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武大出事
loading...

“郭老,那您的鋪子是想租出去多長時間呢?”劉能抬眼笑著問道,他事先也得到了金蓮的吩咐,她租鋪子最少要一年,短時間內估計不會搬離這裏了,所以一定要問清楚這個問題。


“誰說我要租了?”郭老緩緩說道。


“嗯,”金蓮訝異的望著他,他不會又反悔了吧。


郭老短歎一聲,才接著說道,“這間鋪子我是要賣出去的,不是租。”


劉能“啊,”一聲,“您當初也沒說清楚啊?”他有些為難的望了程金蓮一眼,她的目的應該隻是想租一段時間吧。


當事人程金蓮內心卻暗喜,沒想到自己想的事情很快就能實現了,當初給劉能說的是要租一間鋪子,那是在沒有找打合適的地方之前,目前為止,在他們看過的幾個地方之後,這裏是最合她心意的。所以,在內心最深處,她倒真的希望能把這裏買下來,不過,就是不清楚這裏主人的意思。


可是,沒想到郭老先生居然主動提了出來,這不正是天隨人願嘛。


“老先生,小女子非常中意您這塊地方,不知您的價錢如何?”程金蓮頭上依然帶著帷帽,旁人雖然看不清她的麵容,可是從她的神態舉止,也能看出她必定是一位絕世佳人,況且她的態度非常謙和,所以郭老先生並不想多為難她。


“這間鋪子是我二十年前買下來的,後麵的院子雖然不大,可是也是我的心血,姑娘,”郭老頓了頓,伸出了四個手指,“這個數,你看如何?”


“四百兩?”劉能倒抽一口氣,雖然這個地方地理位置還算不錯,可是這個價錢也太貴了吧。


他的目光投向程金蓮,其實他心裏倒是挺希望這筆生意能促成的,四百兩的銀子,若是抽傭金的話,也能賺到十兩左右,都趕上他半年的收入了。


可是這樣的價格她能接受嗎?


現場出現了短暫的沉默,片刻之後,清如翠鳴的聲音再次響起,“郭老,小女子我也知曉您對這裏投入了眾多的心血,可是您說的這個價格確實有些高,這樣吧,這個地方我也是相當的中意,我給您說個價格,這也是我全力以赴後的結果,如果您滿意的話,那就成交,如果您覺得實在過不去的話,那咱們就算了,如何?”


郭老的目光中閃過一絲激賞,他臉上終於現出微微笑意,“姑娘,你說吧,看你也是脾氣爽直之人,若說的價格不是太過離譜的話,小老兒我就吃點虧。”


“嗬嗬,好,”程金蓮輕聲笑道,“照著您的價格減下去這個數,如何?”她也伸出了一隻手,那隻手白皙如玉,在陽光下,泛著瑩玉的光芒。


“好,”郭老也是非常爽快,“就這個價吧,小老兒我也不算太吃虧,姑娘,這裏就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好好愛護和守護這裏。”


不知怎的,程金蓮從郭老先生的話語中隱隱聽出一種托孤的意思,不過,站在他的角度上想想,也是,畢竟這裏是他居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價錢談妥了,剩下的一切就好說了,第二日,她和武大拿著現銀去了鋪子裏,拿著新起草的簡單的協議,讓郭老先生看了看,裏麵對彼此規定的義務和責任劃分的非常清楚,郭老很爽快的簽了字,程金蓮現場交銀,然後在劉能的見證下,郭老將地契和房契都交給了程金蓮。


郭老先生在第二日,就帶著自己的妻子離開了陽穀縣,臨走時,程金蓮送給他一箱武大做的餡餅,郭老先生頗不好意思的收下了,臨走時,卻又非常慎重的囑咐她,在陽穀縣做生意,萬不可太過貪心。


程金蓮點頭稱是,她本沒有太大的野心,隻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變得好過些,就行了。


他們趁著下午有空,就把在紫石街的東西搬到了陽穀縣這條沙塘街上,他們的行李和衣物都不多,主要是做餡餅的那套東西,雇了兩輛馬車,才把全部的家夥什都搬動了鋪子裏。


等到一切收拾妥當,程金蓮就開始設計鋪子的裝修,因為她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隻好給紅蓮簡單的化化妝,讓她也走到了明麵裏,鄉鄰們問起,程金蓮便解釋說是自己的姐姐,他們見到了金蓮的美貌,驚豔之外,又看到她其貌不揚的姐姐,心裏暗歎可惜。


紅蓮望著他們的表情,自感好笑,程金蓮卻有些愧疚的說道,“本來是美女一名的,卻被我化成了醜八怪,姐姐,你可別惱我啊!”


紅蓮此時心裏卻是無比的輕鬆,跟著金蓮他們在一起,在平淡的日子中享受那無與倫比的溫暖和幸福,即使自己真的變成了醜八怪又如何?


他們的日子過得平淡而又幸福,每日裏,武大照樣推著車子出去賣餡餅,而這邊程金蓮和紅蓮已經將鋪子收拾的差不多了,他們選好了良辰吉日,隻等著那一天鋪子開張。


一切都很順利,就在程金蓮和紅蓮滿心歡喜的等著那一天的到來的時候,武大出事了。


那天,天氣很是陰沉,像是要來一場暴風雨似的,程金蓮和紅蓮不想讓武大出門了,可是武大卻堅持著。他道,今日答應了另外一條街上的幾名小童,一定要將紅豆餡餅賣與他們的,況且,自己出去最多一個時辰,餡餅就會賣完,估計雨還沒有開始下,自己就已經回來了。


程金蓮拗不過他,隻好隨他去,紅蓮偷偷的將雨衣給他塞到了車子上,武大憨厚的對她們笑了笑,便出發了。


金蓮和紅蓮兩個人將院子裏的衣物和家夥什都收拾進屋子裏,現在有了自己的院子,想幹什麽就幹什麽,程金蓮感覺到了久違的自由感覺。


她和紅蓮居住在西廂的兩間房子裏,武大自己住在東廂,主臥是空著的,無人居住,院子裏被紅蓮布置的更加的溫馨,她們還在院子的中間位置種植上了一些時令花草,在牆角處開辟了一處小小的菜園,種上一些青菜,看著非常有田園氣息。


程金蓮覺得現在的日子真的相當不錯,那個黑衣人帶來的負麵影響竟漸漸的拋到了腦後,她的臉上多了很多笑容,看起來真是如陽光般讓人炫目。


兩人很快的便收拾好了,這時隻聽得天上一聲響雷劈裏啪啦的炸響開來,唬得她們一跳,緊接著,豆大般的雨滴唰唰唰的便落了下來。


“糟糕,武大還沒回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找個地方躲一躲。”紅蓮擔憂道。


程金蓮遞給紅蓮一個幹毛巾,抬頭看著陰沉如墨的天空,料想這場雨不會很快就停,希望那個傻子知道找個地方躲躲雨吧。


兩個人吃過了午飯,也不見武大回來,外麵的雨卻越下越大,紅蓮麵含憂慮,“這雨怎麽也不知道停會兒,這讓人怎麽回家啊?”


“哎,你就別擔心了,他肯定是要等雨停了才回來的。”程金蓮安慰道,話音未落,便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紅蓮麵上一喜,急忙衝了出去,任那雨水打濕了衣服也不在意,等程金蓮反應過來時,她已經衝到了門邊,快速的將門打開了來。


“這位姐姐,武家哥哥出事了,他被人打了,”站在門口的居然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眉清目秀,不過渾身都濕透了,頭發上還往下滴著水,麵色焦急。


“啊,”紅蓮驚叫一聲,麵色頓時變得慘白起來。


程金蓮也已經走到了門前,聽了少年的話,心裏一個咯噔,急忙問道,“到底是怎麽回事?小哥,你能不能說清楚,他怎麽會被打的,他這麽老實,誰會打他?”


少年抹了抹臉上的雨水,“你就別問那麽多了,現在他渾身是傷,西門大官人還不讓人送他到醫館,你們快去看看吧!”


“西門大官人,”程金蓮和紅蓮均是一驚,怎麽是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