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王家公子
loading...

“前麵就是武家香,少爺,您慢點!”王府的小廝郭六子跟在一個穿著鮮豔的年輕男子後頭,仔細一看,那男子正是那晚在酒樓裏的王家公子王瓊。


他的家裏在陽穀縣還算是數得著的,世代做的是棺材鋪的生意,雖然說出去不好聽,可是利潤卻相當可觀。


王家老爺子就王瓊一個寶貝兒子,就想著把生意托付給他,隻可惜從小寵到大的寶貝疙瘩對他們家裏的生意極其嫌棄,整日裏和一群狐朋狗友吃喝玩樂,不務正業。


不過王瓊雖喜歡玩樂,可是心思單純,做事情也有些一根筋。自從那日在酒樓見到了程金蓮,心裏就一直念念不忘,不過他可沒有其他想法,隻是對程金蓮單純的欣賞而已。


昨日裏聽說程金蓮家的鋪子開張了,本想來湊湊熱鬧,可誰知被自己的父親鞠在家裏,非要自己學看賬本。


王瓊心中雖不願,可是卻不敢忤逆自己的老父,所以在家裏老老實實待了一天,今日好不容易父親出去收賬,他才得空出來,這不一出來,便朝著武家香的砂糖街直奔而來。


老遠就聞到那一股股甜香,王瓊隻覺得心曠神怡,他吃過幾回武大做的餡餅,口感新奇,甜而不膩,這回聽說又出了新品種,早就想來嚐嚐了。


“小六子,你說少爺我今日穿著如何?”王瓊突地停住了腳步,轉過身來非常認真的望著郭六子。


郭六子正低著頭急乎乎的跟著王瓊向前走著,沒料到自己少爺突然就停住了,幸好自己反應及時,沒撞上去,聽到王瓊的問話,他連想都不用急忙回道,“少爺今日的打扮簡直如潘安在世,俊朗非凡啊!”


“嗯,好,”王瓊滿意的點頭笑道,“小六子,要不怎麽說你最懂得少爺我的口味呢!行了,待會兒,想吃啥,買啥,別跟我客氣啊!”


“是,是,謝少爺賞。”郭六子喜笑顏開道,不過,心裏卻在做嫌棄狀,少爺,你要再這麽穿衣打扮下去,估計走到大街上真的會被當成一隻孔雀的。


王瓊很開心的轉過身來繼續走,心想,雖然那位金蓮姑娘不一定記得自己,可是以後每次見麵一定要給她一個好印象。


程金蓮此時正站在鋪子門口,伸著懶腰,準備將梁上掛著的壞燈籠換下來,不經意抬頭間,就看到一個移動的色彩調和板向她走來。


來人穿著很不一般,以寶藍色為底色,上麵卻用黃色的絲線繡製而成的蘭花,大片大片的,實在有些突兀,而更加令人意外的是,他外麵又罩著一件綠色和紅色相間的短坎,腰間束著橙色的綬帶,再加上一些其他色彩的裝飾,差不多湊齊了七種彩虹色,真是讓人過目不忘,而且百分之百的回頭率。


程金蓮連連呼氣,這個男人在現代的話,肯定是一位非常風尚時髦的色彩達人,隻是,擱在現在,讓她感覺隻想打人。


彩虹男人對著她隻裂開嘴傻笑,讓程金蓮有些摸不著頭腦,要不是他眼中並沒有褻瀆之意,她估計早就回鋪子裏了。不過看著這麽個色彩斑斕的活動體,她是真心不想再多看一眼。


“潘姑娘,哦,不,潘小姐,”王瓊突然覺得有些口幹舌燥,今日的程金蓮與那晚見到的又不一樣,那晚上她的氣質偏冷,看起來凜然不可侵犯。


而今日一襲水黃色衣裙的她,看起來格外清新動人,尤其是她的麵容平和,一對如水的雙眸驚訝的望著他,讓他隻覺得身心像被使了咒法一樣,大腦也停止轉動了。


“我夫家姓武,這位公子,”程金蓮好心的提醒道,不去看他的衣衫,這個人的麵容還有些熟悉,莫不是在哪裏見過?


“哦,武家小娘子,我家少爺想買餡餅,嘿嘿,不知還有沒有得買?”郭六子忍不住插口,他家少爺啊,一看見漂亮女人就結巴,不過眼前這個女人長得確實不錯。


“哦,”程金蓮拿著燈籠,淡笑道,“鋪子裏麵有,你帶著你家少爺進去吧,我們鋪子新開張,頭三天都是九折優惠。”


王瓊好不容易恢複了心神,正想在接口說話,卻被自家小廝拽著進了鋪子,他本想大吼,可是又怕嚇到了那位金蓮姑娘,所以隻好任由著小六將自己拽進了鋪子裏。


不過,片刻之後,他就被裏麵的情景轉移了心神,原來他們鋪子裏的櫃台安置在最裏麵,外麵放了幾張看著裝飾明快的桌椅,上麵的布藝采用了那種淺淺的綠色,看起來清爽怡人,而四周的牆壁上均畫了簡潔清新圖案,一片溫馨景象,這真的和陽穀縣其他的點心鋪不一樣。


王瓊雖然不懂什麽鋪子裏的擺設和布置,可是他處身在這裏,就像待在一片山明水秀之間,簡單,而又富有親切感。


不像他們家裏的棺材鋪,總是給人陰暗恐怖的感覺,王瓊幾乎瞬間便愛上了這裏,他激動的四處觀望著,一臉興奮的表情。


郭六子一看少爺這表情,暗道這回少爺可別犯病啊,這可是人家的鋪子,他再喜歡也不能為所欲為吧!


“小六,你看這裏多漂亮,多美好,要是讓我整天待在這裏,我也不會煩的,”王瓊喃喃自語道。


櫃台後麵的紅蓮好笑的望著這對主仆,對於王瓊的反應,她早已見慣不慣,因為當金蓮布置好這裏時,他們進來的第一反應也是如此,待在這樣一個充滿希望的環境裏做生意,那真的是一種享受呢!


王瓊喜歡歸喜歡,不過倒還沒有像之前那樣過分,他讓紅蓮包了各種口味的餡餅,然後付給了紅蓮一大錠銀子。


“這位少爺,用不了這麽多,你……”紅蓮正欲找錢給他。


此舉卻被王瓊製止,他很慎重的說道,“這位姑娘,我想打聽一件事,剩下的錢就當是酬勞吧!”


紅蓮有些訝疑的望著他,“不知少爺想問什麽事?”這個王瓊她以前見過幾次,不像其他富家公子那樣令人討厭,所以她倒也不擔心他會做出什麽不雅的舉動。


------------------------------------


越是這個時候,越忙,我們放假不知道等到什麽時候了,各位親,你們什麽時候放假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