心死了,居然用黑衣人教給她的方法自盡了。


我kao,原來如此啊,金蓮忍不住爆了**,怪不得那個黑衣人百般為難自己,原來是這個潘金蓮與他早有淵源,那自己算不算是代人受過,隻不過他讓一個弱女子混進這烏漆墨黑的西門府實在是有些欠揍,更何況這個弱女子對他還一往情深,他可真是狠心。


來不及替那已經過世的原身打抱不平,金蓮隨著西門慶已經走進了屋子裏,入目便是一座紅木喜鵲登梅的落地屏風,轉過去,一股子檀香味充斥鼻間,味道太濃,金蓮隻覺得胸悶氣短,好不容易過了此處來到一處暖閣,裏麵的味道淡了些,金蓮急忙收斂神色,抬眼望向正前方。


“這位便是我兒口中的金蓮姑娘吧?果然是天生麗質,我見猶憐啊!”暖閣正中間一座黃梨木軟榻,榻上做著位體態豐盈的老婦人,穿著打扮富貴異常,約莫著有五十多歲,眉眼精明,看著是一團和氣,此時正笑望著金蓮。


“老夫人過獎了,金蓮不過蒲柳之姿,不過這府中美人可真是不少,就連老夫人身邊的丫鬟也是靈氣十足,可見老夫人福澤綿厚,蔭及後人啊!”金蓮聲音輕盈,如黃鶯鳥般,聲音婉轉好聽。


果然,老夫人聽了她的一番話後,笑的更加開心,“金蓮姑娘不僅貌美,這小嘴兒也甜,真真對了我這老婆子的胃口,我兒,你可不能慢待了人家。”


西門慶忙作揖應道,見自己的母親和金蓮談論的極是開懷,便告辭了出去。


“你看看他,整日忙的不見蹤跡,這才在我這裏待了多長時間,就不耐煩了,”老夫人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像個孩子似的發起了牢騷。


金蓮忍俊不禁,忙道,“老夫人,你也莫生大官人的氣,他這般忙碌也是為了西門家的祖業,老夫人想想,若是他整日賦閑在家,無所事事,您老人家豈不更生氣?”


“哎呦,還是丫頭你說的對,”老夫人拍拍腿,旁邊的袁嬤嬤急忙將旁邊的毯子蓋到她的腿上,免得她打疼了。


“看看,都把我當成三歲小孩了,”老夫人並沒有阻止她的動作,笑著打趣道。


“嗬嗬,老夫人,您身邊的人真是可心的很,這位嬤嬤把您照顧的真好。”金蓮坐在旁邊的黃梨木雕刻著美麗花紋的圈椅上,椅子的左邊鑲銀紫檀桌上,擺著幾樣精美的糕點,說話間,金蓮用手指夾起一塊透明的梅花樣的糕點放入口中,香而不膩,帶著甜甜的桂花香,還挺好吃的。


“哦,那是我家兒媳做的,你喜歡的話,讓她都做些,給你送去。”老夫人喜歡不造作的姑娘,看著金蓮落落大方,對她這裏的茶水糕點似乎毫不設防,對於這樣的信任老夫人竟覺得有些歡喜。


金蓮暗自思襯著這糕點是出自誰手,沒想到老夫人似乎看出她的疑惑,“是瓶兒做的。”


瓶兒,應該是那個李瓶兒吧,金蓮暗暗暗暗腹誹,這個西門慶果然有豔福,書上的人物一個個都被他納入府中,自己該不會也被他看上了吧,呸呸呸,他要敢打她的主意,她就打得他滿地找牙。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