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西門慶的女人們
loading...

“爺,那個潘金蓮原是清河縣大戶張家的侍女,自幼姿色出眾,被張大戶看中,想納她為妾,卻不知怎的,她居然拒絕了他的糾纏,張家的主母對她估計也有些妒恨之心吧,就隨意弄了份嫁妝,將她嫁給了隻見過一麵的武大。”


“他們在清河縣,也是以賣炊餅為生,後來,潘金蓮惹上了人命官司,就是清河縣的李家公子被害一案。後來查清居然是自己的夫人幹的,所以她才被無罪釋放。再後來,他們便搬到了陽穀縣這裏。”馬榮將打探來的消息一一稟道。


西門慶照舊一身紅衣,半躺半坐在紅木榻上,手裏把玩著一串綠瑩瑩的珠子,臉上似笑非笑,一雙桃花眼閃著不明意味的光芒,慵懶,俊美,卻又充滿了危險。


“你剛才說,李大福被害能夠查明真相居然是她一手促成的?”


“是,據當時在堂上的人說,這個潘金蓮也不知使了什麽本事,居然讓李大福的屍體指出了殺害自己的人,就是那位李夫人,當時,吳縣令和其他人無法,隻好判定她無罪釋放。”


“哦,”西門慶的臉上露出一絲淡笑,“有意思,這個女子看來身上隱藏著不少的秘密啊!”


馬榮卻搖搖頭道,“爺,我總覺得這個女人有些危險。”


“越是危險的事物,爺越是有興趣。”西門慶漫不經心的說道,這個女人不管怎麽說已經引起了他的興趣,他正愁著這段日子無聊之極,想找點樂子,這不,有人便送上門來了。


不過想起她已經為人妻的事情,西門慶心裏就覺得有點不是滋味。


“你覺得她甘心嗎?嫁給這樣一個三寸丁?哼,”西門慶慢悠悠的說道,一個如此美麗又有風情的女人嫁給了一個如此醜陋不堪的男人,應該是很不甘心的吧,可是為何她的眼神如此平和?


他從她的身上可沒有感受到一絲怨憤之意,而對於自己的外貌,他可是相當有自信的,沒有一個女人可以抵擋住他的**,可是她表現的卻很正常,尤其是自己有意無意之間釋放著自己的魅力,卻沒有任何回應。


“不甘心又如何?他們都已經成了親,隻要武大不休她,她總要被綁在他身邊的吧!”馬榮道。


“嗬嗬,你太不懂女人的心了,若是她願意,任何束縛都不能阻擋她的腳步,你跟了爺這麽多年,難道還沒見識過?”


馬榮的眼中閃過了然,他家爺說的也有道理,一個女人隻要是獻出了心,即使成了親又如何?就像這個院子裏的那位夫人,不就是因為看上了爺,拋棄了自己的自尊,帶著家產嫁給了爺嗎?


此時,門外有細細的腳步聲傳來,西門慶示意馬榮前去開門。他依然一副慵懶的樣子,斜斜的躺在榻上,忽而閉上了雙眸。


門打開來,一身水黃色輕紗覆身,內裏白色襦裙,身子瘦削,容貌如同盛開的水蓮花一樣淡雅的李瓶兒端著一個托盤頻頻嫋嫋走了進來。


“二夫人,您來了?”馬榮隻看了一眼,便低下頭去,畢恭畢敬的說道。


“嗯,”李瓶兒隻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目光便轉向榻上的男人,眼眸含情,專注而又熱烈。


“爺,”她輕輕的喚了一聲,端著自己精心熬製的參湯走到榻前,將托盤放在桌子上,轉頭便看到馬榮如木頭樁子似的立在那裏,麵色有些不悅的道,“我有些事要和爺說,你先退下吧!”


“是,”馬榮也不抬頭,身子迅速的向門外退去,然後關上了屋門。


李瓶兒這才挨著西門慶坐了下來,看著他俊美如斯的臉龐,禁不住伸手上去,輕輕的觸碰著他的肌膚,手掌下微微的酥麻感讓她瞬間失了神,突地一隻手將自己的右手握了去,回過神來便看到西門慶灼灼的眼神盯著自己。


“怎麽,將我的人遣了出去,說是有要事,難道就是這樣望著我發呆,嗯?”他嘴中呼著熱氣瞬間便將李瓶兒的半邊臉龐熏得紅了。


李瓶兒忍住心中的悸動,揚起媚眼兒,望著西門慶,輕聲道,“爺,還不是因為你這幾日不去我的房裏,萍兒想你了,你不去找我,我就隻能來找你了。”


望著她眼中的委屈,西門慶輕輕攥住她的手,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裏,“爺這幾日生意上的事情太多,委屈了萍兒,你放心,過了幾日,爺帶你去大運河上泛舟,到時候你想去哪就去哪,爺一日十二個時辰都陪著你,如何?”


聽著他低沉略帶魅惑的話語,李瓶兒忽然覺得自己這幾日的委屈突地就煙消雲散了,依偎在他充滿熱力的懷裏,隻想這一刻能夠到天荒到地老。


“官人,官人,官人不是回來了嗎,馬榮,我擋著我作甚?我要去找官人。”外麵一片喧鬧,西門慶眼中閃過怒意,他輕輕的將萍兒扶起,拍了拍她的肩膀。


李瓶兒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鷙,這個女人,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過來破壞她的好事,實在可惡。


此時門砰的一下被推開,大夫人吳月娘已經走了進來,她的眉眼比較端莊,身著一身水紅色的衣裙,別有一番風情。


當看到西門慶一臉的不悅時,她的眼裏瑟縮一下,不過很快便被嫉恨代替,可能察覺到西門慶的目光,她很快便垂下臉來,道,“官人,我以為你不在家,這不,外麵糧鋪的人過來找您商談些事情,我就貿然過來看看。”


“萍兒,你先回去,晚間我便去找你,”西門慶淡然吩咐道,他站起身,便往外走去,當走到吳月娘身邊之時,隻低聲說了一句,“再有下次,絕不輕饒。”


兩個女人各懷心思的彼此看了兩眼,便扭轉頭去,同時望向那個男人的背影,臉上均帶著一絲怨恨和期待。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