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初遇西門
loading...

河岸上繁忙的人們都驚住了,紛紛放下手頭上的事情,掉入水中的女子在水裏翻騰著,掙紮著,似乎已經後悔了剛才的舉動。


“還愣著幹什麽?快去救人哪!”眾人呆愣的那片刻間,就聽到一聲嬌斥,這才清醒過來,急忙下水救人。


程金蓮旱鴨子體質,即使身上負有真氣也不敢下水,不然的話,她的蛇皮葫蘆也不會任由西門烈扔到海裏而束手無策了。


她滿眼焦急的望著那些人向河中央遊去,這些常年生活在水邊的老百姓幾乎都是弄水高手,他們不消片刻便遊到了女人的前麵,眼看著女人已經支撐不住,要沉下去,一個漢子迅速拉住了她的手臂,將她的身體拽了上來。


“不許救她!”不知何時,處在河中央的奢華大船的船頭上站了兩個年輕的男人,一人身穿大紅色錦袍,腰間別著價值不菲的白玉翡翠,長得更是儀表堂堂,貌似潘安,可是眼神邪魅,臉上意味不明。


而另外一個人身著藍色綢錦長袍,三十歲左右年紀,長相極為普通,卻滿身的威嚴,而且臉上布滿了怒容,剛才的那個聲音正是他發出的。


救那女子的漢子一個愣怔,差點失手將那女子掉落下去,“這,她已經快不行了,總不能丟下她不管?”此人姓魯,名大有,是運河邊上漕幫的一個普通角色,雖然普通,可是,經常在這運河邊來往的人又怎會不認識船上的那些官員和貴人呢?


“哼,大膽刁民,本官說不讓救她,就是不讓救,你膽敢違抗?”藍衣男人冷聲說道,臉上更是氣勢洶洶。他叫黃櫨,是本地磚廠的**,官階雖不高,可是在這山高皇帝遠的地方,卻也是掌握著一方財權。


魯大有一駭,手不由自主的鬆了,眼中的餘光瞄到女子緊閉的雙眼和蒼白的神色,心中隻感覺愧疚難當,姑娘,真是對不住了。


隨後其來的幾人早已看到了剛才的情景,心中也是打了退堂鼓,若是惹到了眼前的二位,那麽他們在陽穀縣哪裏還有奔頭?


一個是官,另外一個卻是本地的首富西門慶,雖隻是一介商人,卻有著通天的本事。近月前,憑借著自己強大的財力居然和當朝宰相搭上了關係,現在已經被其認作了幹兒,可想而知,他在本地,就是連縣令大人也要禮讓三分的。


幾個窮苦的漕幫兄弟自然不敢為了一個素昧平生的女子得罪了他們,所以他們放棄了剛才下河的目的,紛紛往岸邊退去。


隻可憐那個紅衣女子居然慢慢的向河裏沉去,片刻之後,已沒過頭頂,眾人便隻能看到一圈水紋慢慢向四周散去。


“哼,真是不識抬舉。”黃**冷哼一聲,漠然的望著河麵。


“黃兄,何必為了一女子動了火氣呢?”旁邊的男人西門慶嬉笑著,一臉的漫不經心,他的語氣雖然散漫,可是一身邪魅肆意的氣質讓人不容忽視。


“西門兄,那紅蓮竟是如此不識抬舉,讓你我二人敗興,真是死不足惜!”


西門慶臉上意味不明,他的餘光掃過河麵,眼中閃過一絲陰鷙,臉上卻不顯。


“走,回艙裏,這鳳船之上絕色女子可不止紅蓮一個哦。”西門慶攬著黃**的肩膀,向艙內走去。


岸上的程金蓮耳聰目明,她已經聽到了剛才他們的一番談話,心裏暗恨不已,那個紅衣服的男人居然就是西門慶,真是冷血冷清,不過這樣子的他跟小說中描述的好像不太一樣額。


她來不及深究,隻覺得胸內氣血翻湧,險些支撐不住,剛才提真氣提的太急,差點走火入魔,不過幸好自己挺了過來,不然的話,救不了那個紅蓮,就連自己估計也要搭上了。


紅蓮已經被程金蓮秘密轉移到最角落的岸邊,她現在需要趕緊去往那裏,將她救上來。


提起襦裙,程金蓮飛快的向南邊跑去,跑的氣質全無,可是她也顧不了那麽多了。


在幾棵樹的遮掩下,程金蓮將已經靠近岸邊的女子拽了上來,女子麵白如紙,氣息全無。


“這可怎麽辦?”程金蓮喃喃道,抬眼望向四周,這邊極是偏僻,非常的寂靜,自然沒有一個可以求助的人。


她摘掉頭上的帷帽,雙手摁住紅蓮的腹部,做了幾下按壓動作,這些急救常識她記得不多,現在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摁壓,然後人工呼吸,程金蓮折騰了好久,終於,聽到了女子輕咳一聲,真是猶如天籟,她吐出了些許水,然後雙眼也慢慢的睜開了。


精致的眉眼,如水的雙眸,真真清秀佳人一枚,如果就這樣死去實在可惜,程金蓮暗想。


“你覺得怎麽樣?”程金蓮輕輕的扶起了一臉迷茫的女子。


“我,是你救了我?”紅蓮望著眼前這個令人驚豔的女子,隻覺得她的目光好溫暖,好想陷進去。


“是啊,盡管不知道你為何跳河,但是老祖宗不是有一句話好死不如賴活著,想開了就是有什麽事情不能解決的?”程金蓮輕聲道。


紅蓮兀自搖頭,滿眼的絕望,“誰不想活著,好好的活著,可是入了我們那一行,今後還有什麽盼頭,如今又惹上了那個人,我還能有什麽出路?”


-----------------------------------


喜歡的親,請收藏哦,推薦、評論什麽的,雪是來者不拒哦!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