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試煉前夕
loading...

陸旭與眾人匯合在一起站成兩排,並開始互相打量起來。


整個紫霄宗煉氣期的弟子,足有近萬人,陸旭自然不會都認識。其中最熟悉的莫過於十大核心弟子。


此次紫霄宗參加試煉之行的弟子,真稱得上是人強馬壯,精銳盡出,幾乎絕大部分人修為都達到了煉氣期大圓滿。


剩下的其他弟子,也是第九層的占了大多數,陸旭就是其中之一。


最後煉氣期第八層的弟子,則隻有一人。就是位居十大核心弟子之列的鐵男。想想也是,如果修為稍差,進入禁地根本就是找死。


按照以往的慣例,六大派能進禁地的低階弟子,不能超過三十人,隻能少不能多。


六大派每次派出的人數都盡量達到最大限度,而且非精銳弟子不能加入,這一切都表明了宗門對試煉采藥的重視。


紫霄宗如此,可想而知其他宗門派出的陣容決不可能差。即使對這種情況早有預料,陸旭還是忍不住心中大罵。


等所有參加試煉的弟子都到了之後,站在前麵的兩個藍袍修士各捧著一個托盤走了過來。


左邊一個托盤上放著一個黃色的儲物袋,右邊一個則是一小堆五顏六色的中階靈石,看來是實現事先許諾的時候了,可陸旭怎麽看都有點像是梁山好漢慷慨赴死前喝的壯行酒。


中階靈石大體是按各人的所需,自由拿取。陸旭對此沒有什麽要求,隻是隨意的選了幾塊木屬性的靈石。


可輪到從儲物袋中抽取上品法器的時候,眾弟子的神色俱都慎重了起來。


並不是所有的修仙者都像他一般可以依靠煉丹換取靈石,尋常的煉氣期弟子身上有個上百低階靈石就算是巨富了。所以低階的弟子如果沒有修士長輩賜予的話,一般身上不會有什麽上好的法器,能有一件上品法器就算是人人眼饞的寶物了。


而此刻能抽到一件適合的上品法器,更是會讓自己在六派試煉中多了一分生存下的機會,那些沒什麽積蓄,特別是大為缺乏法器的弟子,對此就更加的上心了。


陸旭對此卻沒怎麽在意。


他上次的坊市之行,從珍寶閣購買了好幾件好東西,光上品法器就弄到了兩件,更別說那一件符寶了。


再增加一件上品法器,對他來說,也沒什麽可激動的。


由於站在最後,等到陸旭上前時,大多數人都抽取過了,至於得到的是什麽法器,眾人都心照不宣的沒有說,更不會拿出來給別人看。


陸旭的一隻手伸進了袋中,從裏麵抓取了一柄青色的上品飛劍,大概是從小看多了劍仙的電影小說的緣故吧,相對來說,他還是更喜歡使用飛劍的。


這時,後麵一人已迫不及待的湊上前來,陸旭見此,非常識趣的把地方讓出,回到了原來待的地方。


法器的抽取剛結束,站在最前麵的那位紫袍老者就轉過身來。此老者大概五六十歲的樣子,頭發卻是烏黑一片,麵如重棗,一雙虎目不怒自威,一看就知是一個不好相與之人。


其目光往眾弟子這邊一掃之後,陸旭馬上覺得仿佛內褲的顏色都被此人看的一清二楚,讓陸旭心中不禁有些駭然。


這位老者姓黃,乃是玄奇峰的峰主,紫霄宗有數的幾位金丹期師祖。


這次的試煉之行,就由黃峰主帶隊前往,另外陪同一塊去的,還有四位築基期的修士。


黃峰主也不多話,非常幹脆利落的一句“出發”,隨即張手一招,一艘巨大的銀色飛舟就出現在眾人眼前。


“全部上來吧,老實的站好!我這銀月飛舟的飛行速度可不同一般,隻需要三日就能到地方了!”


黃峰主站在飛舟的最前方,神色平靜的吩咐道。


就這樣,陸旭等人依次的站在飛舟之上,一連趕了三天三夜的路,終於飛到了一片巨大的山脈所在。


這位黃峰主還真沒吹牛,此飛舟的飛行速度,的確快的驚人,遠不是陸旭等弟子的飛行法器所能比的。


到了此地,眾弟子們才從幾位築基期修士的口中得知,此處是和其他宗門約好的相聚之處,隻有六大派的人聚集齊了,才會一同開啟禁地。任何一門一派都不許擅自開啟禁地的禁製。


約定好的時間,是今日傍晚,紫霄宗卻是第一個到達的宗門。


由於時間還早,眾弟子在請示了幾位築基期的師叔之後就一哄而散,在山上紛紛各行其事,為即將發生的死亡試煉,做些最後的準備。


於是,三十名黑袍弟子,有的盤膝而坐,養精蓄銳;有的拿出法器,不停擦拭;還有的呆呆出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更有大心髒的弟子一臉悠閑的觀看周圍的景色,似乎對試煉之行莫不在乎。


陸旭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後,就打算盤膝打坐。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腳步聲,陸旭微皺了下眉。


“陸兄,別來無恙。”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讓陸旭緊皺的眉頭鬆開了,卻是何冰。


“嗬嗬,何兄,怎麽,有事嗎?”兩人也算是極為熟悉了,陸旭摸了摸鼻子道。


何冰在陸旭身旁坐下,緩緩的舒了口氣說道:


“嗬嗬,不知陸旭對試煉之行,有什麽良策沒有?想必陸兄也聽說了此次試煉的殘酷,不如我們一起商議一下,想個對策如何?”


陸旭聽了此話,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沒有開口說話,從聽到何冰的聲音他就知道了對方的來意。


對方是想和幽冥鬼地的試煉一般和自己結盟,這樣就安全了許多,能生存下來的幾率會貌似能大了不少。


但陸旭很清楚,這樣做的後果,既有利處也有弊端。


因為人都集中到了一起,能搜索的麵積就少了許多,會造成靈藥的發現少的可憐。而且即使找到一些靈藥,這些靈藥最後倒底是歸誰所有,還是很難說!多半還是以實力決定其歸屬。而且這次試煉他有自己的打算,還不能被人發現免得引起懷疑。


所以即使知道何冰是這次試煉中自己唯一可能結盟的幫手,陸旭也不想那麽做,免得到時不但撈不到一絲好處,還有很大可能將兩人的關係鬧僵。


何冰見自己說完之後,陸旭仍默然不語,心裏不禁有點著急,就沉不住氣的又說道:


“怎麽,陸兄莫非另有人選!”


既然不打算與何冰聯盟,陸旭就很幹脆的拒絕道:


“沒有!不過我這次也沒有與人結盟的打算,何兄若是想和什麽人聯手的話,還是找其他師兄弟吧!”


陸旭講的非常坦白透徹。


何冰聽了之後,眉頭一皺,盯著陸旭的眼睛看了半晌,見他沒有絲毫的意動,也就歎了口氣起身離開了。


看他離去的方向,卻是另一位正打坐的冥北峰的弟子。


陸旭見狀微微一笑,這何冰還真看得起他,竟然先找的他,而不是同峰的師兄弟。


陸旭摸了摸鼻子,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也不知入定了多久,突然,陸旭感到周圍的人一陣的騷動,似乎有什麽事情發生了!


他忍不住,抬起了頭。


四周的同門也全都仰著脖子,向著一側的天邊望去,陸旭也順著目光望去。


隻見蔚藍的天空上,出現了幾點閃爍的光芒,並漸漸的大了起來,片刻之後,就多出了一道黑點出來。


在黑點的下方,光華閃動,似乎是有天外來客,從天而降。


看到此奇景,眾人騷動的更厲害了。


“安靜!你們成了什麽樣子了!那是雲羅宗的人來了。”前麵一位藍袍的中年修士見此,臉色一沉,回頭訓斥了幾句。


這話果然管用,騷動立即平息了下來,當然小聲的嘀咕,偶爾還是有的。


此時,黑點已經清晰了,是一個個身穿灰色長袍的修仙者。


而陸旭等人也看清楚了,他們腳下的卻是一座黑色的飛舟。


陸旭正仔細觀看之際,那黑舟已駕載著雲羅宗的眾人,降落到了山上,正落在紫霄宗等人的對麵。


為首的一位身著白衣的中年修士,用手輕輕一招,然後黑光一閃,黑色飛舟就消失不見了。


“沒想到這次是黃兄帶隊,在下有禮了!”這白衣修士,幾步走到了黃峰主的麵前,滿麵微笑的說道,聽那口氣,二人似乎認識。


“哼!沒想到孔兄也來了,三十年前的一戰未分勝負,不知什麽時候能再與孔兄一較高下?”黃峰主雙手一背,不客氣的說道。


“嘿嘿,三十年未見,黃兄的勝負欲還是這麽強。”白衣修士毫不在意,臉上的笑容不變的道。


“哼,彼此彼此!”


陸旭正有滋有味的看著兩位金丹期修士鬥嘴,忽然不知誰喊了這麽一嗓子。


“看,邀月宮的人來了,那是新月白綾!”


陸旭聞言一驚,目光向天上望去。


一個白色光點,在天邊亮起,漸漸靠近中。


其速度極快,不久,就到了山峰的上空,竟是一塊巨大的白綾,上麵還有一個極大的白色光罩將白綾裹在其內。


在船上,站滿了一大群男女各半的白衣人,為首的是一位少婦打扮的美貌女子,一舉一動間,風情萬種。


這名女子,等落下白綾,撤掉了光罩,就微張紅唇道:“兩位道友,悅鈴有禮了!”


黃峰主和白衣修士不敢怠慢,急忙還禮。


這美貌少婦緩緩的走了過來,美目流動,遍體生香。


那種少婦的風情,讓在場的許多年輕男弟子,看的兩眼發直,幾乎就要留口水。


陸旭等紫霄宗和雲羅宗的男弟子,早已把目光瞟上了新來的大群女弟子身上。


他們早就聽聞,邀月宮的門下提倡雙修之術,所招收的弟子最起碼要有一半是女性,而且容貌不上等者絕不收錄。


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虛傳,這群女子個個千嬌百媚,花容月貌。看的他們口水直流,想入非非。


不久之後,又有三匹修士陸陸續續到來了,卻是鐵劍門和百獸宗以及奇巧宗的人。


鐵劍門全部都是男子,人人一身玄色衣袍,後背背著一把長劍,神色肅穆,似乎對周邊的一切漠不關心。


而百獸宗的人,則身披各種顏色的獸袍,並且身上各種皮囊、口袋全都一大堆,並隱隱有活物在裏麵鼓動不已,讓其他門派的弟子看了,心裏發毛不已。


至於奇巧宗的人則俱都一身黃色長袍,裝扮與紫霄宗大同小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