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小柔生日
loading...

“媽的,太不淡定了!”


走出公寓,再次叼起一根煙的葉楓頓時有些後悔了。


本來按照他心中的劇本,麵對蘇穆青他應該是瀟瀟灑灑的來,瀟瀟灑灑的走。


結果剛才蘇穆青一句朋友,就讓他上頭了。


不過想想葉楓也就無所謂的聳聳肩膀,反正自己本來也沒指望和蘇穆青能夠回到從前。


相信蘇穆青也是一樣,他們兩人從重逢那天開始,彼此就知道已經回不去了。


“唉……這操蛋的人生!老子那次還和杜飛、聶遠那倆孫子說要追到蘇穆青,再狠狠甩了呢!看來老子還是心太軟!”


說著,葉楓就這麽猛吸了一口煙,一邊哼著心太軟,一邊向著前方走去。


不過也就在此時,一輛黑色的轎車就這麽在葉楓身影漸漸消失的時候,緩緩的駛出……


半小時之後,齊俊哲的別墅內。


此刻所有的傭人都膽戰心驚的站在一邊,大氣都不敢出上一聲,因為就在剛才張華才走進來沒多久,在他們心目中一向溫文爾雅的齊俊哲居然摔碎了一隻咖啡杯!


“這個賤人還真是可以啊!她那公寓本少送她回去那麽多次,都沒有進去過!”


齊俊哲笑容很燦爛的說道:“她這是故意在氣本少?還是真的和那土包子有一腿?”


但是站在他麵前的張華卻是知道,齊俊哲此刻笑的越是燦爛,就代表他內心越是憤怒。


所以張華當即開口道:“齊少,那接下來該怎麽做?”


“確實應該給他一個教訓了!”齊俊哲冷哼一聲道。


在他看來,無論是蘇穆青故意氣他,還是其他原因,葉楓走進了他都不曾進去過的蘇穆青的公寓,那是不爭的事實。


若不是張華之前說,葉楓在裏麵隻停留了五分鍾左右就出來了,隻怕這會兒齊俊哲可就不是要教訓葉楓這麽簡單了。


不過張華卻是有些為難的說道:“可是,那小子最近和金碧輝煌的老板藍胭脂走的也比較近!我怕到時候藍胭脂會護著他!”


“護著?”


齊俊哲微微一笑,隨後就這麽緩緩的蹲下,一邊將手邊的那條血統昂貴的牧羊犬抓到手邊,一邊開口道:“那就一起,本少難道還怕了一個小小的金碧輝煌?”


嗷!


話音落下,齊俊哲手邊的牧羊犬立刻發出了一聲慘兮兮的叫聲,而張華則是立刻點頭道:“我知道了!”


……


葉楓自然不知道一場風暴,因為他和蘇穆青的這次見麵,而悄悄向著他席卷而來。


這天,他依舊雙手插袋,左搖右晃的在金碧輝煌中巡視一圈後,就這麽晃到了二樓的吧台,準備偷閑打屁。


宣小柔自然也是早就習慣了他這副樣子,直接丟了一杯紅方到他麵前,笑盈盈的說道:“就知道你這個點會過來,喝吧!”


“哎!”


葉楓見狀,趕緊笑嘻嘻的將酒一飲而盡,然後吧唧了幾下嘴唇道:“哎!真搞不懂這些天天來金碧輝煌點洋酒的人什麽心態,尼瑪這東西喝起來酸酸甜甜的還不如二鍋頭好喝!不過看在是小柔你倒的,哥勉強喝了!”


“有的喝都不錯了!還挑三揀四的!”


宣小柔沒好氣的白了葉楓一眼,然後突然一蹦一跳的從吧台走出來,靠著葉楓道:“我聽說,你每晚下班都和楊哥他們出去吃好吃的,是不是?”


“算是吧!楊哥倒不是每次都來,不過我其他幾個哥們,像是杜飛他們,倒是天天不落!”


葉楓說著,眉頭微微皺道:“你怎麽好好的問這個?你也想去?”


“不行嗎?別看我這樣,我可是酒場女王!我們女生宿舍裏,就沒見誰比我更能喝的!”


宣小柔立刻說道,不過看著葉楓那嘻嘻哈哈的表情,她終於還是撇撇嘴道:“其實今天是我生日!不過我爸媽都不在臨海,所以……”


“臥槽!不早說!”


沒等宣小柔說完,葉楓就立刻一拍桌子笑道:“小柔的生日怎麽能夠沒人幫你過?放心,抱在哥身上!”


恰巧這時,楊群正好從三樓下來,看到葉楓在這敲桌子打椅子的,立刻湊過來笑道:“小葉,什麽事這麽興奮?漲工資了?”


“漲個屁!楊哥,小柔今天生日,我決定幫她慶祝一個,咱們晚上老地方聚聚?”葉楓笑著說道。


“行啊!”


楊群本來就一直挺照顧宣小柔的,所以一聽是她的生日二話不說,直接拉了個人過來打了聲招呼,讓他看著點,就要準備翹班。


葉楓一見,自然是舉雙手讚成,並且這就開始給杜飛打電話,讓他去門口候著。


反正如今葉楓可是藍胭脂身邊的紅人,給自己和杜飛放個假還不簡單?


至於宣小柔,那更不用說了,直接領導就是楊群,楊群都為了給她慶祝生日翹班了,她還不走?


所以一行人立刻浩浩蕩蕩的走出金碧輝煌,向著葉楓經常去的大排檔進發。


半小時後,酒菜就已經全部上桌了。


而在坐的,除了葉楓、楊群、杜飛,以及宣小柔這個主角之外,還多了葉楓的死黨,和已經與葉楓混熟的黃河。


“這位就是大美女小柔啊!第一次見麵,嘿嘿,請多指教!咱們走一個?”


渾人杜飛這酒一倒好,立刻就衝著宣小柔嘿嘿直笑起來。


旁邊的葉楓見狀,趕緊沒好氣的拍了他一下道:“收起你的哈喇子,尼瑪都快要滴到地上了!小柔別理他!”


“我覺得杜飛哥哥人很好啊!”


小柔倒是來者不拒,立刻給自己倒了小半杯,然後和杜飛碰了一杯就是一飲而盡:“杜飛哥哥,一直聽葉楓說你是他的好兄弟,今天總算是見到了!我幹了你隨意!”


“臥槽!女中豪傑啊!”


看著宣小柔如此,杜飛哪裏能真的隨意,所以當即就是咕咚一口,三兩五的杯子直接見底。


而有了杜飛帶頭,其他人也紛紛向著小柔敬酒。


不過其他人可不是杜飛這種渾人,都是讓宣小柔隨意就好。


隻是酒過三巡,眾人卻都品出來了點不一樣的味道。


雖然宣小柔每次和人敬酒的時候,三句不離的就是葉楓,甚至於連杜飛嚷嚷著和葉楓拚酒的時候,宣小柔都主動替葉楓去攔,儼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樣。


“瘋子,這小妮子怎麽感覺有點不對勁啊!”


又喝了幾輪,趁著宣小柔去喊老板加菜的檔口,黃河立刻看向葉楓說道。


葉楓此刻也是一頭霧水,隻能聳聳肩道:“可能我和她比較熟吧!”


“少來!你和小柔能有楊哥熟?”


杜飛個渾人立刻扯著嗓子喊了起來,不過見不遠處小柔疑惑的望過來,還是趕緊壓低了聲音道:“要我看啊!這小妮子隻怕是看上瘋子你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