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出手
loading...

“各位鄉親,我們武大餡餅雖然初來貴寶地,可是做生意講的是信譽,我們自不會拿著各位顧客的性命開玩笑,所以製作餡餅的原材料包括每一道工序都有嚴格的把關,所以我敢以自己的性命起誓,我們武大餡餅絕對沒有任何問題,至於這位死者,雖然經丁爺口口聲聲說,是吃了我們的餡餅而死,那麽作為武大餡餅的主事人,我也要為我們自己討回個公道,所以懇請各位鄉親,請將陽穀縣的仵作和保和堂、送安堂的大夫請來,讓他們診斷一下他的死因究竟為何?”金蓮一口氣說出,竟不帶任何停頓,然後她有從懷中掏出一個銀錠,舉起手來。


“這是十兩銀子,就當是各位去請仵作和大夫的薪資,還請有心之士速速將他們請來,好洗刷我們的冤屈,”身著一身素衣的女子,麵容嬌美,看似柔弱,話語間卻帶鏗鏘之力,讓在場的人無一不信服。


眼看著他們的目光全部落在自己的手上,金蓮的心裏才稍定一下,感覺到眼前有一個巨大的陰影站在自己的麵前,抬頭一看,便看到一雙盛滿怒意的陰狠的眸子。


“臭女人,少在這裏耍花樣,”丁闊手一伸,欲奪過金蓮手中的銀錠,卻被金蓮一閃而過。不由惱羞成怒,狠狠的伸出自己的右手。


“啪,”眾人心內一驚,尤其是武大和紅蓮,看到五大三粗的丁闊欲對金蓮下毒手,不由得驚叫出聲,可是還沒等他們跑到金蓮身邊,就聽到一聲慘叫。


就在眾人都為那美麗嬌俏的女人捏把冷汗的時候,眼前的一幕讓他們大感意外。


原來是那個五大三粗的黑臉大漢丁闊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卻不知何時,一個高大挺拔的紅衣男人站在了金蓮身旁,俊美無匹的臉龐上一雙幽深的黑眸泛著冷冷的光注視著躺在地上的丁闊。


“西門大官人,”眾人驚呼道,他怎麽來了,而且還出手了。


金蓮有些怔楞的望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西門慶,其實剛才丁闊那一巴掌自己完全可以躲得開。隻不過在那一刹那,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內力襲向自己的方向,讓她生生忍住了自己的動作。


“你沒事吧?”西門慶一臉淡然的望著金蓮,好似剛才並不是他出的手。


“唔,沒事,謝謝,”金蓮看不出眼前這個男人的想法,隻好中規中矩的回了句。


“西門大官人,你,”丁闊縱橫此地那麽多年,又豈會不認識陽穀縣赫赫有名的西門慶,他捂著自己疼的火辣辣的臉龐,掩住內心的憤怒和驚訝,緩緩的從地上爬將起來。


“丁闊,”西門慶並不同他廢話,冷哼一聲,直接步入正題,“這個鋪子裏的老板是我的至交好友,你們過來尋滋鬧事,是否太不把我放在眼裏?”


眾人麵麵相覷,皆是驚訝萬分,這武大和西門慶什麽時候這麽要好了?


他們內心感到疑惑,卻更比不上當事人內心的驚駭程度。武大仍然對幾個月前的那場毆打事件記憶猶新,這位西門大官人喜怒無常,手段淩厲,且身份地位使然,他可沒這個福分交上這個朋友。


隻是眼前似乎並不是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因為鬧事的人還沒有離開。


丁闊自然知道西門慶的脾氣,此人城府極深,而且身後的勢力極大,更何況為人陰險狡詐,他可惹不起,可是今日之事就這樣揭過,他又心有不甘。


“西門大官人,你既然如此說,我們自然是要賣給您個麵子。不過此事事關我兄弟的性命,俗話說得好,s-a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他們做的餡餅吃死了人,不能就這樣輕易的放過了吧!”丁闊小心翼翼的說道,嘴角因為疼痛略有些抽搐。


西門慶盯了他片刻,忽然笑道,“早聽聞四倉街丁爺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丁闊臉色一白,今日這戲到了如此地步,已經不容他退縮了,既然已經得罪了此人,那他更不可能無功而返。


金蓮冷眼旁觀著兩人的互動,這西門慶是想用自己的勢力嚇退丁闊,可沒想到這個丁闊居然如此硬氣,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得罪了他,讓他甘願付出如此大的代價也要折損自己的鋪子。


“西門大官人,”丁闊也不捂臉了,直愣愣的抬著頭說道,“我兄弟正值壯年,家中有老婆有孩子,是家裏的頂梁柱,如今撒手人寰,以後讓他的老婆孩子如何過活?我丁闊雖然是個粗莽漢子,可是也知道養家糊口,教養子女是男人的責任,我這兄弟這一去,獨獨留下他那弱妻幼子怎不叫人可憐?”


聽完這個家夥冠冕堂皇的話語之後,連金蓮都覺得自己真是愧對那對孤兒寡母了。眼看著眾人的眼神開始慢慢轉變,她心裏驀地一驚,不能因為一時的憐憫讓自己陷入這等進退兩難的境地,更何況這個丁闊目帶凶狠,若是這次讓他們得逞,以後武大他們還怎麽在陽穀縣生存下去。


“這位丁爺說的真好,”金蓮緩緩踱到丁闊的麵前,一雙杏眸直視著他,“隻不過,你家這位兄弟的死現在與我們有沒有關係還沒有定論,現在說這個是不是言之過早,不過,作為一個女人,我非常同情那對孤兒寡母的遭遇,我想他們也希望盡快查出殺害自己親人的凶手,好讓親人安息,對不對?”


丁闊黑著臉望著女人眼中迸發出的淩厲的光芒,隻覺得她似乎已經看透了自己的內心,不由得冷汗淋淋。


西門慶饒有興趣的望著金蓮,黑眸中閃過一絲驚訝,卻沒有再說什麽。


“快。快,仵作和白大夫來了,”外麵有人嚷嚷道,片刻之後,一個麵帶精光和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出現在金蓮的視線裏。


丁闊本欲命令手下阻攔住他們,可是西門慶的家仆們卻已將他們團團圍住,他不禁有些惱恨的望了一眼西門慶,卻發現他的眼神更冷,不由得內心更加慌張起來。


--------------------------------


每天做不完的工作,真的是要煩死了,又是這麽長時間不來更文,雪是真心的慚愧,別的不多說了,希望親們還沒有放棄雪,謝謝!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