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入住西門府
loading...

“西門大官人有話不妨直說,金蓮雖為一女子,但也懂得知恩圖報的道理,上次得大官人相助,我們武家香在這陽穀縣也算是站穩了腳,於情於理,大官人有何要求,小女子也會盡力做到。”金蓮正色道,雖然看不清西門慶的神色,但是她可以篤定,此人並不會因為她的話而心生怒意。


“大官人如此人才相貌,家世顯赫,府中且不說有幾位如花美眷,就這陽穀縣中隻要大官人一現身,身後的美麗女子便會趨之若鶩,”金蓮說道此處,一雙明媚的雙眼輕輕往上一挑,接著淡笑道,“而金蓮隻是蒲柳之姿,難登大雅之堂,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所以大官人還是不要與小女子開玩笑了。”


西門慶盯著眼前的女子,明明看似柔弱,但是一張巧嘴愣是將他這個陽穀縣最有氣勢的大官人說的啞口無言,說她伶牙俐齒巧舌如簧還真是不為過。


“嗬嗬,看來金蓮姑娘還是不相信子泉的心意,”西門慶走至窗前,推開了木棱雕花的窗子,一股水汽鋪麵而來,帶著絲絲涼意,那明滅不一的光線落在他的側臉之上,更顯俊美莫測。


“不過,子泉還是想邀請姑娘入府居住幾日,”西門慶緩緩轉過身來,語氣中帶著毋庸置疑的堅定,“姑娘放心,子泉並不會強迫姑娘做不願意做的事情,隻是家母將要過六十大壽,有些事情還想請姑娘相助,待事情一過,子泉必定會送姑娘安然回家,如何?”


金蓮心裏已經轉了幾個彎,絲毫想不出西門慶此舉到底為何,但是現在這種情勢,已經容不得她說不,除非她想此刻與他翻臉。


“大官人既然已經如此說了,那小女子再推脫也說不過去,那好吧,容我今日回家收拾一下,明日我便去西門府,如何?”


西門慶點點頭,臉上掩不住笑意,一雙桃花眼裏居然帶著滿滿的柔情,直讓金蓮心裏打顫,要不要這麽能裝啊?此人演技足以媲美奧斯卡影帝了。


既然已經說定,西門慶便也沒有再留金蓮,讓馬榮護送她回去,自己一個人卻留在這望江樓裏。


“官人,此女子城府極深,我竟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麽,如此將她安排到府中,萬一被她發現什麽,可會……”房間中不知何時出現一名男子,三十多歲年紀,普通樣貌,倒是一雙墨眼顯得極為睿智。


不過他的一番話尚未說完,便被西門慶揮手打斷,“莫師爺,她雖然狡詐,但是一入我府,便已掌握在我的手心裏,任她再如何翻騰,我就不信她還能翻出我的手掌去。”說話間,西門慶冷冷的望著窗外,神情高深莫測,隱隱帶著勢在必得之意。


此時雨已停歇,天邊竟出現幾顆寒星,明日估計會是個晴天吧。


金蓮回到家,武大和紅蓮麵上才放鬆了下來,可是一聽到她要去西門府上居住幾天,兩人一副驚恐擔憂的模樣,讓金蓮心裏又是溫暖又是好笑。


“你們放心,我也去不了幾天,西門慶的母親過六十大壽,相信在這個節骨眼上,他也不會作出什麽過分的事情來。再說了西門慶雖然不像個好人,但是我也不會那麽容易被人欺負去的,”金蓮自信滿滿的神情雖然讓紅蓮擔憂去了幾分,但是一想到西門慶出手狠辣的模樣,她就覺得這次金蓮入住西門府並不是那麽簡單就能應付過去的。


“金蓮,我還是有些不放心,西門慶那人生性殘暴,又喜愛美色,我真怕你一進去便出不來了,”紅蓮內心越想越是憂慮,“要不你出去躲幾天,等過段日子你再回來。”


見武大也有些意動,金蓮急忙出口打住,“你們也知道西門慶的為人,若是我現在走了,那你們怎麽辦,我可不想因為我的緣故把你們置於險地。”


見紅蓮還想開口,金蓮收斂了笑意,正色道,“紅蓮,武大哥,咱們認識的時間雖然隻有幾個月,但是我早已把你們當成了我的家人,相信你們亦是如此。這次我答應西門慶的要求也並不是完全被逼迫的。”


“上次丁闊的事情幸虧有他出手相助,明麵上這個人情是一定要還的,還有咱們在這陽穀縣勢單力薄,若想站穩腳跟,不借助此地的勢力是不行的,丁闊的事情對咱們來說就是一個警鍾,此次去西門府,若是真能幫到西門慶,咱們即還了人情,也算搭上了關係,以後做什麽事情也不至於這麽被動。”金蓮有條不紊的分析著,明媚的雙眼在燭光的照耀下清澈無比,也正是她這副鎮定、淡然的模樣漸漸撫平了武大他們內心的憂慮。


“不管怎樣,你萬事小心,若有什麽解決不了的事情,一定不要瞞著我們,”紅蓮早已紅了雙眼,她也不知怎麽了,當聽到金蓮口中的親人二字之時,隻覺得整顆心好似泡進了溫泉裏,酸酸的,暖暖的,不知不覺,眼淚就出來了。


武大手忙腳亂的急忙遞出自己的帕子,又怕紅蓮嫌棄,期期艾艾的又想縮回去,卻被金蓮一手奪了過去,放到紅蓮的手中。


“紅蓮姐,我別的本事沒有,逃跑的本事還是可以的,所以,你們不要再擔憂了,啊?”金蓮笑道,“武大哥,我走之後,紅蓮姐和鋪子就交給你了,你可要好好照看啊。”


“這個你放心,我就是豁出命來,也不會讓紅蓮受到任何傷害的,”武大此時已恨死了自己的無能,自從來到這陽穀縣,家裏的大事小事都要靠金蓮來解決。雖然現在日子過得不錯,可是一碰上丁闊西門慶那樣的惡人,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如今金蓮被逼著進西門府,雖然她嘴上說的輕鬆,可是那樣的惡人,那樣的勢力,一個弱女子又怎能應付的了。


到了此刻,他也深知金蓮的脾氣,既然她已經決定了的事情,那是再怎麽說也勸服不了的,如今唯有把她交待的事情都辦好,她才會安心吧。


三人又說了一會子話,便各自去休息,雖然都已是極累,但是紅蓮和武大兩人愣是翻騰了半宿也沒睡著,而他們擔憂的對象金蓮倒是蒙頭呼呼大睡,讓半夜潛進來的龍天行鬱悶了半天,直到寅時方可離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