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車*震
loading...

今天可真是累死了,程金蓮又是一身極其詭異的裝扮,外麵罩著一身土黃色的道士服,頭上也梳了一個道髻,此時的她臉上灰撲撲的,額頭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不用戴眼鏡,站在那裏也看不出來她的本來麵目了。


她從八點多鍾就出去,一直在黑乎乎的小巷子裏轉悠,沒辦法,完不成任務,這個月的績效就沒了,如今在她的黑蛇皮葫蘆裏已經有五十八個鬼了,再有兩個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今天看來可以下工早一些了,她哼著不知從哪裏聽來的小調,慢悠悠的向前走著,今天七月十五,鬼門大開,若是努力些,下半個月都不用上工了,也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順便出來釣個好男人成家,好完成媽媽的遺願啊,這個想法不錯,程金蓮想著想著,步子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現在已經十二點了,這個大城市的y:e生活才剛剛開始,程金蓮盡量避開人多的地方,她的身法很快,身上又貼著隱身符,所以,即使人多,也看不到她的存在,不過人多的地方鬼少,因為陽氣太重,所以,她的活動範圍也僅限於那些黑暗的小巷子或者偏僻的碼頭邊或者陰暗年久失修的老房子裏。


她溜達到碼頭邊,這裏每年在這裏z-i'sa的人很多,所以,往往成了鬼魂的聚集地,不過那些鬼在看到她時往往躲得無影無蹤,所以,她隻好悄悄隱蔽起自己的聲息,連鬼也感覺不到,她更容易得手些。


喲,碼頭的邊上停了一輛車,那車奇異的一晃一晃的,程金蓮不禁有些好奇,她慢慢的走了過去,隱隱傳入耳朵的是那一聲聲的喘息,再傻她也知道這是做什麽的了,她不屑的看著那輛車,還真是色膽包天,選擇這個時候這個地方玩車震,還真夠刺激的。


“烈,你好棒啊,”女聲嬌媚入骨,聽得人血脈張。


“喜歡嗎?我還可以再棒些,”男人低沉的聲音性感非常,尤其是在這樣的環境裏,那車子晃動的更加厲害了。


程金蓮麵無表情的望著那輛車,哎喲,還真有幾隻色鬼上鉤呢,一隻、兩隻、三隻、他們的眼睛都成了綠色的了,直勾勾的趴在車窗戶上往裏麵看著,涎水嘩嘩的往下留著。


真惡心,程金蓮忽然吹了一聲口哨,震醒了那幾隻色鬼,還有那對沉浸在**中的男女。


色鬼看見了那身追命的道袍,嚇得急忙鑽進水裏,可是已經遲了,程金蓮這邊念動著咒語,伸手展開自己的葫蘆,隻見金光一閃,那幾隻色鬼已經被收入其中。


“啪,”葫蘆蓋子蓋上,程金蓮臉色稍微有了些喜色,“讓你們色膽包天,如今成了鬼,還死性不改,活該被我收,記住了,**空即是色……”


“你是誰?”一個充滿怒氣的聲音響起。


程金蓮暗叫不好,她急忙擺手道,“嗬嗬,不好意思,打擾到你了,嗬嗬,請繼續,繼續。”她轉身就想走,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她可是隱隱約約聽人說過,被人家打斷好事的人怒火可不是一般的衝哦,安全起見,走為上策。


隻可惜,還沒走幾步,自己的手臂就被一個有力的手給抓住了,程金蓮使勁想掙脫她的鉗製,可是這個男人的力量未免太大了些。


她一扭頭便撞進了一雙幽深的眸子裏,這個男人長的還不錯,皮膚白皙,麵若潘安,上半身沒穿衣服,露出性感的胸肌,隻不過脖子那裏的點點殷紅破壞了他的氣質,下麵的褲子皮帶都沒有扣上,顯然剛剛從激戰中抽身出來。


“怎麽,看夠了嗎?”那個男人痞痞的望著她,眼前的這個女人的裝束實在怪異,手裏拿著一個陰森森的葫蘆,怎麽看都像一個化過妝的狗仔隊。


“你什麽意思啊,誰看你啦,是你非拉著我,”程金蓮最看不慣男人一副自大的樣子,以為自己長的有多帥的樣子。


“哼,”男人冷哼一聲,他猛地奪過程金蓮的葫蘆,左晃右晃,一臉嫌棄的模樣,“這是個什麽東西啊,摸著冷冰冰的,如此的怪異。”


程金蓮此時才反應過來,她衝上前去,想奪過來,“你這個臭男人,奪我的東西幹什麽,快還給我。”


男人看她跑過來就搶,心裏更是反感,他下定決心就是不給她,他高高的舉著,“女人,乖乖告訴我,你是哪家報社的,剛才拍照片了沒有,有的話就趕緊給我刪掉,否則的話,我就把它給扔了。”


程金蓮蹦啊蹦,始終夠不著,心裏一邊埋怨著自己的老媽給自己的基因不好,身高隻有160,眼前的男人目測最少185了吧,再加上他高高舉起的手臂,她怎麽都蹦不到那個高度啊。


“壞蛋,你還給我,不然的話,我讓你祖宗十八代都出來罵你,”程金蓮怒氣衝衝的說道。


“我說的話你是不是聽不懂啊,”男人也怒了,“我是問你你是哪家報社的,敢跟蹤我,信不信我明天就讓你們的報社關門大吉。”


“什麽狗屁啊,你說的到底是什麽東西啊,”程金蓮也吼道,真是莫名其妙,他以為他誰呀,他以為她故意**他來著,媽的,老娘閑著沒事幹啊,老娘還要捉鬼呢,好不好?


她越這樣說男人越是不信,他可是見慣了這些無孔不入的狗仔,一旦被抓裝瘋賣傻的也要蒙混過關,“你還不交代是不是?”男人邪魅的笑著,他突然拿起葫蘆狠狠的向海中扔去,隻聽得“噗通”一聲,葫蘆以絕美的弧線掉進了海裏,激起了一尺多高的浪花。


程金蓮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寶貝葫蘆被丟進了海裏,那一瞬間,她的腦袋一片空白,那是老媽留給她的遺物啊,而且那裏麵還裝著自己這半個月辛辛苦苦抓來的五十八,不是,剛才已經六十一隻鬼了,她已經完成了這個月的任務,她還能拿到高額的績效和獎金,同時還能獲得一次抽獎機會,也許她能抽到一等獎,讓黑臉閻王能夠滿足她的願望呢,隻是現在什麽都沒有啦,沒有啦,她突然“啊”的一聲叫了起來,


這一聲叫的要多淒慘就多淒慘,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男人皺緊了眉頭,看著這個突然情緒失控的女人,“不至於吧,不就是一個破葫蘆嗎?”


程金蓮憤怒的心聽到他的聲音後簡直要炸了起來,“你才破呢,你全家都破!”


“真是莫名其妙,”男人哪裏見過這樣撒潑的女人,可是看她的表情,倒好似不是裝的,心裏略微有些歉意,“說吧,多少錢,我雙倍賠給你。”夠大方了吧!


“烈,她怎麽了?”車裏的女人終於也忍受不了了,她一頭的披肩發,長相魅惑,身材突兀有致,尤其是那把獨特的嗓音真是能把人酥到了骨子裏,此時她穿著一個黑色的超短裙走了過來,看到這個穿著一身道袍的程金蓮,眼裏露出一絲嫌惡,然後委屈的拉著男人的手臂,“她是不是神經病啊?”


-------------------------------------


雪的新文開坑了,歡迎各位親踴躍跳坑,雪不敢承諾親什麽,不過雪會努力的,接受各種勾搭**哦.......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