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loading...

“是啊,這武大的娘子長得柔弱可憐,怎麽可能s-a人呢?”


“我也覺得有點蹊蹺,這夫妻兩個怎麽可能連一個弱女子都降服不了呢,這實在說不過去啊!”大堂外麵的老百姓中略有頭腦的人已經給出了這樣的結論,然後紛紛在那裏竊竊私語,一時間,堂上的氣氛有些詭異。


李氏的父親有些坐不住了,他本來在旁邊避嫌的沒有說話,可是眼前的形勢對自己的女兒很不利,所以也顧不得那麽多了,他輕咳一聲,說道,“大人,你看,現在案子人證物證已經俱全,不能因為嫌犯的一番胡言亂語就把之前的調查全部推翻啊,如今李家老爺還在外麵等著宣判結果呢。”


吳縣令一聽,心中頓時清明起來,是啊,李家給了他五千兩銀子呢,若是結果不能達到他們滿意,那他們豈不是要把銀子收回,那可是比要自己的命還要可怕啊。


思慮至此,他再看程金蓮時,已經做好了決定,“潘金蓮,你再辯解也是無用,這邊已經人證物證俱全,完全可以定你的罪,若想好受些,就趕緊俯首認罪,不然的話,本衙門的大刑可不是你這女子所能承受的。”


“大人這是想屈打成招了?”程金蓮冷笑道,“僅憑著那些不足以服人心的人證和物證就想定我的罪,實在有損大人青天之名啊!”


吳縣令被噎了一下,麵p-i已經漲成了紫豬色,心裏卻在罵著這個小女子實在難纏,不過為了那五千兩銀子,倒也不用在意別人的看法了。


“不管你如何巧言令色,潘金蓮,我朝大刑律例,s-a人償命欠債還錢,你今日招與不招,都逃脫不了幹係,本官念你一女子,大刑就免了,趕緊簽字畫押認罪去吧!”


下麵的百姓雖然為這女子抱不平,可是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情,自古民不與官鬥,他們暫時還沒有那個膽量和勇氣與官家對著幹,所以,除了麵上有些憤慨外,卻都不敢多說一句話。


李氏的眉眼上也染上絲喜意,隻是在看到程金蓮別有意味的眼神時,急忙拿著帕子捂在了眼睛上,嗚嗚的幹嚎著,“相公,相公,你死的好慘啊……”


程金蓮的嘴角抽了抽,沒想到高手在民間啊,此女演戲本領實在可以與金馬影後相媲美。


大堂上所有人的眼睛都在注視著她,有憤恨的、有漠然的、有幸災樂禍的,也有同情的,不過這些都不會改變程金蓮的想法和將要做的事情。


“大人,如果你們真想讓我俯首認罪的話,那麽就讓我再見一個人,問過了他,我自會做自己該做的事情,該認罪的認罪,該伏法的伏法,如何?”


吳縣令早已有些心急氣躁,對這個女人用刑吧,先下也說不過去,可是就這樣僵持下去,還真的說不準有什麽變數呢,“說吧,你想見誰?”


程金蓮坦然自若的望著他,不禁讓他心裏有種被看透的感覺,非常的不舒服,“說,你到底想見誰?”


旁人也是有些疑惑的望著場中的女子,隻有李氏聽了她的話之後,麵色有些緊張,不過,當看到父親的眼色後,心中了定了下來,她冷哼一聲,不相信程金蓮還能想出什麽辦法來替自己脫罪。


“大人,我想在見一下他,”程金蓮緩緩說道,“此人叫做李大福,不知他現在何處?”


吳縣令氣的一拍桌子,“大膽,潘金蓮,你豈不是在戲耍本官,這李大福已經被你所害,你還怎能再見到他?看來本官實在太容忍你了,來人,將罪婦潘金蓮押入大牢,聽候發落。”


“大人,民婦隻有這最後一個心願,這李大福我是非見不可,”程金蓮話語堅決,神色間更是凜然,讓眾人覺的她剛才所言也許真的是至關重要的一環。


“你這**,我相公已經被你害死,你還不肯讓他安息是麽?”李氏憤恨的說道,“大人,這等**心腸歹毒,你可千萬不能再聽她胡言亂語。”


“大人,民婦隻有這一個請求,還請大人成全。”


大堂上再次掀起了一次小小的**,外麵的老百姓也有點忍不住了,紛紛嚷道,“就讓她再見一麵吧,即使是她所殺,就當是她對李大福的賠罪吧……”


眼看著情勢愈演愈烈,吳縣令暗歎一聲,一揮手,“好,本官就允你這一回。”


李氏已經臉色大變,她嚷著,哭喊著阻止,可是縣令已經決心已下,她再怎麽取鬧也無濟於事。


因為李大福已經收斂入棺,所以他們廢了好大力氣才說服李家老太爺同意,將李大福的屍首抬上大堂,。


兩刻鍾之後,大堂中間放置了一張半米高的木板,上麵橫躺著一具屍體,用白布覆蓋著,一些膽小的人已經避開了這種場麵,所以留在大堂上的人皆是膽大又有好奇心的人。


“如今李大福已在這裏,潘金蓮,你還有何話要說?”吳縣令忍著心中的恐怖與惡心,不敢再看那具屍體。


程金蓮看了一眼在那裏垂頭哭泣的李氏,“李夫人,你家相公在這裏,你也不上去問候一下?”


“你說什麽?”李氏終於抬起了頭,眼中卻無半顆淚水,半天,才驚覺到眾人訝異的眼神,急忙垂下頭去,繼續用帕子捂著自己的眼睛,嚶嚶的哭泣著,“相公,你看這**,實在可恨,若是你在天有靈的話,可一定不要放過她啊……”


“李夫人說錯了,不是不要放過我,而是不要放過真正害死他的人,是吧,李夫人?”程金蓮站了起來,不顧吳縣令憤怒的目光,緩緩的走到李大福的麵前。


眾人驚呼著望著她的一係列動作,之間她一揮手,已經揭開了李大福身上的白布,一張青白色的臉龐露在眾人的麵前,“啊,”嚇到了一眾人等,就連那些見慣了死人的衙役們也是一聲驚呼。


“你,你,在做什麽?”吳縣令一邊用手捂著自己的眼睛,一邊開口問道,這個女子怎能如此膽大,她就不怕麽?


“冤有頭,債有主,”程金蓮低聲說道,“李大福,若是你真的在天有靈的話,就請指出誰才是真正害你之人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