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loading...

李大富的屍體已經歸於平靜,程金蓮完成了祭拜之後,便讓他們將李大福的屍體抬了下去,並吩咐早日入土為安。


吳縣令又宣召了幾名證人,那名小廝還有李氏的丫鬟,他們所說和李氏說的基本相符,這基本上已經證實了李氏s-a人並陷害他人的事情,李家老太爺接到這一消息之後氣的暈了過去,也無暇來給吳縣令施加壓力了,吳縣令隻好遵循律法判李氏秋後處斬,以慰李大福在天之靈。


這件事情如此詭異快速的破案,也成為清河縣人津津樂道的茶後談資,隻不過他們不明白的是為何李大福的屍體為何會出現那樣的情況,難道世上真的有鬼,正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件事情也讓這裏的人們更加的嚴以律己,不再貪圖那些小便宜,省的日後報應在自己的身上。


當然這些是程金蓮沒有想到的,此時的她已經和武大搬走了,因為在這裏畢竟發生了那樣的一件事情,雖然程金蓮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可是武大瞞著她悄悄的把這裏的房子給賣了,然後在鄰縣租了一個臨街的小樓,等到程金蓮知曉此事的時候,武大已經領著搬運行的人到了家。


程金蓮暗歎一聲,難道事情還是要照著小說裏的情景走嗎,可是她現在還真的是不能離開,所以隻好隨著武大一起收拾東西,去了陽穀縣。


金秋九月,陽穀縣的人們還穿著短襟薄褲,武大租賃的房子在紫石街上,麵南靠北的單幢樓房。


等到他們拾掇好,已經到了第二日的下午,樓上一間臥室給程金蓮用,還有一間客座,樓下一間客堂隔成了兩間,武大住在裏麵,後麵是廚房。


“金蓮,這兩日你也辛苦了,咱們明日在開火做飯,今日先出去外麵吃吧,”武大現在對程金蓮有一種敬畏之心,不過他也知道她不會害自己,這兩日忙裏忙外的,一個弱小女子從來不道一聲苦,讓他這個漢子也覺得心生佩服。


“武大哥,沒關係的,這兩日咱們裏裏外外也花了不少銀子了,就不要再破費了,簡單弄點兒東西能填飽肚子就成,”程金蓮坦然的笑著,武大本就存款不多,為了進監牢探監,花出去了一半的銀子,又搬家找房子,家當所剩無幾,程金蓮本想讓他變賣些自己的首飾,可是武大死活不肯,程金蓮感動之餘,也不好意思就這樣走了。


武大見金蓮執意不肯出去,就隻好去了廚房弄了點疙瘩湯,就著早上買回來的餅子,湊合了吃了晚飯。


兩人忙活了兩天,早已困乏不堪,吃過飯,洗了洗,分別回了自己的屋子,相繼歇下。


程金蓮躺在床上卻怎麽也睡不著,想起這幾天的經曆,真的是像做夢一般,李大福被害,李氏的陷害,雖然事情已經終了,可是心裏總覺得有些頭緒還是沒有理順。


當時在現場的時候,那縷熟悉的氣息她不可能搞錯的,可是為何到了最後沒有出現什麽異常呢?


程金蓮悠悠歎了一口氣之後,準備閉上眼睛,卻在此時感覺到了空氣中的波動。


她動作迅速的坐了起來,並進入了警備狀態。


“又是你?”程金蓮冷冷的說道,這個黑袍男人陰魂不散似的,他怎麽知道她在這裏,而他來此又有何目的?


“怎麽,不歡迎我嗎,女人?”黑袍男人距離她有三四米的距離,他出現的極其詭異,程金蓮盡管麵上平靜,不過,早已對他的身手有些凜然。


她的門窗完好,自己的警惕心雖然沒有達到極致,可是也是保持在二級戒備狀態的,但是總是在他出現後才能感覺到,此人的修為和身手看來不知高出自己多少,若是他對自己真的是有什麽企圖的話,就她現在這幅樣子,還真是沒有把握逃出去。


“你到底是誰?為何三番四次出現在我的麵前,我們很熟嗎?”程金蓮慢慢的退後了一步,將枕頭下麵的剪刀握在了自己的手裏。


男人那雙幽深的黑眸盯著她,程金蓮隻覺得渾身冷颼颼的,他身上傳過來的冷峭如寒冰的氣勢竟是比她提起十足的真氣來還要冷冽,她內心雖然有些緊張,可是骨子裏的不服輸,讓她也散發出強大的氣場,對男人對視。


黑袍男人似乎沒有料到她也會如此強硬,短暫的驚訝一閃而過,“女人,你變了,不過,更有趣了,別忘了,咱們之間的約定,若是沒有拿到我想要的東西,那麽,我不會再讓你活著離開。”


“約定?東西,”程金蓮越發疑惑,“陸川,你搞什麽鬼?不要以為戴上麵具,穿上這一身黑袍子,本姑娘就不認識你了,我才不欠你什麽東西呢,還有,咱們之間的那筆帳可不應該這樣算,你把我帶到了這裏,怎麽著也要賠我精神損失費。”


“陸川?嗬,潘金蓮,你在同我玩笑嘛?你竟不知道我是誰?嗯!”黑袍男人突然欺身上來,一把捉住了程金蓮的脖頸,巨大的力道傳來,竟令程金蓮沒有絲毫力氣反抗。


“你,你不是陸川?”程金蓮瞪大了眼睛,嘴裏說出斷斷續續的話語,她其實很後悔自己說出了剛才的一番話,不過也是因為自己太生氣了,現代了時候,和陸川鬥了十幾年,被他一腳踹進了這個坑爹的年代,沒想到到了這裏他還方言威脅自己要什麽東西,nnd,難道她還欠他不成,所以,怒急之下,就說出了剛才的話。


黑袍男人仰著優美的下巴,卻吐出冰冷至極的話語,“潘金蓮,如果你忘了一年前約定,本盟主不介意幫你恢複一下記憶,再在我麵前耍花樣的話,就不是上次的懲罰那麽簡單了。”


他說完,便鬆開了手,程金蓮踉蹌著退了幾步,她捂著自己的脖子,心中驚駭萬分,這潘金蓮究竟惹到了何方人物,居然如此厲害,現在又該怎麽辦?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