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親
loading...

七月十五,俗稱鬼節,傳說這一天陰間的門會打開,會有無數冤鬼通過那扇門來到人間,尋找自己的仇人,所以這一天,很多地方都會祭拜四方鬼神,希望他們見好就收,不要在人間四處晃蕩,過多危害無辜的人。


這一天,陽光燦爛和風吹,城市裏的人們早早的便開始了一天忙碌而又緊張的生活,大街上,交通依然擁擠不堪,後麵的司機叫罵著前麵的行人不遵守交通規則,直摁著喇叭,嘀嘀嘀,簡直要聒死人的節奏。可是車輛依然停滯不前,叫罵聲,喇叭聲不絕於耳。


好不容易前麵的車終於暢通了,那個司機急忙開著車往前開去,見到一條胡同,不由分說便拐了進去,不管什麽地方,隻管停下車。


他打開車門,下車,左腳踩到了不知什麽東西,差點讓他崴到,氣的他跳腳大罵,原來不知是誰在這裏擺放了貢品還有一個香爐,他剛才踩到的正是那個香爐,隻可惜現在那裏一片狼藉,香爐倒在一旁,裏麵的煙灰撒的到處都是,擺放的貢品更是被他一腳踢到了那邊的牆角裏,稀稀落落的散落在那裏。


他嫌惡的看著自己的新皮鞋上蹭上的那紅紅的黏糊糊的不知道什麽東西,看了看四周,隨便撿起地上一種圓形的紙便擦拭起來。


擦著擦著,耳邊突然聽到一聲歎息,他狐疑的抬起頭,看看四周,這裏是一個比較陰暗的胡同,往裏麵看,好像黑咕隆咚的,他罵罵咧咧的“搞什麽鬼?”又抬起手腕,一看表,快遲到了,於是急忙扔掉了手中的紙,向外麵的街道上跑去,又一聲歎息悠悠詭異的回響在這個寂靜的胡同裏。


男人大概有三十五歲,長相沒什麽可說的,腦門和他的新皮鞋一樣鋥亮,他推開了眼前咖啡廳的門,走了進去,滿含期待的望去,突然,看到一個粉紅色的背影正在約定的位置坐著,他急忙跑了過去,跑了幾步,又停了下來,非常認真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後慢慢的走了過去。


“嗨,你好,”男人認真的打量著眼前的美女,她長的真是漂亮啊,尤其是抬頭看他的那一刹那,輕柔如水的眼神,櫻桃小口上閃著紅潤的光澤,真是引人遐想。


“你好,”女子的聲音更是嬌柔好聽,“請坐。”


“哦,好,”男人表現的非常紳士,“真是不好意思,剛才路上堵車,讓你久等了。”


“哦,沒關係,多等一會兒你總會出現的。”女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好,善解人意,溫柔可人,男人覺得今天真是來對了,他露出大大的笑容,“程小姐,你想吃點什麽,隨便點,我請客。”


“那多不好意思啊,”女子嬌柔的笑道,“這裏的東西太貴了,要不咱們……”


“砰”的一聲打斷了她的話,也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看向那個聲音的來源地,哇塞,這個女人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黑上衣黑褲子寬寬大大的,頭發亂蓬蓬的,臉上還戴著一副超大框的眼鏡,幾乎把臉都蓋完了,令人更加受不了的便是她的行為了,剛才她大力的開門,又砰的一聲合上,把這裏所有人剛才迤邐的氣氛全給震跑了,這自然包括剛才那對男女。


男人嫌惡的朝那個黑衣女人看了一眼,然後快速轉變神情,溫柔的望著女子說道,“你剛才說什麽?”


“哦,”女子輕聲說道,“我說要不咱們回家吃吧,”她的眼神輕輕的瞟了他一眼,那嬌媚的眼神,猶如一根羽毛似的輕輕的拂在他的心裏,癢癢的。


男人頓時覺得口幹舌燥起來,他幾乎想立刻答應,可是又怕自己的孟浪嚇跑了這位程小姐,“沒事,不用怕花錢,我有錢。”他怎麽能讓她小瞧了自己呢,為了給她留個好印象,拚了。


“嗬嗬,”女子捂嘴輕聲笑道,“你真可愛。”


男人也笑了,突然覺得自己的肩膀被什麽拍了一下,他扭過頭便看到那個黑衣女人站在他的麵前,“陳阿生,你是陳阿生吧。“聲音粗嘎,極其難聽。


男人覺得眼前的女人真是有礙視聽,急於想打發她,“怎麽啦,我是陳阿生,你是誰啊,我不認識你啊。”


“哦,”黑衣女人看了看旁邊的女子,眼中閃過一絲玩味,“我是程金蓮,是你今天的相親對象。”


“什麽?”陳阿生嚇得站了起來,指著她,“你是程金蓮?那她是誰?”


程金蓮冷哼一聲,“我怎麽知道,不知道人家是誰,就能在這裏甜言蜜語半天,我看你哪一天被鬼上身都不知道。”


“先生,我,其實我,”那個女子委屈的,小臉上掛著淚珠,看著真是我見猶憐,陳阿生急忙攬住她的肩膀,柔聲說道,“沒事,沒事,我今天見得是你,喜歡的也是你,你放心,啊。”


程金蓮冷冷的望著那個女人,小樣兒,在我麵前玩這一招兒,你還嫩點兒。


“我說,那個程金蓮,你也看到了,我陳阿生今天與這位小姐一見鍾情,所以,跟你的相親作廢,你可以走了。”陳阿生說道,手臂緊緊的攬著這個柔若無骨的女人,心裏早已心猿意馬起來。


“你確定?”程金蓮冷笑道,自己是該慶幸呢還是該慶幸呢,幸好這種有眼無珠的男人沒有看上她。


“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陳阿生斬釘截鐵的說著,不行啦,女人身上的陣陣幽香已經傳入自己的鼻孔,下腹頓時熱了起來,臭女人,你趕緊走,不要壞了我的好事。


“哼,”程金蓮一改剛才的怒意,開心的笑道,“那就祝你好運了。”說完,頭也不回便走出了咖啡廳。


“你對我真好,”女子滿含深情的望著陳阿生,伸出小手撫向他的胸膛,那柔若無骨的觸摸,令陳阿生很是愜意,他望著眼前女子的櫻桃小口,真想狠狠的親上去。


“阿生,要不咱們回家吧。”女子輕聲說道。


“好啊,”陳阿生已經忍不住了,他拉著女子的手急匆匆的走出了咖啡廳。


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一個粗嘎的聲音響起,“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啊。”程金蓮慢慢的現身出來,慢悠悠的說道,抬頭望著遠處的天空,太陽慢慢的被雲彩擋住了,大熱的天竟刮起一陣陣陰風,雖然涼爽,可是也讓人覺得詭異的很。


唉,還以為今天相親能遇到一個好男人呢,真不知道隔壁的羅大嬸從那裏找來的,還說什麽年輕英俊事業有成什麽的,依她看來,那絕對是一個有眼無珠色膽包天的二貨。這不,被一個豔麗的女鬼給迷惑走了。


程金蓮摘下臉上的墨鏡,下麵居然是一張令人驚豔的麵容,眉似初春柳葉,常含著雨恨雲愁;臉如三月桃花,暗藏著風情月意,如此一張媚態橫生的臉龐,卻包裹在如此醜陋的外殼中,不知她是有意為之還是因為不會打扮自己。


她叫程金蓮,現居住於本地,今年二十八歲,少原程家第二十八代傳人,自封捉鬼大師,平常以給人看風水做法事維持生計,當然,偶然也戴副大墨鏡充當瞎子二炳給人家算算命,人稱程半仙兒。


她的母親於三年前故去,如今在此地更是沒有一個親人,她孑然一身,因為自己做的事情實在有些驚世駭俗,所以平日裏也沒有什麽朋友。剛才經曆的那場情景,讓她倒盡了胃口,又想起自己老媽的遺願,隻能長歎一聲,“老媽啊,看來你絕世傾城的閨女二十八歲之前是嫁不出去咯。”


程金蓮複又戴上墨鏡,無論怎樣,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想到此,也沒必要在這裏浪費時間了,她邁著大大咧咧的步子,向前走去,此時已經過了中午,再過幾個小時,想想自己又該忙了。


今天本就不是一個好日子,怎麽能碰到一段好姻緣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