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被鬼圍攻
loading...

西門烈聽出她聲音裏的鄭重和警告,他不由得抬頭望向那邊,方才的燈火通明已經消失,前麵仿佛迷霧森林似的煙霧繚繞,仿佛一個吃人的陷阱散發著種種**,讓他大熱天的感覺到一絲絲的寒意襲上心頭,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他不由放慢了腳步,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女鬼離他也不太遠了,他迅速掃了一圈,周圍除了海域和那片白霧,真的是沒有其他去處了。


“怎麽辦?”他焦急地問道,這個女人打扮的像道士一樣,估計她會有辦法呢。


程金蓮猛地掙開他的手,皺了皺好看的眉毛,小聲的嘟囔道,“有辦法也不告訴你。”讓你囂張,讓你扔我的葫蘆,這次就讓你嚐嚐被逼入絕境的滋味兒。


望著臉色並沒有緩和多少的女人,西門烈知道剛才把她得罪狠了,咬咬牙,心一橫,柔聲說道,“剛才真是對不起了,要不等到明天咱們脫離險境了,我就找個水下搜救隊把你的葫蘆找回來。”


“還能找得回來嗎?”程金蓮半信半疑的看著突然變臉的男人,這個人心機太重,為了活命,居然還想利用她。


“隻要是我西門烈要找的東西還沒有找不回來的,”西門烈信誓旦旦的說道,他還想再立下幾句重誓,讓她更放心,隻不過一扭臉,便看到那個安達含情脈脈的站在了自己的麵前,那副慘白的臉再露出一絲笑容看著實在是可怖。


“啊,”西門烈饒是定力再足,也被嚇的心神俱裂,他後退了幾步,“安達,你,你別過來……”


“她已經不是安達了,”程金蓮慢悠悠的說道,“看她的那副鬼樣子,估計是一隻兩百多年的**,居然迷上了你,嘿嘿,還真別說,你的魅力倒是挺大的啊。”


西門烈聽了她的話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慢慢的靠近程金蓮,用手指著那隻女鬼,“你說她不是安達了,那她是從哪裏來的,而安達又去了哪裏?”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嗎?”程金蓮冷冷的問道,“一年中每到這個時候,陰間的大門大開,那些冤死的、不想投胎的鬼魂就會遊蕩在人間,不管是找仇人還是找樂子,總之活著的人盡量不要在晚上出來驚擾了他們,免得被當成了替死鬼,而你,就不幸被這隻**看上了,估計她是想帶你一起去陰間快*活呢!”


“千萬不要,”西門烈急忙擺手說道,“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哈哈,”程金蓮終於忍不住笑道,“那你和她商量商量唄。”


“你就不要說笑了,”西門烈怒道,“我告訴你,如果我逃不掉,你也休想再要回你的葫蘆。”


程金蓮冷冷的望著他,一臉的寒意讓西門烈渾身打了個哆嗦,可是說出去的話又豈能收回,他作為一個堂堂西門集團的總裁,何時像現在這樣狼狽過,看來今天晚上根本就不應該出來,帶著女人到哪裏不能快活,非要到這個莫名其妙的海邊來,他滿心懊惱著,卻不知危險已經臨近。


那隻女鬼伸出利爪突地向他襲來,麵對她突然出招,程金蓮急忙掏出了桃木劍拍向她的爪子,隻聽得“嘶”的一聲,女鬼吃痛,被桃木劍的法力拂向一邊。


她惡狠狠的望著程金蓮,“小丫頭,不要多管閑事!”她不動她,並不代表怕了她,她能在陰間晃蕩幾百年,中間遇到過多少厲害的茅山道士,可她依然無恙,剛才她看到這個女道士明明不想管這檔子事的,誰知道她還沒出手,便被她擋了回來。


西門烈這才驚覺過來,剛才竟是那個女人救了自己,他感激的望了程金蓮一眼,心中已經下定決心,若是真的能從這裏逃出去,他一定要幫她把葫蘆找回來。


“我也不想多管閑事的,”程金蓮拿著桃木劍,冷冷的說道,“他剛才把我的寶貝弄丟了,你若傷了他,我找誰要去。”


女鬼冷哼一聲,“難不成你也看上了他?不過我可聽說,女道士可是不能輕易動情的,今日我好不容易從陰間出來,他就是我唯一的獵物,我勸你還是就此離去,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否則的話,你也休想活著離開。”


“嗬嗬,我還是第一次被一個鬼威脅呢,有意思,有意思,”程金蓮笑道,她的雙眸放光,帶著驚人的力量向女鬼懾來。


女鬼迅速逃開,然後伸出手中的白布煉突地向程金蓮的方向襲來,程金蓮嬌叱一聲,手中的桃木劍化成一道光劍刺向女鬼,女鬼的白布煉被她強勁的劍氣衝成了碎片。


女鬼沒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女人的道行如此高深,她被她的桃木劍刺中了胸部,女鬼就覺得自己仿佛被一股吸力慢慢的吸離了那具軀體,她不由得怒急,嘴中念念有詞,臉上的神情也更加的詭異。


西門烈看到這個女人居然將那個女鬼給製住了,心裏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他正想開口誇讚幾句,卻沒想到周圍突然刮起陣陣陰風,竟讓他仿佛有種置身於地獄般的感覺。


一聲聲淒厲的叫聲從遠處漸漸飄來,好像離他們越來越近了,四周燃起點點螢火,一股股寒意湧向他們,帶著淩人的氣息。


“不好,”程金蓮驚道,她抽離了桃木劍,退回到西門烈身邊,低聲說道,“待會兒,我將他們引開,你就順著北邊的那個方向往前跑,不管聽到任何聲音,都不準回頭,記住了嗎?”


西門烈猛地扭過頭來,非常認真的看著這個女人,“什麽意思,你要獨自對抗他們麽?周圍到底有什麽,為什麽我看不見?”


程金蓮瞥了他一眼,驀地從懷中掏出一張寫滿了字的符紙,口中念道“急急如律令,厲鬼,快快現身。”符紙迅速點燃被她揚手扔向了空中。


西門烈順著她的手看向四周,媽呀,這,一個個慘白的麵容,有的舌頭伸的大長,有的眼珠子掉了一顆,有的沒了半張麵孔,一個比一個滲人,西門烈看過一眼,便不想再看第二眼,他身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感覺到自己的心猛烈的跳動著,仿佛要跳出胸腔,天哪,救命啊!


“慌什麽?”程金蓮目睹著那個女鬼重又附在那個安達身上,她得意的望著自己,不過她居然把這些厲鬼叫過來圍攻自己,看來這次也不太好脫身啊。


西門烈好不容易喘了幾口粗氣,壓下那劇烈的心跳,“我說,女人,現在該怎麽辦?我們根本就逃不掉的是不是?他們的人額不鬼那麽多,一個個長得跟地獄惡魔似的,到時候一圍攻起來咱們,怎麽逃啊?”


“若不是你把我的蛇皮葫蘆給扔到了海裏,我何至於怕他們?”程金蓮沒好氣的說道,“現在隻能憑運氣了。”


西門烈理虧著沒有反駁,不過眼中閃過的一絲愧疚到讓程金蓮也不好再說他了,“這個時辰正是他們的力量最鼎盛的時候,所以我也沒有把握降伏他們,待會兒聽我指示。”她今天也不知道怎麽的了,居然大發善心,以往這些沒有報酬又有危險的事情她想來敬而遠之的,哎,先不想了,如今那個**估計已經恨透了自己,今日不送她入陰曹地府,以後也是個超級**煩。


西門烈點點頭,看著眼前這個女人堅定的眼神,心中的憂懼也稍微減弱了些。


-----------------------------------------


明天冬至了,各位親莫要忘了吃餃子哦,還有雪明天要回家了,特請假一天,親,莫怪哦,嘿嘿!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