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下馬威(一)
loading...

吳月娘聲音落畢,片刻之後,從側門魚貫而出幾個孔武有力的婆子,有兩個拿著粗粗的木棍和繩子,還有一個端著一個銅盆,另外兩個竟掂著一隻大公雞、一把刀。


“夫人,您,您這是做什麽?”馬榮看那幾個婆子的神情,心裏還有什麽不明白的,這可真是讓他為難至極啊,本來他想著夫人也許隻是想嚇唬一下潘金蓮,可是這陣仗鬧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馬榮,你給我閃開,”吳月娘厲聲道,一雙美目竟像把利刃似的直向金蓮刺去。


馬榮的麵色已然變得青白,他隻覺得眼前的夫人似乎恨透了身後的女子,實在想不通,她們之間應該是第一次見麵吧,怎麽夫人會對潘金蓮產生如此強烈的恨意。


金蓮若是知道他此刻的想法,估計會大笑出聲,女人之間的敵意是很容易產生的,譬如容貌,又譬如男人。


“你說,她即已嫁給了武大那廝,居然還做姑娘打扮,嘖嘖,真是讓人不知說什麽才好!”吳月娘後麵的丫鬟突然開口道。


“就是,哪有這樣的女人,一點都不知道禮義廉恥,出嫁從夫,居然還明目張膽的做姑娘打扮,這分明是沒把她家相公放在眼裏,”吳月娘後麵的大眼丫鬟嗓音尖細,一臉的鄙夷。


那幾個家丁的目光就更是放肆的看著金蓮,似乎已經把她當成了一個不知廉恥的女子,西門府外的長街上此時已經有很多人往這邊聚攏過來,那些好事的人紛紛打聽是怎麽回事,聽著這邊兩個丫鬟和婆子你一言我一語的編排著金蓮,不知不覺,眾人的目光便和那些家丁一樣,對著金蓮開始指指點點,話語間則充滿了指責和譏諷。


眼看著情勢越發激烈,吳月娘秀美的臉龐上出現了得意之色,見馬榮臉上冷汗淋漓,不由得冷哼一聲,“行了,既然她是咱們官人請來的貴客,你們也不要太過放肆了,該做什麽趕緊做,老祖宗還等著呢!”


幾個婆子得令後,急忙拿著東西開始準備起來,有兩個婆子更是走到金蓮麵前,“這位姑娘,得罪了,”說完,竟是拿著麻繩想要將她捆綁起來。


“慢著,”金蓮一直冷眼旁觀眼前的鬧劇,她倒要看看這位西門夫人能對她做出什麽事情來,但看著眼前這架勢,難不成她們要捆了她淋雞血?


兩個婆子正欲用強力,卻發覺那女子竟靈巧的躲了開來,一雙妙目冷冷的注視著她們,裏麵的寒意生生讓她們打了個寒顫。


“怎麽,姑娘不想進西門府了?”吳月娘嬌笑道,眼中的狠戾讓她的容顏帶上了一絲猙獰。


“夫人不必用激將法激我,若不是你家官人求上門來,我怎會願意進你這府裏,你們今日這般架勢,不就是不想讓我進去麽,也好,遂你心願,我這便回家去。”金蓮說話幹脆利落,轉身便想離去。


吳月娘一聽,嘴巴張的滾圓,這和自己料想的情況不太一樣啊,這個潘金蓮不應該死纏爛打的要進府中麽,這下該怎麽收場是好?


馬榮見這情勢,心中大驚,急忙跑到金蓮的前麵,抱拳道,“潘小姐,我家官人馬上就回來了,今日種種還請您不要放在心上,這就隨我進府吧!”不管了,這個府中的主子還是自家那位爺,他吩咐了的事,便是天大的事,誰都不能阻攔,今日就是豁出這條命,也不能再讓夫人得逞。


不過,片刻之後的事情讓他也控製不了了,因為今日吳月娘已經打定了主意,非讓這個潘金蓮吃頓排頭,所以在她的吩咐下,馬榮也被四個五大三粗的家丁控製住,然後拉回了府中。


而此刻站在金蓮麵前的是那兩個婆子,她們一左一右的站在金蓮的前麵,一人拿著繩子的一端將金蓮綁了起來,好吧,憑著金蓮的本事,怎麽會讓她們得逞,除非她是故意的。


周圍的人,雖然嘴上說著風涼話,但是真看到一個美麗嬌弱的女子被人這樣捆綁起來,又有些於心不忍。


金蓮見狀,麵上更顯的柔弱可憐,潔白無暇的麵容上,一雙杏眼盈滿了淚水,似乎一動就要滾落下來。看的真真讓人動容


那些圍觀的也有些富家公子哥,哪個不是憐香惜玉的好手?不過他們似乎很是忌憚西門府的勢力,隻在外圍七嘴八舌的指責著那幾個刁奴。


“這也太欺負人了吧,這位小娘子明明說了,是大官人請來的,這西門夫人怎麽能如此對待呢?”


“肯定是妒忌人家小娘子長得好,怕一進府就會得到西門官人的寵愛,這不先給個下馬威,才好收服嘛!”


“切,那也不能這麽對待一個嬌滴滴的女子啊,又是繩子又是棒子的,看那架勢,好像還不止如此,他們抓著大公雞,難不成還要往人家身上淋雞血……”


“這小娘子好像就是武家香的老板娘啊,人長得漂亮,心底又好,上次那個丁闊誣陷與她,事後人家不計前嫌幫了那對孤兒寡母的,心地這麽好的人身上怎麽可能有煞氣呢,這西門夫人也忒能胡說了吧!”


“你還不知道這些大戶家的手段啊,想陷害一個人,什麽借口沒有,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金蓮聽著這些人的話語,差點破功笑了出來,再看吳月娘的臉色,那可真如一個調色板一樣,耐人尋味。


吳月娘恨得用手死死的擰著手中的帕子,這個女人,剛才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這會子裝柔弱扮可憐,以為她好糊弄是吧。心裏更加嫉恨,卻也更加忌憚,自家官人喜歡什麽樣的女人,她豈會不知,就衝著這副白蓮花似的樣貌,還不把官人的那顆心掐的死死的。她越想越恨,家裏的那幾個夫人已然令她痛心萬分,再加上眼前的女人,她還能奪得幾份官人的寵愛?


------------------------------------


從來都覺得寫文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有時候真的很想放棄,可是因為喜歡,所以雪要堅持下去,吼吼,加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