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意想不到的結局
loading...

後麵的丫鬟擔憂的望著自己的夫人,事已至此,已容不得她們退縮,兩人對視一眼,已經下定了決心,“還愣著做什麽?不知道老祖宗還在等著麽?”尖嘴丫鬟大聲道,那兩個婆子得令急忙提刀砍向老公雞。


現場隻聽得一聲慘厲的雞鳴聲,雖然隻是一隻畜生,可是也不知是那婆子的眼神太過狠戾,動作太過殘暴,那公雞的死狀非常恐怖,脖子詭異的扭在一邊,那雙豆大的黑眼睛瞪著周圍的人,仿佛死不瞑目。暗紅色的血液濺的那婆子一身,然後順著她的手臂流了下來。


那端著銅盆的婆子手忙腳亂的去接公雞流出的血,那滴滴答答的聲音平時不覺得有什麽,可是此時一聽,不知怎的,覺得寒意重重,隻覺得滿身的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現場一陣寂靜,此時晴好的天氣突然變得陰沉下來,還刮起了一陣陣風,風不大,卻異常陰冷,好像從外麵一下凍到了心裏,眾人訝異著,攏了攏身上的衣服,卻發覺一點用都沒有。


“啊,”又是一聲慘叫,隻聽得“咣當”一聲,好像是銅盆落地的聲音,唬得眾人一驚。


“夫人,夫人,”吳月娘顯然還沒有從剛才的憤恨中走出來,她滿臉迷茫的扭過頭來,卻看到滿眼的血紅,嚇得她隻退幾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卻原來,她身後的丫鬟和婆子不知什麽時候變成了滿身的鮮血,頭發上,臉上,甚至還哩哩啦啦的往下流著,一個個仿若從地獄裏來的惡鬼,一步步向她走來。


吳月娘何時見過這種情景,她早已嚇得七魂失了六魂,尤其,剛才,那個尖嘴丫鬟伸出慘白又帶著鮮血的手抓向她的時候,她的眼睛往上一翻竟然暈了過去。


眾人驚駭的望著眼前的一切,那些西門府的家丁、婆子、丫鬟身上均沾滿了鮮血,渾然一個個血人般站在眾人麵前,此時陰風陣陣,靜謐無言,周圍的人隻覺得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一雙冰冷的手給扼住了,發不出一絲聲音,內心愈加恐懼,有些膽小的人腳下已經一片水漬。


金蓮晃了晃自己的手臂,嘴裏輕聲念了一個解字訣,身上的繩子“噗”的已經解開掉在了地上,隻是沒有人注意到這邊。


她仰起臉來,望著昏暗陰沉的天空呼了一口氣,嘴角微微有些上揚,明媚的雙眼閃過一絲霧氣,這個世間從來就不是誰想怎樣就怎樣的,除非你有絕對的實力!


金蓮右手輕輕一揚,突然,從暈倒的吳月娘身上升起一陣黑色的濃霧,那霧徐徐上升,瞬間融入到了天空之中,此時,那些驚恐中的人們終於發現天空慢慢轉晴,隨後一輪紅日從斑駁的雲彩裏緩緩出現,久違了的溫暖也漸漸回歸,瞬間將剛才的那股陰冷衝刷的一幹二淨。


“剛才發生了什麽事?我怎麽覺得自己好像是從鬼門關轉了一圈似的……”,那些心有餘悸的老百姓拍著胸口,雙手摸過全身,發覺自己還是完好無損時,這才鬆了一口氣。


“是啊,當時我隻覺得陰風陣陣的,尤其是西門府的那幾個丫鬟婆子,一臉的鮮血,讓人看著真是心悸啊……”


“喂,你看到了嗎?剛才從那個夫人身上升起了一股黑霧,然後,咱們就恢複正常了,是不是她身上有什麽東西啊,還說人家身上有煞氣呢,我看分明是她身上沾染了不幹淨的東西,才惹得咱們也遭了秧。”


說這話的人,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他一身青色的衣袍,麵目有些滑稽,留著一把小胡子。雖然樣貌不咋地,卻是陽穀縣有名的說書人段黎文,今日本是去趕麗華園的場子,見這邊有熱鬧看,也想找點素材,卻不料遇到這種事情。待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全身**的,想想方才的情景,再加上自己也算是搞藝術的,瞬間心裏已經轉了幾個彎彎兒。


他的語氣斬釘截鐵,再加上臉上篤定的表情,頓時讓周圍的人產生了共識,此時再瞧著西門府眾人的醜態,心裏更加鄙夷他們方才的行為。


“這位小娘子,好像沒事吧,不過,看她蒼白的神色,剛才估計也是受到不少驚嚇,這西門府的人做事實在是不靠譜……”


“真是害人不成終害己,你看這下該怎麽收場……”


balabala,眾人說話間,吳月娘已經被渾身是血的丫鬟婆子們扶了起來,此時的她發髻已亂,紅色的袖襖滿是泥汙,還有血漬,麵上精致的妝容慘不忍睹,哪裏還能看到方才的嬌美容顏。


此時從府裏衝出來幾個人,為首的竟是馬榮,他雙眼微紅,身上的衣服也有些淩亂,好像經曆了激烈的搏鬥似的,後麵跟著的幾個人也是小廝打扮,但是明顯不是方才拉馬榮進府的那幾個。


“發生什麽事了?”馬榮顯然已經被眼前的情況驚住了,他看到了什麽?滿身血汙狼狽不堪的丫鬟婆子,麵容蒼白楚楚可憐已經暈倒了的夫人,還有依然站在那裏卻完好無俗的潘金蓮,這,怎麽和預想中的不一樣。


他狐疑的望了金蓮一眼,金蓮回給他一個很無措的表情,切,裝可憐誰不會啊?


“夫人沒事吧,快,送回府中好好安置,”馬榮又瞅到那些看熱鬧的人,手一揮,後麵的幾個人急忙去遣散了那些圍觀的人,雖然不知道剛才又發生了何事,可是看他們臉上的表情,也知道,這次西門府丟人丟大發了,馬榮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頭疼不已。


恭敬的請金蓮進府,又對方才的事情表示了歉意,馬榮這善後工作做的還不錯。


金蓮被安排在竹華苑,離西門慶和他的夫人們住的地方有些遠,不過正和金蓮之意。


西門慶在午時也終於回了家,也從馬榮口中得知了今早的事情,不過,他的反應倒是又出乎馬榮的意料之外,沒有生氣,更沒有發作吳月娘,隻是細細的問了金蓮的反應,聽馬榮說罷,一臉的幽深,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