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武家香
loading...

有銀子就好辦事,武大的傷在好藥好食譜的將養下,過了半個多月,總算恢複的差不多了。


而他們的店鋪因為一切準備就緒,錯過了初選的日子,就重新選了黃道吉日。


待到那一日,鞭炮響過之後,一大群人簇擁到了鋪子前麵,看著真是聲勢浩大,把程金蓮他們也嚇了一跳。


原來是因為這半個多月,他們一直沒有等到武大的身影,想吃餡餅也吃不到,熬了這麽長時間,就聽到這麽一個消息稱,他們居然在陽穀縣開了家鋪子,這不,相互傳送消息,到了他們開張這一天,都不請自來了。


他們的店鋪正麵是用紅色的木頭裝飾了一圈,上麵用綠色的、黃色的漆化成一幅幅可愛的逗趣的畫,上麵的牌匾左上角畫了一個卡通的武大的頭像,咧著嘴傻笑,這是程金蓮的手筆,他們的店鋪名字叫做“武家香”,金光閃閃的三個大字,明晃晃的格外引人注意。


“金蓮,今日來那麽多人,咱們會不會賠本啊?”紅蓮和金蓮穿了一身工作服,頭上戴著用白色的麵部縫製的高高的圓帽子,戴上雖說不是太好看,可是配著她們臉上的簡易口罩,和身上剪裁別致的白色工作服,看起來就別有一番味道了。


今日他們買一送一,又開發了好幾種口味,價格比之前還要優惠。看著今日來的少說也有幾百人,紅蓮就有點擔心她們這個規定會不會讓她們得不償失。


程金蓮在現代雖然不是什麽商業精英,可是處在那個猴精的經濟社會,什麽樣的促銷手段沒有見識過,就像她經常光顧的那家西點餅屋,就時常做些這樣的優惠活動,即穩定了客源,也拉攏了新的客人。


雖然今日價格比以往低些,可是,那些人吃過了他們的東西,享受到了這樣的優惠,肯定會對他們留下一個可親的印象,以後經常光顧他們的店那是肯定的。


所以程金蓮對著紅蓮眉眼彎彎,以非常肯定的語氣說道,“紅蓮,咱們不僅不會賠本,而且還會賺的盆滿缽滿的。”


雖然看不到程金蓮的臉,紅蓮也能感受到她嘴唇在上揚,眉眼裏的自信更是深深的感染了她,既然金蓮都說了,那麽以後肯定會像她所說的那樣發展的,她無比的相信。


她們不僅推出了買一送一的活動,而且y-i次忄購買五十兩還送價值十兩的禮盒的精裝版武家香,這禮盒裝的“武家香”不僅包裝精美,而且裏麵包著各種味道的餡餅,另外還附贈金蓮編製的故事的精裝小冊,所以,一推出來,就大受歡迎。


他們一共準備了五十個這樣的禮盒,結果當日就已經銷售一空,日成交額就已經達到了三千兩。


到了晚間,他們幹到打烊,兩個幫工和金蓮她們各個累的是筋疲力盡,不過,臉上都是止不住的興奮。


幫工是金蓮五日前請的,一個是鄆哥,一個是柳氏。


鄆哥平日裏也沒有生活來源,每日裏依靠著買些水果賺些生計,可是他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連溫飽都保證不了,尤其是家裏還有一個老父親,他又是個孝順的,所以日子過得很是緊張。


金蓮也是想到這一點,才讓他過來幫忙的,因為這個少年確實挺不錯的。至於柳氏,金蓮和她見過一麵之後便記在了心裏,得知她的相公至今未歸,想起她一臉困窘的樣子,金蓮就有些不忍心,正好鋪子裏需要人手,就去找了她。


而柳氏也正好在為生計發愁呢,在見到金蓮的那一刻,腦子裏雖然沒有印象,可是心裏卻覺得認識一樣,當金蓮開口讓她去自己鋪子裏幫忙的時候,她竟非常爽快的答應了。


柳氏帶著自己的女兒玲瓏來到金蓮的鋪子裏,她心裏本是忐忑的,可是金蓮和紅蓮還有武大待玲瓏非常好,而且女兒和他們相處的也很開心,這才安下心來做事。


不過,她倒沒想到活那麽輕鬆,而且金蓮給的酬勞很豐厚。尤其今天,店鋪開張,金蓮居然塞給她一兩銀子的紅包,讓她覺得真是又驚又喜。


“好啦,今日咱們鋪子開張,也算是順順利利,紅紅火火的,”金蓮端著酒杯,一雙媚眼異常明亮,如玉的臉龐上透著嫣紅,像是紅蘋果一樣引得人不禁想咬上一口,當然在場的人可沒有那個心思,在他們心裏,程金蓮的地位那簡直是高不可攀了。


“是啊,多虧了金蓮的主意,咱們今天生意才會那麽好,”武大也是滿臉的興奮,從小到大,見到的銀錢加起來也沒有今日見得多,而且還都是他們自己賺的,光是想想就開心的要命,要是自己的弟弟武二在這裏的話,他肯定也會很開心的。


紅蓮但笑不語,看著他們開心的神情,她心裏也感到久違的幸福感覺,原來人生可以這樣簡單啊!


他們鬧到了大半夜,各個喝的臉色酡紅,才回去休息。


天空中的圓月、點點星辰在廣袤的夜空中靜安其位,淡看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


金蓮不沾酒則已,一沾酒就有些控製不住了。以往自己的母親在世的時候,就知道她這一臭毛病,所以就禁止她飲酒。


今晚可能是太高興了,心裏也太放鬆了,所以金蓮忘了自己母親的約定,喝了不少的酒。紅蓮看著她醉眼朦朧的樣子,就趕緊扶著她進了屋子。


“金蓮,金蓮,”紅蓮輕喊了幾聲,卻不見床上的女人應聲,不由得有些好笑,便替她掖了掖被腳,掩門而去。


床上的程金蓮迷迷蒙蒙的,思維好像也陷在了雲裏霧裏,隻覺得身子也輕飄飄的,慢慢的睜開眼來,已經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思維不受控製,警惕心也降為零了,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敵人來了。


---------------------------------------


昨天雪在眾目睽睽之下,摔了個四腳朝天,當時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你說要是陌生人也好啊,可是他們都是俺的領導們啊,我的那個囧啊,嗚嗚,實在是無以言表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