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loading...

“就是她殺了我的相公,大人,你可一定不要放過她啊,”李氏在那裏哭哭啼啼的,滿臉的淚水,說的沉痛無比,讓圍觀的百姓們無不動容。


縣令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腸肥胖腦,視財如命,這會兒,睜著略顯渾濁的雙眼瞅著下方,半天才慢條斯理的說道,“李氏啊,本官已經知道了,你放心,若真的調查清明證明你家相公是那個女子所殺,本官一定會還你李家一個公道的。”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李氏急忙感恩戴德的磕了幾個頭,等抬起了頭來,便帶著惡狠狠的眼神瞪著旁邊的程金蓮,這個女人還真是囂張,到了現在,還一臉無謂的樣子。


外麵圍觀的百姓竊竊私語,今日已經是命案發生的第三日了,說是抓到了嫌犯,而且還是一位嬌滴滴的小娘子,一開始,大家都不怎麽相信,可是今天公堂之上,那位潘娘子既不辯駁也不認罪,弄得大家心裏也稀裏糊塗的。


此時的程金蓮正跪在地上,眼中一片清明,不過,心裏早已怒火衝天了,首先,那個李氏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竟一口認定是她殺了李大福,這兩天在牢裏除了武大,再沒見過其他人,了解到的信息就是有人看到她s-a人,而且不止一人作證,今天一開堂,看到烏壓壓的人頭,和氣氛嚴肅的公堂,當然還有一個看著不甚清明的縣官,她心裏已經瓦涼一片,此事看來不能善了了。


其次,就是上堂就上堂吧,還要跪下,程金蓮大為惱火,自己在現代除了行拜師禮跪過自己的母親之外可是從來就沒有下跪過的,這個糊塗縣官,他有什麽資格接受自己的跪拜,所以,在努力的壓了又壓自己內心的邪火後,她隻能跪下了。


她聽到了李氏還有幾個小廝的證詞,形勢對她極為不利,而且聽武大說,這個李氏的父親是縣衙的師爺,自己的女婿遇害,若是真的認定自己是s-a人凶手,估計也會極力勸說縣令大人早點給自己定罪的。


程金蓮不用抬頭,也收到了周圍幾道充滿了恨意的視線。


“潘金蓮,你還有什麽可說的,如今人證物證俱在,我看你還是簽字畫押,俯首認罪吧。”縣令冷冷的說道,昨日的時候,已經接到李家送來的五千兩白銀,這李家果然有錢,當他看到那一大堆閃著銀光的物件時,才覺得自己的生命真正的有了意義。


所以對李家提出的請求,他早已經答應了,今日升堂隻不過走個過場,不過,當看到那個嫌犯嬌柔嫵媚的麵容時,又覺得有些可惜,可是想到那五千兩白銀,咱們的縣令吳大人覺得即使是天仙來了,該怎麽著還得怎麽著。


“大人,民婦有些話要問李夫人,不知可否?”程金蓮抬起頭,望著吳縣令,眼神灼灼,讓人不忍拒絕。


吳縣令的眼神再渾濁,也感受到了那雙眸子裏的堅定,他點點頭,雖然很驚訝自己的反應,可是已經不容他反悔。


李氏望向她的眼神帶著憤恨,嘴中更是惡狠狠的說道,“賤女人,你害了我相公,還有什麽話要說,我告訴你,你問我什麽我都不會回答你的。”


“哦,李夫人說這話就難以服眾了,你既然一口咬定你家相公被我所殺,是你親眼所見是嗎?”程金蓮一字一句的說道,一雙美目緊緊的扣著李氏的眼睛,李氏頓覺的巨大的壓力傳了過來,令自己的整個身心不得動彈。


“那,那是自然,”李氏咬咬牙,扭過臉去,堅定的說道。


“那好,請你把當時的情景再詳細敘說一遍,包括我是怎麽殺死李大福,用的哪隻手,凶器是什麽?”


“你,你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就因為我阻止你嫁入我李家,你就懷恨在心,十六那天半夜,你悄悄的來我家,想把我殺了,可誰知被我相公看到,他想阻止你,可是你卻把他給殺了,潘金蓮,你,你真是喪心病狂。”


聽完了這一通漏洞百出的話語,程金蓮冷笑道,“李夫人,非是我不認罪,而是你所說的話沒有一點說服力,首先,深更半夜,你們李府不說戒備森嚴,也是護院、仆從數十個,我一個弱女子僅憑一己之力是如何進入你們李府而不被人發現的?”


眾人一聽,心裏也在思考,是啊,這個李府高門大院的,普通人根本就進不去啊,深更半夜的,潘金蓮是如何進去的呢,而且還沒有被下人們發現,這一點有點說不過去哦!


李氏的臉一白,卻始終閉著嘴沒有說話。


“其次,你說我要殺你,然後被你家相公看到,請問他為何不呼喊下人幫忙,而任由我行凶?而且他當時死在府外,你們李府的人居然一無所知,他的身邊就隻有你,請問這你怎麽解釋?”程金蓮仰著素白的麵容,眼神清冷,可是任誰都不會認為她在說謊,她這樣平靜的態度也讓這件案情更加的撲朔迷離。


“我一個弱智女流能在這麽短的時間裏殺了人然後再回家換好衣服,然後再次回到案發現場嗎?而且,我還要問一下吳大人,你覺得一個s-a人犯在殺了人之後有可能再回到案發現場嗎?”程金蓮接連提出了幾個重磅炸彈,讓在場的人都陷入了沉寂當中。


“唔,這個,”吳縣令隻覺得額頭冒汗,他怎麽認為這個女子嬌弱呢,如此條理分明的分析和辯解,竟把她身上的疑點摘除的七七八八。


李氏看吳縣令有些猶豫,不禁心一橫,“大人,你不要聽她胡說,誰知道她當時是怎麽闖進來的,我和相公和她爭執著來到府外,當時下人都在前院,沒有人聽到我們的呼救,直到我相公被她刺殺,對了,那把刀還被她扔在了附近的巷子裏,仵作不是已經找到了嗎?”


“大人,若想讓民女認罪,就一定要讓民女心服口服,李夫人一直口口聲聲訴說是民女殺了她的相公,可是民女一弱女子,又怎會是一年壯男子的對手呢,在加上這位李夫人,各位是覺得我的體型比李夫人壯碩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