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與西門慶的第一回合(下)
loading...

敲開了門,前麵的馬榮先走了進去,程金蓮站在門口,便聞到一股濃重的酒味兒,熏得她腦子有點發懵。


“哇,”王瓊首先驚呼一聲,眼前走進來的穿著素色衣裙的女子竟然如此的美麗,尤其是她的那雙眼眸仿佛浸過水似的晶亮剔透,讓他的心禁不住猛烈跳了幾下。


西門慶拿著酒杯轉了幾下,抬眼,便看到了一雙震懾人心的眸子,他那漫不經心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愕,卻很快的恢複平常。


“你是武大的妻子?”西門慶淡淡的注視著她,麵上毫無表情。


無形中,程金蓮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壓力襲向全身,心中雖然有些猶疑,可是依然鎮定自若的望著西門慶。


“正是,民婦想問一句,為何將我相公傷成那樣,還不讓我們送去醫治,大官人莫不是以為隨意傷人,官府不會追究,還是您認為自己有這權利可以草菅人命?”


“呼,”眾人聽罷都倒吸一口氣,除了西門慶之外其他人都眼含震驚的望著程金蓮,這個女子膽子可不小,居然跟和西門大官人叫板。


“嗬,”西門慶不怒反笑,他還從來沒有受到過一個女人的指責,心中竟覺得如此的好笑,“你叫什麽名字?”


望著西門慶別有興味的眼神,程金蓮心中警鈴大作,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然後低下頭去,“民婦的名字不足掛齒,大官人莫要轉移話題,我家相公現在還橫躺在外麵,昏迷不醒,大官人是不是要給民婦一個說法?”


“你這女子實在太不識抬舉,沒聽到大官人問你什麽嗎?”景韓孫霍地站起身來,吼道。


程金蓮冷哼一聲,淡淡的望了他一眼,景韓孫莫名的覺得眼前的女子的氣場絲毫不亞於西門慶,而且,眸子裏的詭異幽深讓他的心打了一個突。


西門慶驀地笑了起來,一雙桃花眼波光瀲灩,“沒想到武大居然娶了一個如此厲害的女人,真是不知道是他的幸還是不幸,行了,看在你的麵上,武大之前對我的冒犯,我可以不計較,可是,女人,武大長得如此粗俗不堪,他實在是配不上你!”


程金蓮望著他充滿魅惑的眼睛,眼神依然清朗如初。她揚起明媚的臉龐,也淡淡的笑道,“我家相公如何粗俗,如何不堪,好像都與大官人無關。大官人出手將我家相公打傷,現在隻給我一個不計較的說法,似乎說不去。我們雖然無錢無勢,在您眼裏如螻蟻一般,可是您大官人欺淩弱小,想必已經落在了眾人眼裏,到了明日,傳了出去,於您的名聲有損,這樣吧,我明日將我家官人醫藥費清單送入您的府上,您照價賠償就行了,如果您答應的話,我們出去了還能幫大官人申辯一二,如何?”


“好,”王瓊禁不住叫了一聲好,此女子不卑不亢,有膽有識,在西門大官人的麵前還能有理有據的反駁,加以指責,實在是聰敏的緊,如此美麗又有智慧的女子怎麽會嫁給那個武大了呢,哎,真是可惜。


他正自惋惜之時,自然沒有看到景韓孫和貝長勳等人恨鐵不成鋼的眼神。


西門慶的麵色早已冷了下來,他目光灼灼的盯著程金蓮,片刻之後,他終於發現這個女人似乎毫不懼怕與他,而且也沒有受他的外貌所魅惑,她的眼神清明,而且隱有厲色,這樣的女人內裏必是一身的傲骨,想到此,他竟隱隱有了興趣。


“瞧瞧,我西門慶自出道以來還從未受到過一個女人的威脅,”西門慶站起身來,一身紅色的衣袍在燭光的照耀下,光華浮現。


“不過,我同意,你的建議。”他站在程金蓮的麵前,如玉的麵龐上自信滿滿,黝黑的雙眸中隱隱透出一種誌在必得的氣勢,“來人,取出一百兩銀子交給她,就當是武大的醫藥費。”


“是,”馬榮從懷裏掏出一個錢袋,掂了掂,然後遞到程金蓮的麵前。


程金蓮自然不會同他客氣,非常自然的接了過來,“西門大官人若是無事的話,民婦就先告退了,我家相公還在樓下呢,若是拖延了醫治時間,再有個三長兩短,估計這一百兩銀子也不夠賠償的。”


西門慶微微點頭,目送著程金蓮轉身離去,她的青絲如瀑,居然是一副少女的打扮,背影窈窕,一步一風華,轉眼間,便消失在樓梯口。


“大官人,你何必受她的威脅呢?在這陽穀縣,還不是您說的算,”景韓孫嘿嘿笑道,滿臉的諂媚。


西門慶冷哼一聲,卻不再理他,轉身回到原位,端起酒杯飲了一口,“王公子,剛才你叫那一聲好,可是有何含義?”


王瓊心思單純,聽到西門慶問他,便回道,“你不覺得剛才那女子有膽有識?而且,她和其他閨閣女子很不一樣,在我們麵前,沒有絲毫羞澀之意,能同大官人您針鋒相對,據理力爭,還當不得我一聲好嗎?”


旁邊的貝長勳和景韓孫聽完他的話後簡直要絕倒,他們從彼此的眼神中都看出這下王瓊完蛋了,得罪了西門大官人,以後還怎麽在這陽穀縣混啊?


可是本應該生氣的西門慶卻笑了起來,“王公子說的有理,這個女子卻是和其他女人不同。”


王瓊見西門慶認同了自己的觀點,感覺好像找到了同道中人一樣,很是開心,他舉起酒杯道,“西門大官人,我王瓊本來還以為你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不屑於同我們這些人打交道,沒想到你這麽的平易近人,我敬你一杯。”


西門慶含笑不語,也端起了酒杯,向他點頭致意。


貝長勳和景韓孫兩人瞧著他們這一舉動,簡直驚掉了下巴,這個西門大官人什麽時候這麽平易近人了,王瓊那傻子難道真的進了他的眼裏,兩人心裏都有所懷疑,可是眼前兩個人其樂融融的樣子倒也不像作偽,多想無果,他們也隻好小心翼翼的加入其中,一時間,雅間裏的氣氛到還算是融洽的很。


---------------------------------


雪下的好大,雪今天差點摔倒,嗬嗬,不過心情卻特別好,親,你們那裏下雪了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