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女**
loading...

龍天行冷寒的目光一直盯著橫躺在床上的金蓮,他的雙眸中閃過驚濤駭浪,越發顯得詭異莫測。


這個女人難道真的不把他的話當回事?這都離他規定的期限已經過去了幾天,可她一點動靜都沒有,居然還隻顧著專心鼓搗自己的什麽武家香餡餅,這個女人,實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程金蓮睡夢中隻覺得燥熱不堪,突然渾身感覺到一股涼意,實在是舒爽至極,不由自主的哼嚀出聲。


“嗯,”她無意識的嚶嚀在這空寂的夜色中顯得**之至,龍天行的眼眸變得更加的幽深。


他依然一身黑色衣袍,身影高大挺拔,氣勢威嚴,站立在程金蓮略顯狹窄的閨房裏顯得非常突兀。


他感覺到程金蓮已經陷入黑甜夢想,因為此時的她呼吸綿長,這讓他不禁有些懷疑自己的選擇,警覺心如此低下的人,會完成他的任務嗎?


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床邊,屋子裏陳舊的紅漆桌子上,立放著的一個銀質燭台,上麵的蠟燭並沒有吹熄,偶爾爆出“啪”的燈花。


燭光雖然不至於將屋內的每一件陳設都看的清楚,可是床上的一切正好在它的照射範圍之內。


所以,在明亮的燭光下,金蓮充滿魅惑的臉龐非常的清晰,就連閉著的眼睛上方的睫毛微微卷著,若是數的話認真些估計也能數個清楚。


龍天行從未這麽認真的看過這個女人,自從幾年前知道她的所在,他一直命令自己的屬下暗中跟著她,當然對於她的人生,他也從未強行幹涉過,包括她後來嫁給武大,他也一直持著觀望的態度。


對於眼前這個女人,他了解的不多,也不想去了解,自己身為天煞盟的盟主,這些凡人還從未進過自己的眼中,之所以對她諸多關注,隻是因為他們盟中的一本天書指明此女子擁有洪淵之息,能助他奪取龍焱。


所以,隻要她不死,按照著天定的命運繼續走下去,就會幫他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隻可惜,在幾個月前,他曾近找到過她,威逼過她,沒想到這個女子是如此的膽小,再加上她人生的坎坷,她居然選擇了輕生,也正是如此,她的魂魄離開了原身,不知飄向何方,而重新占據她身體的便是這個從未知的地方跑過來的靈魂。


龍天行看著她緊閉的眼睛,心中卻在想,她若是此時睜開眼,會不會被嚇到?想起她那雙慧黠的雙眸,那裏麵隱藏著的絕世風華引得無數人側目,尤其是她眸子裏的那種自信也曾讓自己有過晃神不是嗎?


正當他失神之時,女子的眼眸不知何時已經睜開,她輕輕的“咦”了一聲,眼中全是迷茫。


龍天行正是被她的聲音驚醒,恍然間才發現自己與她的距離是如此之近,居然站在她的正上方,不過,她現在已經清醒了,為何是如此神情?


“帥哥,沒想到你會跑到我的夢裏?嘻嘻?你怎麽長得那麽帥?”程金蓮仰望著頭頂的那張俊臉,濃黑的眉毛,幽深的雙眸,高挺的鼻梁,尤其下麵那張殷紅的嘴唇顯得性感無比,雖然整張臉氣質偏冷,可是在燭火的照耀下,是那麽的秀色可餐,讓她食指大動。


龍天行聽了她的話語,眉眼中閃過一絲怒氣,驚覺到自己居然沒有戴麵具,竟讓她看個正著。


“大膽,你居然敢**我容貌,你……”龍天行的怒氣還沒有發泄完,就被程金蓮下一個舉動給打斷了。


“嘻嘻,真香,”程金蓮親了之後嘴巴還吧唧吧唧品了品味道,仿佛喝過了陳年老酒一般,回味無窮。


而被**的盟主大人傻愣愣的捂著自己的臉龐,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居然被這個女人給偷親了,英明神武、天下無敵的他怎麽可能會遭遇這種狀況?


得逞了的程金蓮又閉上了眼睛,嘴角露出一絲滿足的笑意,仔細聽,還能聽到她的囈語,“我終於親到你了,這次你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吧,帥哥……”


鋪子開張的第二日,武大和紅蓮早早的起床,準備做餡餅,他們今日做的不多,因為那些客人才光顧過,而且都是大批量的買的,估計也沒有那麽快就吃完。所以他們每樣口味就隻做了一二百個。


鄆哥和柳氏早早的便過來幫忙了,他們昨日得了那麽大的紅包,幹得自然更加起勁了。


等到程金蓮睡眼惺忪的起來,便看到井然有序的鋪子已經打開門做生意了,便對著一臉笑意的柳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姐姐,你起床了,”小丫頭玲瓏今日穿了一身水綠色的裙子,頭上紮著兩個小辮子,顯得異常可愛。


“是啊,今日玲瓏乖不乖?”程金蓮蹲下身來,抱著玲瓏走到了廚房裏,看到桌子上蓋著的飯菜,心裏一陣暖意。


“和姐姐一起吃飯,好不好?”她輕聲問道。


“我吃過了,姐姐,你快吃吧!”


“哎,小丫頭果然貼心,怪不得你娘那麽疼你,”金蓮輕輕撫了撫玲瓏的小臉蛋,隻覺得光滑無比,突然想起昨晚上自己的夢境,自己真的親到了他,嗬嗬,感覺還真不賴,不過看著他黑臉的樣子,那才真是有趣呢?


“想什麽呢?那麽入神?昨晚是不是做美夢了,大早上過去看你的時候,閉著眼睛還在那裏笑。”紅蓮端著筐子走了進來,一臉的促狹。


“嗬嗬,”金蓮急忙以笑掩飾自己的窘態,“什麽美夢啊,夢見被大黑咬了一口,算不算啊?”


“大黑?”紅蓮有些驚訝的問道,“誰呀?”


金蓮吃飯最後一口飯,隻覺得渾身舒泰,看著紅蓮臉上的神情,不由得笑道,“哦,我家之前養的一條狗!”


“哦,嗬嗬,你這個丫頭,存心拿著我開涮呢!”紅蓮又氣又笑,說出的話居然越來越像程金蓮的風格了。


兩個人領著小丫頭來到前麵的鋪子裏,今天的客人還不少,有的居然是從外縣過來的,他們都是慕名而來。照著這形勢來看,這武家香馳名大宋指日可待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