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吃不了兜著走
loading...

“**的才是神經病,你們全家都是神經病。”程金蓮終於找到一個宣泄口,她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狠狠的瞪著他們。


“還有你,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啊,說我的葫蘆破,十個你也比不上我的葫蘆的一百分之一,我告訴你,你今天不把我的葫蘆給撈上來,老娘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男人本來心裏還有絲愧疚的,可是看到程金蓮凶狠的模樣,他身上的劣性也被挑起來了。


“哼,我西門烈長這麽大還從來沒被人威脅過,尤其還是個女人,”他冷冷的笑著,眼中的神情讓人不寒而栗。


程金蓮氣急反笑,“怎麽?還準備打我?不管你誰西門烈還是東門烈,我告訴你,今天,你惹了老娘,老娘還就跟你杠上啦”。


她猛的一推西門烈,西門烈不防,被推了個踉蹌,旁邊的女人嚇得驚叫起來,沒想到這個醜陋的女人居然如此凶悍。


“鬼叫什麽?”程金蓮狠狠的瞪了那個女人一眼,她才不顧西門烈s-a人的眼神呢,跑到海邊,緊緊的盯著那平靜的海麵,她的寶貝葫蘆啊,現在也不知道沉到什麽地方了。


她試試念動咒語,看能不能將它收回來,可是任她念了十遍八遍,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不禁有些泄氣了。


“烈,我越看她越像神經病,要不咱們還是走吧。”那個波浪長發的女子輕輕搖著西門烈的手臂,嗲聲說道。


西門烈輕輕點了點她的鼻子,嬉笑道,“要不咱們去開間總統套房,接著來。”他真是愛死眼前這個女子的嬌媚的樣子了。


“哎呀,你看你,還有外人在這兒呢。”女子的嗓音簡直酥麻入骨了,西門烈的注意力漸漸被她吸引住了,他隻覺得眼前這個女人似乎更加**了,他情不自禁的想把她擁進懷裏,好好蹂*躪一番。


程金蓮見回收葫蘆無望,氣的隻想將那個臭男人大卸八塊,等她回過頭來,看到那對狗男女上下其手的互相撫摸著,真真不知廉恥,程金蓮暗罵道,咦,等等,那個女的怎麽?她的眼眸一深,右手緊緊的握住了自己的那把桃木劍。


西門烈隻覺得渾身燥熱,而越貼近懷裏的女人越覺得清涼舒服,他恍恍惚惚的越來越深入,絲毫沒有意識到懷裏的女人已經大變身。


尖利的手指甲露著森森的白光,那形如骷髏的手臂漸漸的圈上了西門烈的脖子,女人蒼白的臉若隱若現,唯一清晰的便是她那嗜血的雙眼和淌著血的嘴,她漸漸的靠攏了西門烈的脖子,突然張開了血盆大口,上下兩顆長長的牙齒閃著銀色的光芒。


我擦,程金蓮不禁爆了**,這個女鬼是**還是吸血鬼,她拿著桃木劍沒有馬上出手,因為,心裏還在恨著那個臭男人,讓你色,這回可真讓你碰到了一個色中厲鬼,也算是對你的懲罰了吧。


女鬼張嘴湊近了西門烈的脖子就咬了下去,誰知,竟咬了個空,她也被狠狠的推開,抬眼便望見一臉驚駭的西門烈,他用手指著那個女鬼。


“安達,你做什麽?你怎麽變成了這個樣子?”原來就在剛才的那一刻,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尤其是脖子處遇到了強烈的寒意,仿佛從死人身上傳過來似的,他的腦子一個激靈,渾身的燥熱一掃而空,懷中那個暖玉溫香不知何時變得非常僵硬,如同摟了一具死屍似的,他急忙推開了她,卻在不經意間救了自己一命。


不過當他看到眼前這個蒼白如紙的女子時,嚇了他一大跳,他往後退了幾步,心中非常懷疑眼前的安達是不是已經被鬼附上身了,再看她的眼睛,西門烈強裝鎮定,心裏暗暗思索著逃脫之法。


那女鬼陰森的笑著,伸出手臂抓向他,“烈,咱們繼續吧,你不是很喜歡嗎?”依然是之前那嬌嗲的聲音,可是由著眼前的女鬼說出來,是那麽的恐怖,還令人作嘔。


西門烈壓下心中的恐懼,“等等,你別過來,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說完,急忙轉身往車的方向跑去,他抬眼便看到程金蓮愣怔在那裏,急忙說道,“你這個瘋女人,還不快跑。”


他的速度極快,已經迅速打開了車門,又將程金蓮塞進了車裏,然後又鑽到前麵的駕駛座上,想發動車子,卻發現鑰匙不見了,他氣的狠拍了一下方向盤,“媽*的,真是見鬼了。”


“你可不就是見鬼了,”程金蓮冷笑道,讓你剛才把我的蛇皮葫蘆給扔到海裏,否則的話,我早就把她給收了,這就是對你的懲罰。


那個女鬼已經擋在了車身前,深情的望著西門烈,“烈,咱們繼續吧,你不是很喜歡嗎?”她來來去去就是說著那麽幾句話,讓西門烈又是驚恐又是惡心的。


“怎麽辦?”西門烈不由自主的就想問問後麵的女人,這裏她是唯一的同伴,聯起手來還有可能打敗那女鬼,可惜得很,程金蓮此時正在幸災樂禍呢,她可不想就這麽便宜了他。


“我怎麽知道,這個鬼是個女鬼,也是你招來的,她想害的也是你,跟我可沒什麽關係。”程金蓮慢條斯理的說道。


西門烈終於在倒車鏡裏看到了剛才就到車上的女人的表情,一臉的輕鬆,完全的不在意,“唉,你怎麽這樣,剛才可是我把就救到車上的。”


“切,救到車上,你以為我想你救我啊,本姑娘行的端走的正,不做虧心事,遇到鬼了也不心驚。”程金蓮說完了這幾句話,非常灑脫的打開了車門,走了出去。西門烈嚇得隻喊,“你快回來吧,她會吃了你的。”


不過,結果證明程金蓮說的話是對的,那個女鬼根本就不理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守候在車外麵,深情的與他對望,令西門烈一陣抓狂。


再次搜尋鑰匙無果後,西門烈決定棄車,往西走大概不到一千米就是一個鬧市,不是說鬼怕生人多的地方嗎,他就不信自己跑不過去。


打定了主意,他迅速拉開了車門,朝著西邊的方向就跑,跑了幾步,他突然又裝過身,跑到程金蓮麵前,迅速扯著她的手臂就跑。


“喂,你拉我做什麽?”程金蓮覺得莫名其妙,你跑就跑唄,幹嘛拉上我,我可不想陪你送死。


隻不過西門烈的力氣很大,程金蓮根本就掙不開他的鉗製,隻能隨著他飛快的腳步向前跑著。片刻之後,她越跑越不對勁,前麵的那片光亮不知何時籠罩在了濃濃白霧中。


她心中一凜,覺得不對勁,急忙開口道,“站住,你若想求生的話就站住。”


西門烈沒想到這個女人到了這種關鍵時刻還囉裏囉嗦,不由得吼道,“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會站住的,你要找茬也要分場合好不好?”


“前麵是死門,”程金蓮大聲道,“進入了那裏,你就一腳踏入鬼門關了,你懂不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