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西門府
loading...

到了第二日,秋高氣爽,果然是個好天,而馬榮攜著軟轎亦早早的等在了武家香的鋪子外麵。


金蓮捂著哈欠從屋子裏出來,就看到紅蓮和武大頂著著重重的黑眼圈站在門口,不由心裏一暖,笑道,“武大哥,紅蓮姐,你們好早啊!”


“金蓮,他們已經等在外麵了,”紅蓮拉著金蓮的手,走到旁邊的房間裏,桌子上擺了幾道小菜,還有一碗熱氣騰騰的白粥。


金蓮不慌不忙的洗漱完,便坐在桌子旁,見兩人亦步亦趨的跟著她,“你們兩個也坐下,趕緊吃飯,有什麽事吃過飯再說。”


武大紅蓮對視片刻,均搖搖頭,“我們已經吃過了,這些是給你留的,你趕緊吃。”


金蓮豈會不知他們的心思,輕歎一口氣,然後不疾不徐的吃起早飯來。


昨晚金蓮已經把該交代的都交待完了,所以吃過飯之後金蓮隻是輕聲道了個別,便在紅蓮和武大不舍的目光中,坐上了軟轎。


“武大哥,我總覺得心裏慌慌的,金蓮不會有事的,對吧?”紅蓮低聲喃道,其實她也不指望武大能給她什麽答案,隻是覺得心裏沒底。


“紅蓮,金蓮妹子既然去了,肯定已做好了萬全之策,咱們一定要對她有信心,她一定會平安歸來。”武大的語氣斬釘截鐵,倒讓紅蓮驚訝了一下,內心的憂慮了消去不少。


西門府位於陽穀縣的東麵,這裏方圓幾裏住的都是貴人富戶,西門慶在陽穀縣稱得上是頭號人物,自己的府邸自然建的是富麗堂皇。


從沙塘街走過去,路程並不算近,轎子晃晃悠悠,金蓮坐的差點又睡著。直到轎子停下,就聽到那馬榮在外麵恭敬的喊了聲“潘小姐,到了。”


聲音不大,倒把她那點殘存的睡意給打發了,她睜開雙眼,愣怔了一會兒,便掀開了轎簾,緩緩的走了出來。


今日的她打扮的更為素淨,一頭烏發上麵輕輕挽了個髻,一根碧玉簪斜斜的插在上麵,剩下的頭發披在肩上,更襯得肌膚明媚如玉,上身穿一件青色團花褙子,下麵是一件白色的青羅長裙,腰間一根碧色絲滌,並未佩戴任何佩飾,但是整個人顯得清靈剔透,步履間白色裙邊飛起,仿佛那天邊雲彩,動人心弦。


她仰起臉,便看到閃著金光的“西門府”三個字的金匾放置在紅木大門的上方,兩邊各有一座形象逼真的石獅子,此時大門緊緊關閉,隻餘側門在開著,門口幾個家丁打扮的人守候在那裏,各個虎背熊腰,神情威嚴,看著倒不像是迎接人,而是來給下馬威的。


馬榮麵上有些難堪,他瞪了一眼為首的人,那人眼神縮了一下,卻是硬著頭皮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金蓮頗有興趣的望著眼前的一切,此時的她倒希望這些人能夠鬧得再大些,弄得一發不可收拾了,她也有借口不進去了,豈不快哉!


“老六,貴客已到,你們去打開大門,”馬榮顯然不想再與他們多費口舌,直接命令道。今日一早,西門慶應約去了周守備的府上,臨走時再三吩咐自己一定要把這個女子安然帶到府上,此刻,已經到了門口,他又豈能讓這些人壞了事情。


“馬大哥,小弟也是有令在身,咱家夫人說了,這女子雖然是大官人請來的,但是身份低微,而且還曾殺過人,如此煞氣之人,怕衝撞了老祖宗,所以,她要進府的話必須得先驅邪。”王六一板一眼的說道,那凶狠中帶著***邪*的目光直直的盯著金蓮,如跗骨之蛆,令人厭惡。


“混賬東西,潘小姐是大官人請來的貴客,你這麽做,可是想違抗官人的命令?”馬榮狠狠的盯著他,這個王六忒不是個東西,仗著自己是吳月娘的幹弟弟,在府裏囂張跋扈,屢屢壞了官人的事情,若不是夫人求情,王六早已被趕出府了,隻是沒想到他到了此刻還是沒有認清這府裏的主子到底是誰。


王六冷哼一聲,“馬大哥,不是我違抗官人的命令,我這也是為了官人好,老祖宗幾日之後大壽,萬一讓這煞氣女子衝撞了福分,那後果可不是你我能擔待得了的,再說了,我也不是不讓她入府,隻是先除掉她身上的煞氣,再讓她進府。”


“你,”馬榮正想再說,卻被一個突然出現的女聲打斷。


“馬榮,不就是讓她晚會兒進府嘛,有什麽大不了的,官人若問起來,我自會解釋。”女子麵若銀盤,眼如杏子,蟬髻鴉鬟,插著幾支造型別致的金簪,上身穿著大紅金色繡邊短襖,下麵嬌綠燈籠裙,端莊秀麗,直讓人眼前一亮,竟是西門慶的夫人吳月娘。


她後麵跟著兩個身穿碧綠色衣裙的丫鬟,一行三人緩緩走來,目光竟一順落在金蓮身上,眼中均帶著挑釁與不屑。


此時已是巳時三刻,秋日高照,帶著絲絲暖意,一陣微風吹來,帶動了素衣女子的烏絲,白玉無瑕的麵容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無視她們眼中的挑釁,金蓮心中暗暗好笑,自己還沒進府呢,這位夫人便整這麽一出,看來,以後的日子不會太平靜了。


吳月娘雖然沒有見過金蓮,但是心中早已把她當成了勾引官人的狐媚子,結果,今日一見,隻覺得內心被重重一擊,自從跟了西門慶,他家裏連著娶了幾位夫人,哪個不是貌美如花,當然她也不差,隻不過跟眼前的這個女人比起來,似乎少了很多韻味。


這個女子的穿著甚至還不如她身後的兩名丫鬟,頭上的發飾也簡潔的很,可是就是這樣一張素顏竟讓身為女子的她呼吸一窒,內心湧出的竟是強烈的妒意,世間怎能有如此清麗雅致的女子,那種自信與淡然,仿佛傲然於整個世間,沒有什麽能放在眼裏的。


吳月娘越看心裏越不是滋味,與之滋生的是想要毀滅的恨意,她冷冷的盯著金蓮,突然道,“還愣著做什麽,還不把東西拿過來,一會兒爺回來了,難道還要讓他操這份心?”


此刻的馬榮麵色極不好看,他雖然想阻止,但是身為西門府的一個奴才,他是沒有和當家夫人頂杠的勇氣的。


他轉身看到一臉平靜的女子,內心竟不知不覺中鬆了一口氣,這個女子既然是爺看重的,自然有她的本事,且看她這次如何處理吧!


--------------------------------------------


昨天停電斷網,所以沒有來得及更,親們,多多見諒哈,天氣轉涼,注意防寒保暖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