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loading...

看著他油頭粉麵、眼冒綠光的模樣,程金蓮一陣嫌惡,這個人不會青天白日的就想圖謀不軌吧?


正如她所想,這個人叫李大福,算是個富二代吧,家裏有幾個閑錢。平日裏無所事事,吃喝玩樂倒是在行的很,除此之外,**是他的標簽,仗著家裏有錢娶了一個正妻和五六個小妾,沒事的時候,清河縣的勾欄院裏也少不了他的身影。


不過昨天他在回家的途中,看到嫁給武大郎的潘金蓮時,簡直驚為天人,當時就想上去搭訕,幸好身邊有一個小妾,阻攔住了他,不過昨天回去之後一直魂不守舍的,他讓仆人打聽到武大郎每日一早就會出去賣炊餅,這不當仆人給他稟報過武大郎已經去了清河縣的最邊遠的街上時,他就迫不及待的登門了。


當看到那抹湖綠色的身影時,李大福的心就一直跳的飛快,這樣的極品怎麽會嫁給那個其貌不揚的武大郎了呢?真真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我官人不在家,請問你有什麽事情嗎?”金蓮站起了身,窈窕的身影仿佛盛夏中最美麗的那葦綠蓮,清新雅致又別樣嫵媚,她低著頭並不看李大福,看上去一副嬌羞狀。


李大福看的心癢癢的,真想抱上去親一口,“小娘子,別害怕,我來沒有什麽惡意,嘿嘿,”他慢慢的靠近程金蓮,閉上眼睛,聞著那股馨香,隻覺得心神俱醉。


程金蓮眉頭皺了一下,臉上更添冷色,到哪裏都少不了這樣的色鬼,她冷哼一聲,看到大門處隱去的那抹豔紅,頓時心生一計。


她抬起頭,嬌滴滴的小眼神望向李大福,“這位公子,奴家不便見外客,還請回吧,若是有什麽事的話等我家官人回來了,您再過來。”


她的聲音不勝嬌切,李大福聞在耳中骨頭都要麻酥了去,他平日裏也是膽大慣了的,這會兒之間這個嬌滴滴的美人兒獨自在家裏,早已是心猿意馬,他張開雙臂就抱了過去,嘴中直嚷嚷著,“小美人兒,那個武大有什麽好,貌醜家窮,真是委屈了你,跟了大爺我吧,我定讓你吃香喝辣,讓你穿不完的綾羅,戴不完的金銀,如何,美人兒,讓大爺我先親一口……”


程金蓮聽著他口中的胡言亂語,看著他猴急的模樣,又豈會讓他占了便宜去,她靈巧的躲開他的熊抱,一個轉身,已經站在離他三米遠的範圍外。


她嬌笑著,一雙美目精光四射,“我說公子,這就是你的不是了,奴家即已經嫁到了武家,就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又豈能跟了你?再說,公子家裏定是良妻美妾多多,又怎會把奴家放在眼裏?”


李大福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發現佳人站在他的左前方正對著自己嬌笑,“美人兒,你自不知,我從昨日見了你,就想丟了魂魄似的,就想擁你入懷,好好疼愛一番,你放心,若真跟了我,家裏的那些女人我自會遣散了去,隻寵愛你一人,如何?”


“哼,公子說這話可是要哄騙奴家的?”程金蓮慢慢變了臉色,不過那種清冷的模樣更是加重了李大福的征服欲,現在估計就是程金蓮想要座金山李大福也要想法給她弄到。


所以,看到程金蓮生氣的模樣,李大福急忙擺手道,“怎麽會呢,娘子,我家那幾個女人加起來也沒有你一半的好,如果有了你,我還要她們作甚?”


他信誓旦旦的模樣到是取悅了程金蓮,不過卻是惹怒了外麵的那些人。


程金蓮捂著嘴含羞帶怯的笑著,眼神卻瞟向了門口,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能忍?


果然,片刻之後,一個尖利的聲音頓時在院子裏響起,“李大福,你這個殺千刀的,你說啥?老娘哪裏不如她啦,啊?”


看著突然冒出來的穿著豔紅色的衣裙的正室夫人,李大福陷入了呆愣中,“不是,這,娘子,你怎麽會來的?”


“你當然不希望我來啦,”李氏伸著手指,點著他的鼻子,“李大福,我就知道你今天早上鬼鬼祟祟的沒什麽好事兒,果然等我一出門,你就跑到這裏來了,啊,找這個狐媚子是不是?說,你們倆是什麽時候勾搭上的,啊?府裏給我弄一群妖精不說,今天還想把這個狐媚子帶回家,告訴你,沒門!”


李大福急忙堆笑道,“娘子,怎麽會呢,我李大福修了三世的福分,才與娘子結緣,怎麽還會肖想其他女子,嘿嘿,娘子,不要生氣嘛!”


你猜李大福為何懼怕他的這位夫人,這個李氏麵容並不出色,不過她的父親卻是縣衙裏的師爺,家裏更是有一個中了舉人的哥哥,將來前途不可限量,這李家雖然有錢,不過卻是一個土財主,李氏的哥哥若是過了殿試,那最差也是一縣之官,李大福自然不敢得罪了這位官家妹子了。


李氏睜著三角眼,瞪了他一眼,信步走到程金蓮麵前,本想好好出出心中的悶氣,在她看來,李大福雖然**,可是若是這個狐媚子沒有主動勾搭,自己的丈夫又怎會做下如此錯事。


“你這個不知檢點的女人,看你長得一副妖媚的樣子,一看就不是什麽好東西,”李氏一早在心裏就給程金蓮下了這樣的定義,“告訴你,別癡心妄想嫁入李家……”她一腔義憤填膺的指責並未持續多久,因為看到程金蓮冷若寒冰的目光,隻把她剩餘的話給凍成了冰渣。


“娘子,”李大福也感受到了程金蓮身上的冷意,他不明白這個嬌滴滴的美人兒怎會變得如此之快,雖然心有不甘,可是現在他也不敢在李氏麵前再說什麽,等到把這位母老虎安撫下來,再瞅準時機說道說道,相信她會答應的。


這個**熏心的李大福卻全不考慮美人兒現在已經是婦人的身份了,在他看來,隻要自己相中的,就一定要弄到身邊,不管她是否嫁了人,關於武大郎,對他來講完全是個沒有任何威脅成分的人,所以自動忽略他的感受。


他背著李氏用眼神向程金蓮表達著自己的歉意,嘴中還無聲的說著,“我還會來的。”卻不防觸到程金蓮滿含譏諷的眼神。


李大福極力壓抑著自己內心的不舒服,殷切的拉著李氏的手,賠笑著,“走吧,你昨日不是說看中了金缽樓的玉簪嗎?為夫早就想送予娘子你了,走,咱們今天就把它定了去。”


李氏冷哼一聲,掙了幾下沒有掙脫李大福的手,臉上雖然還怒著,可是眼神卻分明緩和了幾分,“你就會耍貧嘴,什麽時候別給老娘我惹這麽多桃花,我就謝天謝地了。”


李大福嘿嘿直笑,拉著自己夫人的手,走出了武家的大門,看到自己的貼身小廝被李氏的丫鬟壓製的死死的,心裏湧上的一股怒氣卻在看到李氏掃過來的眼神時被迫消散。


“娘子,你慢點,”李大福臉上堆笑,心中卻隻想罵人,那小娘子的手還沒來得及摸上一下,都被這個臭婆娘給攪黃了,李氏,總有一天,老子一定要重振夫綱,想娶誰就娶誰……


------------------------------------


今天嚴重霧霾,出門請自帶口罩,嘿嘿!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