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loading...

“你有什麽疑問?”範衻冷笑道,一雙短眉翹得老高,很是瞧不起程金蓮的樣子。


程金蓮微微一笑,“老先生方才也說浸**此道幾十年,應該說是非常精通了吧,不說是神機妙算,最起碼給人算命應該是十說九準,對不對?”


“那是自然,”範衻捋著自己不長的胡須得意道。


“既然老先生這樣說,那就請給小女子算上一卦,我就想知道老先生能否算出我是從何處而來?年齡幾何?家中有無親人?”


範衻冷哼一聲,聽著小丫頭挑釁的語氣,他本想拒絕回答,不過,眼睛的餘光掃到其他幾位同行揶揄和嘲笑的目光,內心那壓下去的火氣再次躥的老高,“這還不簡單,老夫我就給你算上一算,伸出手來?”


程金蓮緩緩的伸出自己的右手,範衻拿著木指抻在她的右手上,眼中慢慢聚集精光,慢條斯理的說道,“你這女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還想難倒老夫,待會兒由不得你不……”


那個服字他並未說出口,片刻之後,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嘴裏訥訥著,不知在說些甚麽。


眾人望著他的表情,心裏紛紛訝異著,這老頭的臉色怎麽突然變得如此蒼白,難倒是發現了什麽?


“怎樣?老先生,是否可以道出小女子的來曆了?”程金蓮雖然戴著帷帽,可是身姿綽約,烏黑的青絲順著白紗緩緩流動,讓人不禁遐想,這麵紗下遮蓋的究竟是何種傾世容顏。


範衻的麵色極不好看,他的嘴巴張了幾張,最終化為一聲歎息,“老夫算不出。”


程金蓮有些意外他的誠實,看他漸漸萎靡下來的身體,心中居然有絲不忍。可是他剛才對待那位婦人的態度確實令人氣憤。


程金蓮雖有心懲戒一番他的所為,可是他這麽大把年紀,萬一氣的過了,鬧出點什麽來她也擔不起,於是便輕聲道,“老先生也不必自謙,雖然算不出小女子的命相,不過相信肯定能算出這位大嫂的相公的平安,俗語說得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位大嫂憂心自己的相公,已經心力憔悴,若是此時有人告知她相公的消息,那不可就是救了她一命。所以還請老先生能夠拋開一切替她解憂,若是她家相公高中的話,必定會回來拜謝與您的。”


程金蓮這番話說的範衻隻覺得羞愧難當,尤其是當著眾多人的麵,他心中雖然有些氣憤,可是事已至此,他若是拒絕給那位婦人算命,難免會被他人說成冷血無情,而且剛才這個女子的手相奇特,竟隱隱有種霸氣,令自己難以成言,到現在自己的心裏還是覺得有些敬畏,不敢妄語,如今既然她已經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下,那就不要嫌它狹小了吧。


想到此,他假咳一聲,“既然你都這麽說了,那老夫便為這位婦人算上一算,不管救不救得了人,那也要看他們的造化。”


柳氏顯然還沒有從剛才的場景中清醒過來,她之前每次來玉皇廟,見到範老頭的模樣都是高深莫測,一副得道高人的猖狂模樣,何時見過他此時這種尷尬還有些狼狽的狀態?


不過,既然他已經答應了幫她算上一卦,這對她來說已經是極好的了,心底純善的她急忙走上前去,感恩戴德的望著範衻,希望他能替自己指點迷津,告知自己相公的安危。


範衻這次不敢托大了,依照著規矩讓柳氏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後又讓她寫了個字,片刻之後,才非常認真的說道,“你家相公半月之內必有消息,至於會不會高中,老夫還不敢保證,隻是他回來之後,你們家便會有一個很大的轉機,是好是壞,老夫不便泄露,隻有一句話告之,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還請平常心待之!”


範衻的這幾句話雖然沒有明確告訴柳氏未來的生活會因為自家相公改變多少,但是起碼算是知道了他的消息,這對她來說已經足夠,她從來沒有期望過自家相公高中,然後過上富裕的生活,她隻希望自己的相公能夠健健康康,平安歸來,然後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在一起。


這麽簡單的期望她自然不會說出口,隻是在心裏默默的祈禱著,祝福著。


程金蓮聽著範衻的卦語,內心暗暗歎了口氣,這老頭還算是有兩把刷子,這個時代的算命者可能真的要比現代的那些依靠高科技手段的人們要高明的多,不過卻不實用了,像這種找人的,算前程的,到了現代,一部手機、一張電話卡就能解決,至於前程,每個人的規劃不同,讀書也並不是唯一能夠成才的方法,像她不就是一個l-ing'l-e:n,不照樣在現代生活的好好的?


“這位姑娘,為何範神算都算不出你的來曆呢?”旁邊有一位老婦人開口問道,其實其他人也蠻好奇的,隻不過都不敢開口而已。


躲在帷帽下的程金蓮嘴角有些抽抽,如果真的被他算出,那她倒要拜他為師了,自己在脈相上動了點小小的手腳,估計範老頭也看出來了點什麽,可是就是說不出而已。


“這個,小女子也不知,不過,我小的時候,曾經有一位得道高僧路過我家,說我麵相奇特,普通人無法窺得跡象,所以範神算無法算出也實屬正常,各位就不要猜忌了。”程金蓮淡淡的說道,然後看此間已經無事了,便轉身離開了眾人聚集處。


感受到他們投在自己身上的各色視線,程金蓮也無暇理會,她的腳步慢慢加快,剛才有種被**的感覺,讓她覺得自己好像被人監視了,不過,應該不是那個男人,因為沒有他身上那種霸道的氣息。


自己是不是太高調了,程金蓮暗想,這樣,豈不是死的更快,哎,還是改改自己這個壞毛病吧!


正想著,前方的視野突然開闊了不少,原來已經走到了一片水域麵前,這邊的碼頭上倒也熱鬧不少,河裏有幾條大船,看著裝修極為奢華,河邊有不少穿著短褲衣襟的老百姓在那裏忙活著。


程金蓮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氣,真是新鮮,古代就這一點好,她輕輕活動了一下手臂,慢慢的向著河邊走去。


突然前麵的河中央一片**,聽到了女人的尖叫聲,然後一個穿著紅色衣裙的女子從中間最大的一艘船上跑了出來,然後,隻聽得“噗通”一聲,已經掉在了河裏,激起了兩尺多高的浪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