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loading...

清河縣的人們的生活水平屬於這個社會中的中下等吧,繁華比不上附近的陽穀縣,人口興旺也比不上毗鄰的張陰縣,所以,一臨近夜晚,街道上便早早的沒了人影,那些店鋪也早早的關門歇了。


等到武大累的筋疲力盡的回了家,發現自家的大堂亮著燈,心中頓感一片溫暖。


程金蓮已經做好了晚飯,自己也沒客氣的先行吃過了,給他留了飯菜,雖然廚藝趕不上武大,卻也不是很難下口。


“怎麽樣?武大哥,累壞了吧?”程金蓮伸手遞過一雙筷子給已經洗漱過的武大郎,眼中也不是昨晚那般的冷意。


武大憨厚的道了謝,其實他今天出去一天,偶爾也會想起自家的這個女人。依他的條件配這樣的女子,實在有些牽強,他非常理解她的想法,自己其貌不揚又家境貧寒,也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還不如今早放她離去。


也難怪武大會這樣想,他今天出去一天,就聽到了很多閑言碎語,說他的漂亮媳婦長相嫵媚,他根本就管教不了,還說早晚有一天會給他戴綠帽,武大雖然性格懦弱,可是依然有他自己的自尊,聽到了這些,又想到那個女人所說的話,她既然都沒有心思跟他,他又何必強留她在自己身邊,不然的話,早晚會出事,想到了這些,回到家來,聽到程金蓮喊他的一聲大哥,他倒覺得這比喊自己官人還要有真實感。


相通了這些,他的態度也變得坦然起來,吃著程金蓮做的飯菜,雖然不是什麽美味,可是好久都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了,他心裏覺得倍感溫暖,其實認下這個妹子也不錯,起碼比她當自己的妻子更加真心實意。


兩人非常融洽的聊了會兒天,然後武大說起,現在生意不好做,自己做的炊餅今天賣出去一般還算是好的,不過刨去成本也沒賺幾個錢。


程金蓮體諒他的辛苦,所以等他吃過飯,主動承擔了刷碗的義務,回到了廚房,收拾完畢之後,想想今天武大的態度,程金蓮也放下了之前的戒備,這個老實憨厚的武大似乎相通了很多事情,既然如此,自己也要做一些事情好好報答報答他。


兩人分別回了自己的屋子休息,程金蓮坐在床上,又開始提起真氣進行修煉,現在雖然吃飯不成問題,可是這個時代生活在最底層的人根本沒有平等可言,那些有權利的人想殺個人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麽簡單,更何況再過幾年這個時代又將大亂,沒有一點保命的本領那可不行,自己雖然有真氣護體,可是在攻擊對戰方麵欠缺很多,改日有機會一定要找個好的師傅練練武術,日後真遇到了危險還能增加幾分勝算。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她睜開了眼睛,耳邊聽到了武大的鼾聲,心裏也安定了許多,想到此,倒有些瞧不起自己了。


什麽時候變得如此膽小了,程金蓮嬌媚的麵容陷入一片陰影之中,在現代的時候,自母親離世,自己一個人遊弋在那個社會的邊緣,孤單、寂寞、空虛什麽沒有嚐試過,可是自己仍能堅持下來,自己養活自己,心中永遠存有希望,也一直為著自己的目標而努力著。


自從來到了這裏,她絕望過甚至想過要放棄,若不是母親說的那句話,她也許早已喪失了對生活的希望,雖然能夠重拾信心,麵對未來的人生,可是心裏總覺得缺了好大一片,找不到方向感,也許這個時候的自己才是最悲哀的吧。


她站起身,輕輕撥弄了一下那支蠟燭的燈芯,隻聽得劈劈啪啪,爆了幾個燈花,然後又陷入一片死寂,望著窗外深沉的夜色,她又有些迷惘了。


街邊傳來幾聲犬吠,突然,一個淒厲的聲音驚醒了程金蓮,她愣了一下,終於決定還是出去看看。


迅速的穿戴整齊,程金蓮並沒有驚醒武大,獨自推門走了出去,一陣冷風吹來,令她有些迷惘的大腦頓時清醒了許多。


今天是十七,暗黑的夜色,沒有一絲光亮,連星子也消失了蹤跡,程金蓮循著那個聲音穿行在夜色之中,寂靜的近乎死寂的空氣中,傳來淡淡的血腥味,程金蓮不由得臉色一沉,更加集中精神留意著周圍的氣息。


“啊,救命啊,s-a人啦!”終於一個女人的喊聲將這死寂打破,也驚醒了附近的居民。


等程金蓮趕到的時候,才發現了眼前的一幕慘景,昏黃的燈籠的照映下,滿地的鮮紅,濃鬱的血腥刺激著人的嗅覺,一個身穿白色綢衣的男子趴在地上,已經沒了聲息,旁邊一個女人在那裏瑟瑟發抖,顯然已經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傻了。


程金蓮看到那個女人,不由得吃了一驚,那不是李氏嗎?她怎會在這裏?而且還是衣衫不整。


“s-a人了,s-a人了,”李氏的頭發很亂,已經沒了白日的囂張氣焰,眼神渙散,嘴唇更是嚇得青紫,她就這樣一直重複著那三個字,直到有人來。


“夫人,夫人,你怎麽樣?”一個小丫鬟顯然也是剛剛得知消息,跑了過來,程金蓮這才發現,這裏居然是李府的h0u'me:n,李家的丫鬟仆人呼呼啦啦的全湧了上來。


“呀,這不是少爺嗎?快,快,趕緊通知老太爺,說少爺遇害啦,”一個管事模樣的人滿臉沉痛的說道,後麵的小廝哀歎一聲已經跑進李府通知這件事情去了。


程金蓮也有些發怔,這個男人怎麽會死了呢,想起他白日裏的行徑,確實也挺招人恨的,可是如此輕易的取人性命,她還是有些不敢苟同。


眼見得聚集的人越來越多,甚至已經破壞了現場,程金蓮悄悄後退了幾步。她倒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感覺到一絲熟悉的氣息,雖然很快消失了,可是她依然能夠感應到那個人的詭異。想起那雙幽深冷冽的雙眸,程金蓮覺得一陣心寒,若是真對上了他,自己真不知道有幾分把握。


她環顧一下四周,確定那個人已經從此地離開,心下雖然猶疑萬分,可是也不敢表露出來,旁邊的幾個老百姓正在那裏談論著李大福的死因,聽他們的語氣,倒有些幸災樂禍的成分。


一刻鍾以後,有幾個衙門的公差也過來了,他們迅速疏散了人群,讓他們離開,然後又勘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協助李家將李大福的屍體搬了回去。


聽到闔上門後的李府傳來的一陣陣哭聲,程金蓮心裏也說不清是什麽滋味兒,此時已接近黎明,很多過來看熱鬧的人,才發現,站在他們身邊的居然是一位絕世美女,他們的注意力被吸走大半,紛紛過來詢問程金蓮的身份。


程金蓮好不容易擺脫了那些人的糾纏,回到了武家,看到武大郎已經起身,開始做炊餅了,當他看到程金蓮的身影,驚訝了片刻,“潘娘子,你怎麽從外麵回來了,起恁早做什麽?”


程金蓮也不想隱瞞他,反正這事早晚他都會知道,與其讓他懷疑還不如早點和盤托出,想到此,便將李大福遇害的事情給他說了一邊,自己也是因為聽到了聲音才過去看的,沒想到看到了如此慘景。


武大聽完大吃了一驚,這李大福作為清河縣的名人,他自然早有耳聞,隻是沒想到這人居然會被人害死,哎,真是世事難料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