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loading...

她的聲音雖低,可是旁人卻聽得是一清二楚,他們驚疑的望著她,不明白她是何意,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那隻慘白的手臂突然從白布下伸展出來,緩緩的抬起,然後慢慢的轉向大堂的西南方,就停在了那裏,此景真是讓人驚駭萬分。


程金蓮順著他的手臂看了過去,就看到了一臉呆滯和驚恐的李氏,李氏仿佛看到了世上最可怕的事情,突然慘叫一聲,跪倒在地。


“是她嗎?”程金蓮有些了然,也許那天晚上真的發生了什麽不可告人的事情呢。


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這是發生屍變了嗎,還是真的是人死了還有靈魂所在?不過誰都不敢打破這種恐怖的氣氛,他們全都屏住呼吸,生怕那隻手臂指向自己。


那隻手臂停在了那裏,牢牢的指著那個方向,沒有任何偏移,一動不動,就是這樣,才更加的震撼人心。


李氏不敢再看那隻慘白的手臂,她捂著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顯然嚇得不輕,過了片刻,眼神也恍惚起來,嘴裏喃喃道,“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千萬不要來找我……”


大堂上很寂靜,所以盡管她的聲音不高,卻也被其他人聽得是清清楚楚,即使再遲鈍的人也感覺到了李氏話語中的不同尋常,難道這李大富竟是被自己的妻子所殺?


“我的兒,你,你,”老師爺此時也顧不了那麽多,從桌子後麵踉踉蹌蹌的奔到自己的女兒身邊,“你可不能亂說話啊,這可是大堂,兒啊,有什麽冤屈隻管和大人說,啊!”


“不是的,爹,”李氏向後瑟縮著,不敢再看那隻手臂,她竟覺得前麵好像是陰曹地府似的,冒著森寒的冷意,麵容也有些猙獰,“爹,你要救救我,我不想死,我沒有殺他,是他不小心撞上來的……”


聽著李氏越來越令人心驚的話語,老師爺的麵孔也漸漸發白,見慣了各種刑事案件,他從自己女兒的話語中又豈會聽不出裏麵的隱情。


“大人,小女一時有些傷心過度,懇請大人容許在下將她帶回去歇息片刻,”師爺慌慌張張的跪倒在地上,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


吳縣令的額頭上早已布滿了冷汗,眼前的情景早已脫離了掌控,“我說,師爺啊,李氏幹係重大,暫時不能離開大堂,你就讓她在原地歇息片刻吧。”


程金蓮有些訝異吳縣令的態度,不過此時的情景估計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她無意傷害其他人,可是,若是其他人想傷害她,那麽她必反擊。


“娘子,娘子,你要的東西都買回來了,”武大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程金蓮心道,這正是時候。


武大掂了一個籃子遞給了外麵的衙差,衙差見自家大人並沒有說什麽,便遞給了程金蓮。


程金蓮將籃子裏的東西一一拿出,香燭,紙錢,還有一些祭品,均放置在屍體的麵前,打擾到了他,非是程金蓮所願,不過想必他也是死不瞑目的,所以隻有在此時好好的拜祭一下他。


李氏惶惶然的望著程金蓮,“你幹什麽?”她此時的心裏除了恐懼、愧疚還有對程金蓮的怨恨。


“李夫人,你的相公死不瞑目,即便你們在家裏給他燒上多少金銀,誦上多少部經書,他依然無法安息,他這個樣子,你覺得好過嗎,所以民婦我替你拜祭一下他,替你償還一下罪過,不可以嗎?”


“罪過,我有什麽罪過?”李氏已經陷入癲狂,她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眼中沒有恐懼,隻有熊熊燃燒的火焰,“你知道,我整天過得是什麽日子嗎,啊,他整天在外麵花天酒地,看到喜歡的還往家裏抬,我這麽一個正室夫人,每日裏看著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妾在眼皮子地下進進出出,你覺得我過得快樂嗎?我們成親幾年,李大富什麽時候全心全意的在家裏陪過我?我不要他的金,不要他的銀,我隻要他的一心,嗬嗬嗬,”李氏笑的淒慘,“他每日裏和他的小妾打情罵俏,可曾想過我的感受,看到一個喜歡一個,哼,我為了他吃了那麽多的苦,受了那麽多的罪,可是到頭來,我得到的又是什麽?”


“所以,你便殺了他?”程金蓮雖然心中暗歎可惜,可是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是,是我殺了他,”李氏的臉上已經沒有了那種悲戚,而是非常平靜的說道,“那天半夜,他從小妾的房間裏出來,我氣憤不過,跟他爭執起來,他捂著我的嘴,不讓下人聽到,免得失了自己的麵子,我心中更加氣憤,隨手拿了一把**,後來,他拉著我走出了院子,我聞見他身上那些狐媚子的香味,想起以往,心中不知怎麽的,就拿著**捅在了他的身上,然後,他就倒下了。”


“啊,”眾人嘩然,盡管早已有思想準備,可是聽到李氏親口說出殺了自己的丈夫,他們依然覺得震驚。


“女兒,這可不是說傻話的時候啊,你可要想清楚啊,”師爺麵容慘白,他不敢置信的望著自己的女兒,事情肯定不是如她所說,她那麽溫良的一個人,怎麽會殺自己的丈夫呢?


“爹,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瞞你了,是我殺了李大福,爹,以後女兒不能好好盡孝了,您老人家一定要保重,”此時的李氏麵容平靜,隻有在麵對自己的老父時,才略起波瀾。


“李氏,你方才所說可屬實?”吳縣令瞧著眼前戲劇性的變化,總覺得有些虛幻,可是事情發展至此,已經容不得他在糊弄下去。


“是,民婦方才所言句句屬實,”李氏扭過臉來看了程金蓮一眼,那眼中的意味讓程金蓮有些心驚,這不應該是一個婦人的眼神。


不等她開口阻止,李氏已經將她如何陷害程金蓮的事情說了一遍,眾人聽完唏噓不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