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loading...

她一襲素顏打扮,頭上卻帶了一頂帷帽,從背後看去,身影窈窕,更讓人有所遐想。


此時的風氣較唐朝時雖有所保守,可是大姑娘小媳婦上街還是允許的,程金蓮本不想搞特殊,可是安全起見,還是戴著一層防護上街吧。


陽穀縣要比清河縣熱鬧許多,走在大街上,兩旁的店鋪比比皆是,古玩玉器店、當鋪、糧油店、布匹成衣店,打鐵鋪、棺材鋪、還有賣糕點、賣酒食的店鋪,茶館、飯館,真是五花八門,應有盡有。讓程金蓮非常感歎,到了宋朝這個時代,商業已經發展的非常成熟了。


程金蓮非常緩慢的走著,觀看著周圍的一切,這些在古裝電視劇中才會出現的場景如今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真是感覺新奇又有趣。


這個時代流通的貨幣是黃金和白銀,比銀兩還小的貨幣是銅板,程金蓮已經大致了解過這裏的行情,一個普通的三口之家維持一年的溫飽大概需要七到十兩銀子,而武大起早貪黑,辛苦一天最多能賺幾十個個銅板,生意不好的時候,十幾個銅板的也有,而一兩銀子是一千個銅板,所以,他們現在的生活水平隻能維持在溫飽狀態。


程金蓮盡管對金錢沒有概念,可是也知道這裏不比現代,沒有錢,沒有權的窮苦老百姓在這裏是一點平等都沒有的,所以為了自己以後的日子能夠好過些,她必須找到生財之道,不說成個什麽富翁,起碼衣食住行不愁吧。


青石鋪就的大街上,人來人往,盡管程金蓮頭上戴著一頂帽子,前麵遮有輕紗,可是,她的身材窈窕,走起路來弱柳扶風,極有風情,引得旁人連連回頭,恨不得掀開那抹輕紗,看看這佳人是何顏色。


程金蓮一路向南走去,卻來到一座人聲鼎沸的玉皇廟麵前,隻見這裏玩雜耍的、賣小玩意兒的,賣小吃的,挺像現代的廟會的。


程金蓮信步走到其中,在廟門的北邊居然還有幾個算命的攤子,攤子後麵的俱是發須花白的老者,頭上戴著文士巾,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


程金蓮見到他們就有一種親切感,想當年,她也算是經營過此種行當,所以,對內裏的門門道道還算是精通一些。


最前麵的那個攤子上,一個身穿素色衣裙的婦人滿臉愁容的向那位算命的老先生訴說著什麽,那老先生雙眼渾濁,看著迷迷茫茫,哪裏有算命先生的精明。


程金蓮一時好奇,便走近了幾步,斷斷續續聽到了婦人的話語,原來她是來問自己相公安危的,她家相公叫劉文生,是乙亥年間的秀才,今年六月份去京城參加科舉考試,到現在還是一點消息沒有傳來,她在家裏帶著孩子度日如年,非常擔憂丈夫的身體安危情況,至於他考沒考中,婦人倒是不在意了。


老先生聽完了她的敘說,才睜著渾濁的眼睛,半天才開口道,“問前程一百文,問平安兩百文,先交錢,後納算。”


我擦,程金蓮心中忍不住爆了**,這老頭看著不怎麽地,可是要錢倒是高的離譜,隻是不知道他的道行跟他的要價是否成正比呢?


柳氏婦人一臉的為難,丈夫離去多日,走時拿走了家中幾乎所有的財產,她和孩子在家裏,平日裏的吃穿用度還是依靠著自己給人家縫縫補補,洗洗衣物掙點散錢。日子過得極是艱難,眼見得已經捉襟見肘,自己的丈夫沒有一丁點消息,自己才下定決心來找算命的,隻是這價錢實在是太貴了,二百文都夠她和孩子湊合三個月了。


“怎麽,沒錢?”老先生昏黃的雙眼中這才冒出絲絲生氣,“沒錢別擋老朽財路!”


柳氏的嘴張了幾張,最終還是化成一聲長長的歎息,她的懷裏是有錢,但是隻有五十文錢,若是都給了算命先生,那麽之後這幾天家裏真的是揭不開鍋了,自己不要緊,可關鍵還有孩子呢,他才五歲,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怎麽能讓他受這種苦呢?


“讓開,讓開,後麵還有人等著老朽算命呢,”老頭冷著臉子,不耐煩的講道,剛才自己應該先問明這個婦人是否有錢的,真是浪費他寶貴的時間。


柳氏心地純樸,見事已至此,便想轉身離開,卻被後麵的程金蓮攬住了。


“這位大嫂,你想找人算命,也不用找這樣一個欺世盜名,眼裏隻認錢不認人的糟老頭子啊!”程金蓮輕啟朱唇,聲音如金珠落玉盤,叮咚清脆,煞是好聽,也吸引住了眾多人的注意。


糟老頭雖然眼神不好使,可是耳朵卻精通,聽了程金蓮這一番**裸的怒罵之後,他自然火冒三丈,“兀自你這婦人,講誰是欺世盜名,老朽在此地數十年,相看過的人無數,又有哪個敢說老朽一個不字?你這婦人在胡說八道,小心老朽將你告到衙門,治你個誣陷之罪。”


眾人正愁著日子過得太過無聊,沒想到眼前的這場戲越鬧越有意思了,於是紛紛駐足觀看,後麵的那幾位算命先生更是冷眼旁觀。


“姑娘,你,”柳氏隻感覺到周圍眾多的視線落在這邊,她本就是個行事謹慎的小婦人,哪裏經曆過這種場麵,可是眼前的事情卻實實因她而起,這位頭戴帷帽的女子是在為她出頭啊。


望著柳氏欲言又止的模樣,程金蓮自然明白她內心的擔憂,她安撫性的拍了拍柳氏的手,“大嫂,你放心,今日我會讓你不花一文錢,知曉你心中所想之事。”


不等柳氏回答,程金蓮已經往前邁了一步,“這位老先生,小女子我有沒有說你,你又何必對號入座呢?不過,小女子對老先生的算命之術卻有疑問,不知道能不能請教一二?”


那老頭姓範,今年已經六十有五,經營此道已經三十餘年了,在此地也算小有名氣,家裏吃穿也不愁,也不知什麽原因,這麽大把年紀還堅持每日裏來此地擺攤,他和其他幾位算命的平日裏關係也不算太好,都是暗地裏較勁,平日裏,他憑借著自己的老資格還算是略勝一籌,所以,當碰到程金蓮這樣的人說他欺世盜名時,他自然氣不過了。


----------------------------------------


雪寫的這篇文與原著相差太多,所以親在看的時候不要和原著作比較,不然的話,肯定會得內傷的,還有因為原著雪也沒有看完過,裏麵的人物、情節什麽的估計考校的不多,不管怎麽樣,還是希望能夠得到眾位親的支持,謝謝,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