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破產
loading...

三九天,大雪,北風四到六級,氣溫零下九到零下三度。


宗靖難得給自己放了一天假,睡到中午才起床。


拉開窗簾,外層玻璃上的冰花還沒化,窗邊的氣溫低,宗靖打了個寒顫,拽過睡袍裹上。


廚房裏的冰箱是家政阿姨昨天剛填滿的,但是他懶得自己做,拿一瓶礦泉水咕咚咕咚灌了一半,接著打開手機叫好外賣,洗漱一下就坐進書房裏。


企鵝自動登錄,宗靖看都沒看,徑直打開郵箱開始處理郵件。


等到他回複了四封郵件,外賣終於送到,摸到手裏隻剩些微熱氣,宗靖看看外送員帽簷上的積雪,把溫度最高的熱飲遞過去,“實在不好意思,天氣太差,辛苦了。”


外送員本來有些忐忑,聞言連連擺手,“應當的應當的,您在微波爐裏加熱一下再吃吧,不好意思。”


宗靖硬塞給他,“暖暖手也好,辛苦。”


外送員推不過,接過去反複道了幾聲謝,退了兩步才轉過身去按電梯。


宗靖沉浸在日行一善的滿足裏,吹著口哨去熱了飯,坐回書房吃了幾口才發現右下角那個拚命閃爍的企鵝群圖標。


有人提到了他特別關注的那個名字。


這個群,好幾年沒有聲息了吧,不對,是加了之後從來沒有人提起過那個名字。


宗靖咬著糖醋小排,點開那個群,呼啦一下子閃過一片密集的文字,幾分鍾時間,好像大家已經聊了許多行,好些終年灰暗的名字不斷跳出來。


大山13:35:09


最近有人聽說小王子的新聞嗎


此去經年13:35:40


小王子?who?


大山13:35:49


我滴神,咱們班小王子啊,柳遇唐


灰兔子13:35:52


柳遇唐?


他怎麽了?


大山13:35:56


呃,果然隻有我一個人知道嗎?


此去經年13:36:09


啥大新聞快說,這麽賣關子找抽呢是不?


灰兔子13:37:10


就是就是


吊人胃口欠收拾,不厚道


冰奇13:39:58


咦,你們說柳遇唐?他怎麽了?


大山13:46:10


果然大家還是關注小王子,一提他,萬年潛水都炸出來了


……


宗靖不耐煩看他各種賣關子就是不說正經事兒,丟開筷子敲了一句話。


宗靖13:58:27


柳遇唐到底怎麽了?


他一出現,大家登時又熱鬧起來,各種打聽聽說他成了老板的傳言是不是真的。


宗靖懶得一一應付這麽多人,畢竟高中同學,算算七八年沒見了,當時念書他就不是愛玩兒的人,跟誰也不太親,這會兒那些id背後的人長相樣子和名字都不太對的起來了。


宗靖14:08:17


並沒有,普通上班族而已。


然後就關了群,單敲大山。


宗靖14:09:28


柳遇唐怎麽了?


大山本名王峰,大個子一個,跟宗靖在高中時代都在校籃球隊,算個比較熟悉的人,被宗靖單獨一敲,簡直有點受寵若驚。


大山14:10:02


靖哥,咱可好些年沒見了,你現在做什麽呢?沒想到你也對八卦感興趣啊。


宗靖14:10:35


沒做什麽,小公司普通職員。難得聽到同學消息,你語氣又那麽誇張,好奇。


耐著性子跟王峰聊了幾句,宗靖想起來這個同學對柳遇唐特別關注的原因,當年王峰高中三年裏喜歡的姑娘,無一例外拒絕他的原因是喜歡柳遇唐。


少年時代積累起來的鬱氣,談不上仇恨,聽到宿敵倒了大黴,幸災樂禍是一定的。


據王峰說,他元旦休假回家,聽母親講的八卦。


總結一下,高中時代全年級最有錢的柳遇唐家破產了,他父親在籌集資金還了大半欠款之後車禍喪命。


現在柳遇唐和母親在被債主堵門中。


宗靖眉毛皺起來,顯然王峰聽到的八卦也是七轉八拐得來的,信息一點兒都不具體。


又寒暄了幾句,他就找個借口關了企鵝,合上本子。


在屋子裏轉了三圈,宗靖支著下巴站在飄窗前麵看了好一會兒雪,最後自暴自棄地重新打開電腦,在校內網、豆瓣、微博幾個地方搜索了下,鎖定了一個人,發了個私信過去。


一小時後他就拿到了柳遇唐的手機號,跟手機裏存著的那個完全一致,仍舊是這個城市的號碼。


網上有句話說,如果一個人5年以上不換手機號碼,隻有一個號碼,二十四小時開機者,是個相當值得信賴和可交之人。


如果這個手機號仍舊有效,柳遇唐跟自己在同一個城市七年了,一直都用著剛進大學時候換的手機號。


宗靖拿到了號碼,困獸一樣又在屋子裏轉了三圈,工作郵箱裏還有六封郵件沒處理,勉強工作了一會兒毫無效率,再去躍層露台改裝的健身室裏跑了一小時,最後滿頭大汗地站到浴室裏衝水。


頂著個毛巾從浴室出來,宗靖終於抓住手機倒在床上,沉默地看了那個號碼一會兒,按了下去。


電話隻滴——等待了一聲就被接起來,對麵的聲音略有些焦慮,“您好,我是柳遇唐,哪位?”


宗靖驟然從床上坐直,因為沒預料到對方的接電話竟然這麽快,一時間竟然想不出說什麽好,幹巴巴自報家門,“我是宗靖。”


柳遇唐被自己的二姨和小姑盯了一整天,此時口幹舌燥,哪想得起宗靖是誰?想想這些天打電話過來的無非是債主,懶得應付,幹脆地自報家門。


“抱歉,我父親生前的一些關係我不太了解,如果您有有效借款證明,請拿好文件到q城新陽區錦繡大道山水居16棟,我會想辦法給您結算清楚。”


宗靖愣住,馬上反應過來,柳遇唐把他當做柳家的債主了,看起來情況確實很嚴重。


他試圖解釋一下,“我是宗靖,當年……”聽筒對麵響起尖銳的中年大媽吵鬧聲。


柳遇唐躲避著小姑伸過來的手,“抱歉,我現在不方便跟您詳談,具體情況您上門來找我吧,我們柳家是不會賴賬的。”


更尖銳的婦女吵鬧聲響起來,“……什麽不會賴賬,先把……”


電話掛斷,隻餘機械的電子音。


宗靖舉著電話發了一會兒呆,直到發梢上的水珠從額頭上滑到了眼睫毛上,他才站起來到浴室吹頭發。


********


柳遇唐躲開小姑撓上來的指甲,厲聲喝道:“您要是再不坐回去,我就報警了。”


柳嫻尖聲吵鬧,“你還敢報警?你報啊!你不報警,我都要先打110,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幫你想辦法,你有什麽不願意?”


唐舒也跟在她身後叫,“讓你媽媽下來講話,你個小孩子懂什麽?大人的事兒你摻和個屁。”


柳遇唐深吸一口氣,掃視眼前這兩個中年女人,以前覺得拿自己當親生兒子的小姑二姨,逢年過節總會記著給自己禮物的長輩,這會兒看看,比個外人還不如。


早半個月他經常被氣得發抖,現在已經不會為這樣的事情難過了,“您要是非要逼死自己親妹妹嗎?我已經是成年人了,也說了好多遍,這個家,目前是我做主,有什麽事兒找我談,否則說什麽都沒用!”


唐舒坐回去,畢竟對麵是個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大男人,真發起火來,她也占不到便宜。


“我跟你講了許多遍了,家裏就這個房子還值點錢,二姨給你找的買主有什麽不好?你早些賣了,結算清楚,帶著媽媽好好過日子,有什麽不好?非要這樣死撐著,天天債主登門,你媽媽都要嚇出神經衰弱了。”


我媽媽神經衰弱到底是誰鬧得?!


柳遇唐冷笑一聲,“賣房子,好啊,六百七十萬拿來,我現在就簽字搬走,否則免談。”


柳嫻打扮的一幅貴婦樣子,唾沫星子噴滿地,“你個小孩子,不知人間疾苦,你家裏剛出了事兒,房子晦氣,哪有那麽高的價格?中介哄你的,一年半載賣不出去,債務利息要多少你想過嗎?”


柳遇唐抱臂,“那是我柳家的事情,小姑操心操心自己家吧。”說完閉上眼睛往沙發上一靠,打算就這麽耗著了。


一個月前,他還在籌劃出國繼續深造設計。


爸爸在電話裏還鼓勵自己,好好學習,成了大設計師,家裏剛好也可以轉型做服裝生意,房地產市場不行了,他很看好女裝。


轉天接了一個電話,父親車禍重傷住院,他回到家,才知道柳家已經風雨飄搖。柳昂搶救無效死亡,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因為施工方偷工減料,家裏投資的度假山莊建了一半在階段驗收時候就停工了,柳昂不能讓這樣工程繼續建設進而投入使用,要求拆除重來。


隨即工頭捐款潛逃,年關將近,工人堵在公司大樓門口要工資。


柳昂多方籌集資金結清了工資,接著設計公司、材料供貨商也找上門來,銀行貸款也到了結算期……


柳昂殫精竭慮,好不容易解決了大半,又出了車禍。


柳遇唐買不到機票,沿著高速開了七個小時車,趕回家見了父親最後一麵。


他承諾了,要照顧好母親,就一定會撐下去。


辦完了父親的後事,在父親老朋友和公司下屬的幫助下,開始想辦法把公司值錢的東西拆分賣出,公司做不下去了,債務總要清償結算完畢,再有員工清退安置問題。


忙到焦頭爛額,沒想到自家親人先上門打劫了。


把價值七八百萬的別墅賣出四百萬去,還講什麽都是為了我好!嗬嗬~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