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惡魔男人
loading...

“是這樣嗎?”葉玄皓沉吟著望她。


“他們說是,我能說不是嗎?”這就是夏細語的悲哀。“你也知道丟丟隻是我的養子,並不是我親生的。”


“嗯。”夏細語對夏丟丟的感情,他看在眼裏,雖然有些不以為然,但是小家夥也由衷地喜歡她也是事實。


“所以我想找他的堂姐聊聊。”夏細語垂下了頭,心裏也沒譜了。


尚宇的堂姐體弱多病,如果她想要回這個孩子,她能硬著心腸不給嗎?唉,煩人哪。


葉玄皓的辦事能力超級強,下午還沒有下班的時候,就查到了有關尚宇堂姐的資料,可惜的是,她人在國外,已經很多年沒有回國了。


夏細語掛了電話,站在窗戶前,看著樓底下的行人出神。


尚宇的堂姐在國外,也一直沒有找過這個孩子,她是不是不知道這個孩子是她的呢?抑或她根本不想要這個孩子?如果是這樣的話,想要爭回夏丟丟就是尚宇的一廂情願。


尚宇,這個已經到了而立之年了,是不是真的不行啊?要不然怎麽還不結婚呢?她忽然想從這個方麵入手,找到尚宇的弱點,然後一舉滅了他!


車還沒有到幼稚園門口,入眼就是一輛讓人心驚肉跳的深紅[一_本_讀]小說xstxt色跑車,不會吧,他這麽早就到這裏來了?


小家夥的手機打不通,尚宇去了公寓,藍姨告訴他的,夏細語裝著心事,最簡單的線索都忘記了,還一味震驚在他的神速裏。


“下來。”車門被敲響,高大的男人矗立在車前,透過玻璃窗也能感受到他冷厲的氣息。


夏細語饒是膽子再大,也覺得全身冷汗涔涔而下。


這個男人,為什麽一定要和她過不去呢?


打開車門下車,她纖細的手腕立即被握住,她這時才看到他身後的溫雅莉,笑盈盈地睇著她,那眼神裏說不出有多快意了。


夏細語想到她上午發的新聞,匿名形式發的,看尚宇的樣子,好像還不知道她幹了這好事。


夏細語清澈的眸子掃了她一眼,昂起頭望著陰沉著臉的男人,冷冷地說:“孩子不是我去搶的,是她帶著他回來的。”


不管他信還是不信,她都如實說了,停頓一下,說:“丟丟是個聰明的孩子,你可以去問問他。”


“誰知道你有沒有教他亂說啊,那小……家夥很聽你的話的。”


夏細語甜笑,挑起秀眉,那樣高傲地睥睨她:“丟丟還會判斷是非,知道誰是好人,睡是壞蛋!”


“夏小姐,孩子既然是尚家的骨肉,你就該放他回到尚家。”古樹的聲音從她的頭頂傳來,幹巴巴的,一點感情都沒有。


“我隻知道他是我的孩子,我含辛茹苦養了四年多的孩子!”夏細語狠狠剜了他一眼,伸手推開尚宇,朝幼稚園大門走去。


尚宇一把捏住她的手腕,狠命一拉,她就撲倒在他懷裏,他半拖半抱著到了自己的車跟前,把她摔了進去,接孩子的事就扔給了古樹。


“你想幹什麽!”夏細語驚慌起來,掙紮著要下車,可車門被他鎖上,發動車,絕塵而去。


“尚宇哥!”溫雅莉追著跑車跑了幾步,被遠遠地拋在後麵。


夏細語掏出手機,想要打電話給夏丟丟,尚宇一把搶過,扔到儲物櫃上。


“喂!”夏細語氣紅眼,安全帶沒有係,探身去拿手機。


尚宇動作更快,搶過手機,扔在屁股底下,夏細語絕望地聽到哢嚓聲。


“黃鱔魚!你混蛋!”她的眸子血紅,猛然撲上尚宇,伸手就去掐他的脖子,“停車!停車!”


跑車發出刺耳的急刹,停在了路邊。


夏細語又去掰他的身子,想要在他的屁股底下拿出手機,可尚宇穩坐如山,任她敲來推去,都移動不了分毫!


“黃鱔魚,”夏細語叫順口了,急著要拿回手機:“我要打電話,丟丟不見我會哭的!”


“你少找借口,他沒有手機。”他冷冷地諷刺她。


夏細語一愣,這才記得上午把小家夥的手機放進自己的包包裏了。


“把車開回去好不好?他……”


“不好!”尚宇拒絕得沒有一絲遲疑,黑眸中閃著陰狠:“我警告你,如果你再不離他遠點,我會叫你永遠消失。”


夏細語渾身冰涼,她相信他說得出來也會這麽做的!他真的是個惡魔,為了想要得到一起,不折手段的惡魔!


她不怕死,可怕小家夥從此一生都不會快樂,他對自己的依賴,隻有她自己能領悟。


冬天的寒風吹來,帶著無盡的冷,她覺得自己冷得快結冰了。


“不要……”她艱澀地搖頭:“我不要死……”


尚宇沒有望她,冰山臉冷得無情。“我說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你執意要和我爭他,就請自負後果。”


“我和他生活了四年多……”她再也顧不得什麽,抓住他的大手,蒼白的小臉帶著乞求:“你不要這樣好不好?你再去領養一個漂亮聰明的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他!要定他了!”尚宇薄唇吐出的字擲地有聲!


“你不要逼我!”夏細語徹底被逼急了,口不擇言:“我也什麽都做得出來!”


“怎麽?你想要先殺我?”尚宇噙著嘲諷,終於麵對著她。


“我沒有那麽蠢!”夏細語的唇角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挺直脊背:“看來你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不過,我要提醒你,請不要輕舉妄動,因為我也做了些準備。”


“什麽意思?”尚宇懵了一下,看她凝重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


“沒有什麽意思,你們尚家也做過見不得人的事,有的事情還會影響到你們的名聲和地位,而我也知道一些……你最好相信。”


夏細語淡然一笑,臉色掠過一絲痛苦,即使是曝光自己的醜聞,弄得兩敗俱傷,也一定要得到夏丟丟,她是無論如何都離不開他的!


尚宇的眉頭緊蹙,腦海裏好像在有什麽在翻滾著,可就是想不起來究竟是什麽事兒在困擾著自己,想要抓著的時候,它又飛快消失了。


看到尚宇裝模作樣的痛苦模樣,她心裏一陣冷嗤,她推了推車門,沒有推開,手一伸,“手機拿來,把門打開!”


尚宇抑製住頭部傳來撕裂般的痛,從屁股上摸出手機,遞給她,困難地說:“打通電話給古樹。”


夏細語哪裏肯聽他的話,指著車門說:“打開車門。”


尚宇的車加了防盜車鎖,是他叫人特製的,隻有他自己才能打開。


“快……快點打電話……”頭越來越痛了,他的額頭流下了冷汗,嘴唇也開始發白。


他不是裝的!他是真的在頭痛,她忽然想起第一次在大酒店碰到他的時候,那時候的他憔悴不已,好像大病一場的樣子。


“你……你不舒服?”她小心地問,有點驚慌,他不打開車門,她是無法下車,時間久了,車裏會沒有空氣,他們會被活活悶死。


她不想和一個惡魔死在一起!


望著尚宇開始發青的臉,她手忙腳亂地解了鎖,白著臉問他:“號碼是多少?”


沒想到他不急著報號碼,目光死死的盯在她手中的手機屏幕上,一臉的不可置信。


她的手機屏上,是她和葉玄皓的合影,不過,他不知道是中午才拍的。


尚宇吃力地掏出自己的手機,扔給她,指指了手機,話沒有說出口,人歪向車門,暈了過去。


“丟丟寶貝、語寶貝、辦公室寶貝、雅莉寶貝、”夏細語溜過一係列的寶貝電話號碼,好不容易才找到古樹寶貝的電話,急忙按了下去。


不到兩分鍾,古樹就開著車過來了,敲著車窗焦急亂轉。


尚宇這個人真是的,連個跑車弄了個誰也打不開的密匙,他昏了,一幹人隻有幹著急!


“嘟嘟”,他的手機響了,是外麵的古樹打進來的,他此刻的口氣多了份焦急,不再那麽惡劣。“他的口袋裏有藥,一瓶取一片給他服下。”


“哦哦哦。”夏細語更是慌得六神無主,聽他說話,馬上爬過扶手箱去尚宇的口袋裏摸藥品。尚宇側身靠著車門,整個人已經軟倒,雙目緊閉,夏細語摸了好半天都無法拿出藥瓶,耳邊傳來他沉重的呼吸,擾得她心亂如麻。


古樹看她搗鼓了老半天,還無法拿到要,急得不時用腳使勁踢車門。


夏細語非常憎恨尚宇,可在生死關頭,她也顧不得計較那麽多了,牙一咬,雙手攬住他的腰,掰仄嘴裏撬他的牙齒,使了九牛二虎之力,還不容易撬開一條縫,趕緊塞進藥片,小心地倒了水進去,然後捏住他的鼻子,尚宇不由自主地張開嘴,藥和水被灌了進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