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loading...

麵對著武大的唏噓不已,程金蓮表現的稀鬆平常,她不是一個悲天憫人的人,在現代見過無數的冤死的人和鬼魂,自己的靈魂早已變得非常強大,對於李大福,從他的行徑就可以看出他的為人,遭到暗殺也怨不得旁人,程金蓮心裏隻是有些接受不了這樣的方式而已,尤其是在自己的家門口,他死了不要緊,可是留給他的親人的卻是永遠的痛。


程金蓮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裏,暗暗的思索著在現場發現的那些蛛絲馬跡,是不是他?可是他又和李大福有什麽仇呢?想不通,最後程金蓮隻好放棄了,反正又不是自己的責任。


武大今天破天荒的沒有繼續做炊餅,而是出了門,天色剛蒙蒙亮,他穿著一身灰色衣衫走出了院子,往南邊去了。


眼看天已大亮,還不見武大回來,程金蓮隻好跑到廚房,熬了點米粥,自己的廚藝真的不好,尤其是在這萬物匱乏的時代,那一點微末廚藝變得如同雞肋般,程金蓮最然不挑食,可是麵對著這沒有一點味道的白粥,真是喝的艱難。


她今天穿了一身素白色的衣裙,衣服都是從那個箱子裏翻出來的,估計是潘金蓮之前的衣服全部打包送到了這裏,最值錢的估計就是那件嫁衣了,不過卻被程金蓮塞在了箱子的最下麵,估計這輩子是不會再穿了。


古代的發髻最難弄了,不過程金蓮還算有招,將頭發簡單的分成了兩縷,編成了辮子,垂在胸前,到也襯得她那麵容純真無比,更加的靚麗脫俗了。


她今天也不想出門了,收拾一下自己值錢的首飾,放在一起,萬一哪天有事,也可以及時的拿出去當了換錢,這個清河縣不符合她心中的理想居住之地,等到找到了謀生的手段之後,她一定會離開這裏的。


隻不過不等她考慮清楚該如何,一群衙差便衝進了武大家的院子。


“誰是潘氏金蓮?快點兒出來,”其中一個四十多歲長得滿臉絡腮胡子的壯碩衙差喊道,他和其他幾個男人就站在門口,要衝進來。


程金蓮剛把首飾放進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就聽到外麵聒噪的呼喊聲,聽著語氣不善的樣子,她信步走了出來,看到了穿著差服的公門之人,眉梢一跳,輕啟朱唇道,“我便是潘氏金蓮,不知各位差大哥找奴家何事?”


她的聲音如黃鶯出穀,清脆怡人,穿著雖然樸素,卻是帶著一股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的絕塵氣息,頓時將在場的公差看呆了去。


“咳咳,”還是那個絡腮胡子的男人最先清醒了過來,看著這個女子看到他們居然沒有一點膽怯的態度,便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你就是潘金蓮,在老譚街後巷發生了一宗命案你知道不知道?”


程金蓮意味不明的望了他一眼,卻依然很坦然的說道,“知道啊,今天早上在門口聽到有人談論說李家少爺被殺了,不知差大哥說的是不是這件事情?”


“正是,”他帶著審視的目光望著程金蓮,不肯錯過她臉上一絲一毫的變化,可是結果很讓他失望,程金蓮老神在在的站立在那裏,態度不卑不吭,眼神也沒有絲毫躲閃。


“潘金蓮,你今早為何會在案發現場出現?”絡腮胡男人詢問道,他的眼神極具迫力,雖然眼前的這個女人看起來嬌嬌弱弱,可是他不能放過一點蛛絲馬跡。


程金蓮倒不意外他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因為在現場,看到她的人實在太多了,能被認出來也不奇怪,隻是為何這些衙差會過來找她,難道懷疑她與命案有關?


“應該不止我一人在那裏出現吧?”程金蓮小心翼翼的問道。


“哼,先回答我的問題,”絡腮胡男人最討厭人家反問自己,尤其是眼前的這位極有可能是那個s-a人犯。


程金蓮瞅了瞅其他幾個衙差,看到他們眼中的同情和可憐的意味,臉上立馬變成一副較弱的模樣,“差大哥,昨晚奴家睡不著,剛走出門口,就聽到有人在喊‘s-a人了’,奴家心裏以為誰在呼救,所以也顧不得其他,便循著聲音走了過去,便看到,”話沒說完,便一臉驚恐的樣子,那副柔弱的模樣頓時引得在場幾個男人的不忍。


“大哥,我覺得這小娘子也許就是好奇才過去看的吧,你看她柔弱的模樣,怎麽可能會是……那個啥嗎?”其中一個細眉細眼的衙差小聲道。


“是啊,我也覺得不像,是不是那個李夫人搞錯了?”其他人心裏也有疑惑,便開口附和道。


程金蓮聽到李夫人的名字,心裏便覺得有些不妙,不會是那個女人在公差麵前編排她什麽吧?


有時候事情還真如她所想的那樣,這些公差過來找她確實是因為那個李氏的指認,她居然一口咬定說是潘金蓮勾搭了自己的丈夫,然後因為遭到她的反對,潘金蓮沒有如願嫁到李家,所以懷恨在心,想過來殺她,卻不料自己的丈夫代為受過了。


她的這一番話自然引起了很大轟動,不過在李大福的小廝確認後,自家少爺卻是來找過潘金蓮,至於他們當時說的是什麽,自己就不清楚了,而且很多人還指認,在案發現場,好像潘金蓮是最早到的一個。


程金蓮從他們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不由得有些氣苦,沒想到自己的一時好事居然帶來如此大的麻煩。


現在來的衙差雖然大部分站在她這邊,可是總捕頭卻認定這件命案和她有關,非要帶她回衙門協助調查。


“不管你如何解釋,可是你無法抹殺李大福與你相識的事情,你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麽,我不能聽你的片麵之詞,現在有李夫人和小廝阿瞳的證詞,證明你與殺害李大福有直接關係,所以從現在起你必須隨我們會衙門,等候發落。”


聽完了類似現代cib所說的“現在你必須隨我們回去調查,當然你又全力保持緘默,但是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程金蓮便被公差帶回了衙門。


武大從外麵回來,就看到很多人站在自家門口,正疑惑著,就聽到有人喊他,“武大,你家娘子s-a人了,趕快去衙門見她最後一麵吧,不然的話,就晚啦!”


武大麵容一凜,急忙推開了人群,嘴中喊著“娘子,娘子,”卻無人應答,看到眾人眼中同情的眼神,“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我娘子怎麽會s-a人呢?她這樣一個弱女子,會殺誰啊?”


他的無語問蒼天,自然沒有人給他詳細的解答,直到傍晚,才花了半兩銀子,在牢房裏見到了程金蓮。


“潘娘子,你,你沒事吧?”武大滿含關切的問道,這牢房裏陰暗潮濕,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女子如何會受得了啊?


程金蓮倒沒想到武大會來,看著他眼中的擔憂,隻覺得內心也變得酸軟起來,有這樣一個大哥,這武鬆也不知道修了幾世的福分?


-------------------------------


親,掉收藏是每個寫手最最不能忍受的,如果不喜歡的話就不要收藏吧,不要讓雪承受這樣的苦痛,好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