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風起 5
loading...

眼見那些怪鳥箭矢般的衝到了陸旭身前,他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獰笑,兩手一掐法決就要令這些怪鳥爆裂開來。


可就在這時,輕微的低鳴聲在其耳邊忽然響起,接著身軀感覺到被束縛,猛然一緊後,他頓時覺得渾身的法力一散,竟然再也無法提聚起來。


這一下,中年儒生驚駭之極。


對那詭異消失的繩索秘寶,他自然提高了十二分的警覺。可一點征兆沒有的就縛在了其身上,這實在太出乎他意料了。


一時間,中年儒生驚懼的魂飛天外,各種脫身之策在心中狂轉。


這時,另一邊也傳來了一聲巨響,金光黑氣交織到了一起,金色巨劍終於和那鐵塊撞擊到了一起。


光華燦燦的黑氣很輕易的壓倒了劍光,巨劍僅支持了片刻時間就寸寸的斷裂開來。


而於此同時,另六道金光卻也後發先至的擊到了那古怪的符文護罩上。


“砰”“砰”的悶聲接連響起。


符文在黃光閃動後竟抵住了六道金光,並未讓它們擊破護罩。


陸旭輕“咦”了一聲,有些大感意外。


看來他的飛劍雖然由至金的太乙庚金煉製,但因為祭煉時間太短的緣故,還沒有太大的威力。


但未等他多想,那些銀色怪鳥就已射到了麵前。


雖然沒有了中年儒生的法力支持,但是那銀色大印,畢竟是和他神識相通之物,仍威力不減的驅使這些怪鳥攻了過來。


陸旭冷哼了一聲,手中銀環光華大起,大片星光從銀環中狂渲而出,一下將那些飛近的怪鳥一隻不剩的卷入其內。


看到此幕,中年儒生一下麵無血色。


“不可能,你還有其它的秘寶。你到底是什麽人?”他一臉的難以置信之色!


一般的修士能有一個秘寶在身,就已經是僥幸無比的事情。畢竟隻要有秘寶出世,多半都會落到那些元嬰期修士的手中。


普通的金丹期修士想要擁有秘寶,實在是千難萬難之事!


而陸旭竟先後祭出了金色繩索、銀環兩種截然不同的寶物,這怎不讓中年儒生驚恐之極。


可是陸旭根本沒有心思回答其什麽,而是將銀環直直的扔出。


頓時星光一閃,銀環將迎麵擊來的鐵塊也包裹在了裏麵,讓它在星光中翻轉掙紮個不停,可仍無法脫身。


然後陸旭不再遲疑的十指連彈,十餘道金色劍氣狠狠的彈射而出,目標正是那被捆仙繩鎖死的中年儒生。


“不……”中年儒生隻來及大叫一聲,身上就被洞穿了十幾個大洞出來,身形晃動了幾下,就一命嗚呼了。


可憐其一身的功法未曾施展半分,就被捆仙繩鎖住了真元,即使滿腹的手段也根本無計可施。


陸旭伸手一招,捆仙繩重新化為了一片金光,自動離開屍體倒飛回了手中。


此刻,他才目光一冷的轉向了另一側。


披發大漢正滿頭大漢的掐訣想要收回自己的鐵塊,可是一時半刻哪有可能成功。而外麵的六道金光則不停的狂擊其符文光罩。


如今披發大漢見中年儒生這麽輕易的喪命而亡,心裏不禁大震!


見陸旭的注意力又移到了其身上時,通體冰寒起來。


他猛然一咬牙,忽化身為一道黃光飛遁而去,竟連和他元神相通的本命法寶,都不要了。


此人倒也果斷異常!


陸旭眼睛微微一眯,金色繩索從手中再次的瞬間消失。


可下一刻,它就在金色光霞中,詭異的出現在了逃遁披發大漢的頭頂之上。


接著在這位披發大漢不信的目光中,金色繩索視那些符文無物般的浮現在了披發大漢身軀之上。


頓時黃色遁光“嘎然”而止,披發大漢直直的翻身載倒下來。


陸旭目中寒芒一閃,一道金光從天而降,圍著披發大漢繞了數圈後,就將其腰斬成了數截。


至此,兩名滅皇盟的金丹後期修士,全都折損在了陸旭手上。


下麵,陸旭輕鬆之極的將二人身上的儲物袋搜了出來,略用神識掃視了一下其內後,就不慌不忙的收起。


那銀環中的秤砣狀鐵塊,和沒有主人漂浮在空中的大印法寶,陸旭同樣沒有客氣的一同收下。


“道友躲在此處偷看這般久了。是不是也該透氣出來一下。”陸旭倒背雙手的站在半空中,低頭衝下方的海虛空淡然的說道。


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響徹附近數裏的所有虛空。


一陣清風驀然刮過,四處仍然寂靜無聲。


見到此景,陸旭輕歎了一口氣。


“閣下就潛藏在下麵的山脈中,難道真要讓在下將道友揪出來不成。”陸旭神色微微一沉,口氣有些不善了。


“道友且慢,在下這就出來。”似乎因為被陸旭點出了藏身之處,這位隱匿之人終於沉不住氣的出聲了。


一聽這人的聲音陸旭微微一怔,心裏有幾分詫異起來。


接著下方的海麵上水波蕩漾,黑光一閃後,一名修士從裏麵緩緩的飛出。


此人穿著妖皇殿的黑色衣衫,烏發到肩,額上圍著一條金色的嵌玉頭帶,神色從容的望著陸旭。


可陸旭一看清楚此人的麵容,卻一愣之下露出幾分愕然之色。


這人臉如白玉,黛眉如畫,鳳眸秀鼻,唇紅齒白,竟是一個絕美之人。可讓陸旭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無法辨認出此人是男是女。


說對方是女的,可是這人嘴角帶著的一絲懶散的笑意,舉手投足之間盡顯瀟灑。說他是男的,可是容顏實在豔美俏麗,眉宇間的那一絲掩不住的媚意,絕對對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


“不知道友尊姓大名,在下妖皇殿外事執法星月,多謝道友出手相救!”


此人的聲音悅耳動聽,卻是中性之音。這更讓陸旭微一皺眉頭,暗自嘀咕不停。


此人讓陸旭一下想起了前世的偽娘來。


但稍一細琢磨,這人有和偽娘完全不同。


這自稱星月的家夥,動作雖然全是男子的舉止,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脂粉之氣暗含其中,況且聲音低沉並充滿了磁性,實在讓人難辨雌雄。


“在下陸旭,剛才隻是舉手之勞。對方若不是硬要逼迫,陸某也不會出此辣手的。”陸旭心裏雖然驚異,臉上卻半分沒有表露的說道。


“不管如何,在下還是對道友感激萬分。”星月嫣然一笑,一絲風情不經意的流出。


陸旭看了卻心裏一陣惡寒,在對方是男是女沒有弄清的情況下,讓他對此人的豔姿隻能視若無睹了。


“道友如此急著趕路,難道想去妖皇城嗎?現在那裏應該已經戒嚴,很難進入了。道友若是不嫌棄的話,在下願意帶道友進入城內,以報道友搭救之恩。”星月收起了笑容,雙目一轉後,馬上一本正經的說道。


對方說出這番話來,讓陸旭有點意外。


不過轉念一想,讓此人帶他進城,這正是他滅掉滅皇盟兩位修士的主要原因。


如此一來,才能顯示他和滅皇盟沒有什麽關係。


如今對方都主動提出了,他自然不會推卻此種好事,就臉上一動的緩緩回道:


“陸某洞府就設在妖皇城,如此匆忙的趕路,的確是為了回府。若真的無法進城入內,那就有勞道友費心了。”


“好說,道友能毫不猶豫的滅掉那二人,自然無需什麽證明就有資格進城了。我們妖皇殿歡迎之極。不過這次追殺的修士,並非僅他們二人,還有其他幾名法力不弱之人。我們還是趕緊離開此地吧。”星月聽陸旭如此一說,馬上笑盈盈的說道,一時間眼波流動,明眸顧盼。


這次陸旭沒有說什麽,微微的點點頭。兩人就化為兩道黑色遁光,向妖皇城方向飛遁而去。


在路上,陸旭有些好奇的仔細觀察了下對方。


這位星月的黑衫有些寬大,但從外麵望去,看不出絲毫男女的特征。但在他細心留意下,還是發現此位並沒有喉結。


但光憑這一點,並不能肯定對方就是女子。因為據他所知,有些詭異的功法頗有顛倒陰陽,改換男女部分特征的奇效。這位不會就是修煉的此類功法吧!


陸旭心裏有些古怪的想道。


似乎注意到了陸旭的注目,這位絕美之人竟衝陸旭媚態一生的一笑,讓陸旭一陣的尷尬,不覺回首過去。


“道友的身懷兩件秘寶,看來也是得天獨厚之人。不知那金色繩索倒底是何來曆,在也有幸見過見其它幾件秘寶,可從未見過如此的神通。”星月一邊遁光前進,一邊有意無意的提起了陸旭的秘寶。


“沒什麽,隻不過比常人多點機緣吧了。”陸旭自然不會實話實說,麵不改色的含糊過去。


“嗬嗬,不過道友一人就能斬殺兩名同階修士,實在是非比尋常。不知陸道友有興趣加入我們妖皇殿嗎。在下可以引薦道友加入的。”星月見陸旭不想回答此事,就輕笑一聲的並不在勉強,隨後話題一轉,提起招攬之事來。


遁光中的陸旭聽到此話,眉頭不禁一皺。


這位星月似乎不太好對付啊,尚未帶自己進城,就一股腦的開始給自己出難題了。


先不說自己是九霄宗弟子,就是現在加入妖皇殿的修士,還是都成了妖皇殿的炮灰,他是說什麽也不會作繭自縛的。


於是想了想後,陸旭輕咳一聲的斟酌道:


“在下雖然對貴殿向往已久。但是金玉門曾經對在下有過大恩。陸某身居金玉門客卿長老一職,近些年恐怕不便的。實在抱歉的很!”陸旭毫不客氣的又將金玉門拿出來當作擋箭牌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