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望江樓
loading...

秋風秋雨愁煞人,盡管細雨綿綿,帶來絲絲的陰冷,但是在此處你看到的不是寂靜,而是滿眼的繁華。


望江樓,臨江而建,三麵環水,上下共五層,是陽穀縣有名的高樓。


望江樓附近是陽穀縣的繁華地段,最大的珠寶行、酒樓、成衣鋪子都盤桓在此處,現在雖已戌時,但依然燈火通明,細雨中,來來往往的馬車,軟轎與打傘的行人絡繹不絕,此時才是各家商鋪的黃金營業時間。


金蓮坐在軟轎裏,聽著外麵的喧鬧,麵上卻不為所動。外麵的光線時不時的從轎簾處透過來,打在女子的身上,斑駁的流光暗香浮動,隱隱透出一絲神秘的氣息。


此時的金蓮卻是在想西門慶的用意,上次他出手相助擺平丁闊的事情,雖然讓她少去很多麻煩。但是和這樣一個人打交道,她寧願用自己的方法去處理,也省的欠他一個人情。


她是十分不願和西門慶有任何瓜葛的,可是此刻除了她,家裏那些人誰還能出來和他交涉,金蓮暗暗歎了一口氣,既來之則安之,不管他有任何企圖,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程金蓮也不是那麽容易給欺負去的。


“潘小姐,到了,”隨著聲音響起轎簾也被掀開,那小廝恭敬的彎下腰,請金蓮上樓去。


聽著耳邊絲竹聲聲,再望向眼前燈火通明的望江樓,金蓮壓下內心的思緒從容的下了轎子,輕移蓮步邁向了四樓。


“金蓮姑娘,請坐,”西門慶依然一身紅色衣袍,一雙桃花眼波光瀲灩,白玉無瑕的俊美臉龐帶著無盡深意望向眼前的白衣女子。


金蓮輕輕頷首,屋子裏並沒有別人,隻有西門慶自己,包括那個迎自己進來的小廝也被安排在門外守候。


不過她倒也不怕,西門慶對自己雖然有興趣,但是應該不像小說中所描寫的那樣,想霸占自己。和他見過幾次麵,感覺他不像是一個紈絝子弟,這個人背後有多少勢力,她不清楚,隻覺得此人莫測高深,和印象中的西門慶出入頗大。


“不知西門大官人讓小女子來,有何見教?”


西門慶為金蓮倒了一杯茶之後,便安然的坐在對麵,手指輕輕叩著桌麵,隻是眼神一直落在金蓮身上。


金蓮莫名的感覺到不舒服,他的眼神很有侵略性,帶著審視,仿佛要看透自己。


“不知姑娘今年芳齡幾何?”西門慶的嗓音略低沉,所以語氣中未見輕佻,倒是帶有一絲磁性的魅惑,讓金蓮心裏微微一怔。


她麵色如常,隻是也略帶審視的望著眼前的男人,“西門大官人,不覺得這樣問有些唐突了嗎?你當日助我一事,小女子心存感激,今夜赴約也是想看大官人有何事可以讓小女子代勞,至於其他的就免談了吧!”


西門慶眼眸幽深,突地大聲笑了起來,“金蓮姑娘,不愧為女中丈夫,說話甚為灑脫,讓子泉佩服至極!”


金蓮嘴角微微上翹,竟不置可否。


西門慶按捺下心中的驚訝,斂眉正色道,“其實,今日請姑娘前來,確實有個不情之請,”他看了看對麵依然淡然的女子,接著道,“子泉想請姑娘去府中稍住幾日,不知姑娘可否願意?”


金蓮微微驚訝,冷然道,“大官人是在說笑嗎?金蓮一出嫁婦人,與大官人又非親非故,怎好去你府中居住?大官人這是想致金蓮名聲何在?”


“姑娘,不要驚慌,子泉並無唐突姑娘之意,你與武大之間的種種,雖然在下並不全然知情,可是你們並非真正夫妻,不是麽?”西門慶眼神灼灼,帶著毋庸置疑的氣勢。


金蓮雖然不想暴露與武大之間的事情,可是這段日子在陽穀縣的所為,在有心人眼裏,倒也隱瞞不了這樣的事實。她冷冷的望著西門慶,想從他的神色中看出點什麽,無奈他一臉的笑意,這樣的人心思隱藏的如此之深,倒讓她暗自警醒起來。


“西門大官人說此話是何意?”金蓮皺了皺眉,“雖然日前大官人幫了我們,我們也願意竭盡所能的報答你,但是你剛才所說的可是我們的私事,似乎與您毫無幹係,所以就不要再往下談了吧。”


西門慶看著女子眼中的拒絕之意,有些懷疑自己的魅力,想他西門慶在這陽穀縣,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人物,無論樣貌、家世也算是上上之選,為何到了此女子眼中,竟是避如蛇蠍,一點都不想與他沾上關係。


這一點他真是猜對了,金蓮確實不想與他沾上半毛錢關係,若不是因為丁闊的事情,她何須過來應約,現在離小說中所說的武鬆出現的日子亦不遠矣,她可不想節外生枝。


“其實,子泉也並沒有其他意思,我與姑娘雖然隻見過幾次麵,但是姑娘的品貌性格無不讓子泉心動,所以才有剛才的冒昧之舉,還望姑娘不要介意。”西門慶此時已站起身來,眼中帶著傾慕,慢慢踱步到金蓮麵前,挺拔的身軀擋住了部分的光線,隱隱帶著一種威勢。


此人倒真能裝,金蓮暗想道,她可沒有感覺到西門慶對她有何愛意,雖然前世自己並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愛過什麽人,可是喜歡一個人和被人喜歡都應該是有感覺的,在西門慶麵前,她感覺到的是審視和算計,對,就是算計。


他莫不是以為自己一個單純的女子,看到他這樣的大帥哥就會暈頭轉向,然後他就可以對她為所欲為。


不過他到底對她有何企圖,金蓮自認原主的姿色還未達到那種傾國傾城的高度,再有這原主手中一沒有驚人財富,二沒有驚世武功,倒引出多番人馬的試探,真是怪哉。


西門慶並未放過金蓮眼中的任何異常,隻是她的眼中有懷疑有驚訝就是沒有他所期盼的驚喜和害羞之意,這倒讓他不知該如何開口了。


----------------------------------------


以後的每日的更新雪就放到晚上了,因為白天確實太忙了,所以各位親可以等到第二天看,嗬嗬,還是那句話,希望親多多支持,收藏、推薦評論多多的砸向雪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