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金蓮的憂慮
loading...

程金蓮和鄆哥雇了兩個人將武大抬到了陽穀縣最好的醫館裏,武大除了胸前受到的那一腳還算凶險外,其他的都是皮外傷,之所以昏迷,是因為內心憂慮氣憤加上頸部的那一腳,讓他失去了意識。


白胡子大夫開了一張藥方,直接就在藥房裏抓好藥,然後熬好給武大灌了進去。


因為程金蓮交代要用最好的藥,所以,武大服用了一劑藥之後便醒轉過來。


“他隻要能醒過來,就說明凶險已過,你們要密切注意他身體體溫變化,因為經過雨淋,估計風寒入體,會出現發熱症狀,讓他多多飲水,房內保持潔淨,注意通風換氣,知曉了嗎?”老大夫又開了一個藥方,慢慢的叮囑道。


“好的,謝謝大夫,”程金蓮心裏終於鬆了一口氣,隻要沒有什麽大礙就好了,這位大夫的醫囑聽著還算靠譜,武大的身子骨還算不錯,估計將養一段時間就恢複的差不多了。


等把武大抬回家中,已經將近黎明,紅蓮得了鄆哥的吩咐,早已經屋子裏打掃好,將武大安置了,程金蓮才覺得自己的身子骨好像散架了,疲累的不行。


“金蓮,這一晚上沒睡,肯定累壞了,你先去歇一會兒,這裏我來照應著。”


“那好吧,”程金蓮點頭道,“武大那裏沒什麽事了,一個時辰後,將藥煎了,讓他服下就行了,還有,那個鄆哥,你替我多謝謝他,這裏是十兩銀子,你拿給他,權當是咱們的一點心意吧。”


“嗯,那好吧,”紅蓮心裏也是非常感激鄆哥,要不是他過來報信,武大此時估計更加凶險。老天保佑,幸好武大沒什麽事。


程金蓮回到屋子裏,衣服也顧不得脫,直接躺在了床上。


覺得身子疲倦至極,可是腦子裏像過山車似的,來回變幻著鏡頭,讓她頓生一種煩躁。


這個西門慶和小說中的人物差別不小,他看自己的目光並沒有那種**-邪的**裸的占有欲,而且看著勢力非常大,竟超出了自己的預想,自己不該在他麵前如此的高調的,這種男人一旦引起興趣,估計不好消除,對她來講,更是一件麻煩事。


尤其是她不想和這個人有任何關聯,一點都不想。


世間上的事若是都能按照每個人的意願發展下去的話,那麽也不會有那麽多的遺憾和後悔了。


模模糊糊睡了去,醒來時已是下午了。外麵的天氣早已放晴,空氣中略微有些濕潤,院子裏滿目蒼翠,在雨水的滋潤下,更現生機。


程金蓮隻覺得饑腸轆轆,爬起來便去廚房找東西吃,幸好紅蓮給她留了飯,一頓狼吞虎咽,解了饑餓之感,才走去武大的房間。


走至門口,便看見紅蓮細細的叮嚀著武大,武大在一旁憨厚的笑著,這樣一幅畫麵落在金蓮的眼裏,卻有著說不出的感覺。


紅蓮美麗,武大醜陋;紅蓮溫柔,武大善良;紅蓮遭受過被親人拋棄的痛苦,武大也與自己的弟弟生離;紅蓮在無望的生活裏始終守著內心的清明,追求一份真愛,武大想必心裏亦是這種想法,可是他們兩個外貌上的差距實在有些違和,在一起有可能嗎?


程金蓮站在門口,片刻之間腦子裏便略過很多的想法,最後,沒有結論,索性不再去想了,若是真心相愛的話,這些外貌神馬的都是浮雲。


屋子裏的兩個人終於發現了站在門口的程金蓮,武大輕咳一聲,“金蓮,你過來啦?”


不知怎麽的,望著金蓮清明的眼神,紅蓮隻覺得麵龐有些發熱。


“休息好了嗎?餓了吧?”


“哦,我已經睡飽了,而且肚子也填飽了,”程金蓮笑著說道,她緩緩的走進屋子裏,仔細看去,武大的臉色比昨晚上好多了,桌子上放著一碗還冒著熱氣的湯藥,估計是剛剛熬好的。


“昨晚那個惡人沒有為難你吧?”武大醒來之後,一直都想問問自己怎麽會到醫館的,當時的他隻記得那個惡人一臉漫不經心的神情,然後指使下人對他進行毆打時的狠戾,讓他不禁心生寒噤,自己是如何昏過去的竟是一點記憶都沒有了。


程金蓮鳳眸微沉,卻很快恢複成明媚的模樣,“你放心,他沒有為難我,況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本事。”


望著她淡然自信的神情,武大也咧開嘴笑道,“是啊,我怎麽能忘了金蓮妹子的厲害了呢?”就譬如在清河縣的那一次,她的那種臨危不懼和強大的氣場震懾了所有人,估計,就連西門慶那等人見了也是不敢輕視她的吧。


程金蓮掏出錢袋子,遞到紅蓮的麵前,“這是從西門慶手裏要到的銀子,你拿著吧,給武大買點好吃的補一補。”


紅蓮有些吃驚的望著那袋沉甸甸的銀子,再看向程金蓮時,目光中就帶著深深的敬佩和其他的什麽了。


這次武大受傷,他們的手推車被鄆哥推了回來,還算無損,裏麵的餡餅賣出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散落在了雨水裏,直接損失六兩銀子左右。


他的醫療費加上藥費在三十兩銀子,贈送給了鄆哥十兩,還剩餘六十兩銀子,算是給武大的精神賠償和誤工費吧。


---------------------------------


再次重申,純屬虛構,與小說中情節大相徑庭,所以親千萬別拍磚,不喜慎入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