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奪寶奇兵 17
loading...

現在他就算想要逃遁,都無法做到了。


更讓陸旭擔心的是,這些灰色火焰在一點點吞噬著紫色電弧。雖然速度很慢,但的確讓陸旭周身的電網漸漸縮小著。


當然這些火焰因此似乎也損耗了一些,但總的來說,這陰陽聖火處在了壓倒性的上風。


見此情景,玄屍卻大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他可不信在這陰陽聖火的籠罩下,陸旭還能有什麽手段可以再次脫困。


畢竟以此火的威名,玄屍相信即使是元嬰期修士被罩在了其中,也要拚著元氣大損才有可能施展秘術逃脫掉。而等他擁有自己煉化的聖火,再恢複元嬰期的鼎盛修為時,隻要化神期強者不出,相信橫掃大半妖域也絕對沒有問題的。


想到這裏,玄屍有些想入非非的眯起了眼睛。這時的陸旭,在其眼內和一個死人沒有什麽區別了。


情況確實越來越不妙!


眼看隨著紫網的縮小,九霄神雷組成的防護就要破裂掉了。但陰著臉的陸旭卻麵無表情的兩手一張,兩道纖細的紫色電弧從手心中噴射而出,一下和電網上的紫弧融為了一體。


紫色電弧源源不斷的從陸旭手上傳送到了電網之上,原本萎靡的電網馬上又雷光燦燦的大盛起來,眼看不但回複了原來的大小,並以驚人的速度不斷彈射出手指粗細的電弧,一時將那些灰色聖火重新擋在了外麵,並大有將它們反包圍之勢。


玄屍的眼珠幾乎要瞪出來了,整個人幾乎要一下蹦起來。


他現在才算知道,什麽叫“人算不如天算”。


陸旭還有這麽多的九霄神雷,這實在太挑戰老魔的神經了。


就算陰陽聖火是比九霄神雷更高一級的存在,但若九霄神雷的數量太多的話,誰能滅掉誰,這還真的不好說!


玄屍用一種看妖孽的眼神,直直的望著陸旭。


他實在想看看陸旭不大的身軀內倒底藏匿了多少的九霄神雷,難不成對方真的是九霄神雷用之不盡嗎?


這個想法剛一出現,玄屍驀然一驚的用牙齒猛咬了下舌尖。


劇痛和淡淡的腥味,一下讓其頭腦清醒了許多。


他輕搖搖頭,將這個荒謬的想法從腦中抹去。


九霄神雷的用之不盡?自然不可能真有這種事情。他隻是被對方的神雷數量搞得有點不自信了。


但玄屍相信,對方三番五次的釋放出如此眾多的神雷,現在肯定真的所剩無幾了。他隻要熬過這關鍵的時刻,就可徹底將陸旭抹殺掉。


想到這裏,玄屍的精神又是一振,用陰厲之色再狠狠盯了幾眼陸旭後,就一抬首望向了天上的光球。


對方有九霄神雷未曾放出,他剛才又何曾將所有離寒壬水都融合成了陰陽聖火,他隻不過將所得的冰花融合了一小半而已,以降低被秘術反噬的危險。


可現在看來,這一小半聖火還是滅不了陸旭的。


隻有將剩餘的冰花全部融合放出,才能一口氣的將對方徹底抹殺掉。


想到這裏,他微一頷首,掐訣施法起來。


空中的光球高速旋轉起來,重新發出了耀眼的霞光。


看到這一幕的陸旭,心裏驟然冰涼起來。


就象玄屍預料的這樣,陸旭如此接連不斷的施展九霄神雷,先後硬拚對方的離寒壬水和陰陽聖火,的確已近將九劫雷龜體內的神雷消耗了十之八,九。如今眼看對方又要變幻出陰陽聖火來攻擊,陸旭自付絕對不可能用剩餘的神雷硬撐下來。


唯一的辦法,就隻有馬上衝破此火的封鎖,先逃命再說。畢竟對方的火焰再厲害,若是無法碰觸到他身體,也是無用的。


想到這裏,陸旭心裏一橫,將九劫雷龜體內剩餘的九霄神雷,刹那間全都全都提出激發了出去。


頓時,兩道粗若手臂的紫色電弧同時從兩隻手掌中射出,彈射到了電網之上。


紫色電網急速閃爍了幾下,在一聲低沉的雷鳴中,終於化為一片紫色的霞光,整個爆裂了開來。


無數紫色的電光,一下將外側剩餘不多的灰色火焰全都遠遠的推了開來。


這時陸旭的身形閃了幾閃,人就從原地消失,出現在了數丈外的另一處地方。


在此移動過程中,陸旭可暗捏了一把冷汗。


他生怕一不小心,無意中沾染到那麽一絲灰色火焰,那對他來說絕對是致命的。


如今一逃出陰陽聖火的籠罩,陸旭就毫不猶豫的將雙手一掐訣,那一對飛輪就懸浮在其腳下。


這正是發動此秘寶前的跡象。


他已下定了決心,一口氣衝到石階處,然後利用至金太乙劍一下避開罩壁,趁機逃之夭夭。


玄屍見到此景,也猜出了陸旭的一些心思。


他頓時心裏一急,不假思索的一提法力,又加快轉化光球的速度。


巨大的悶響傳出,整個光球徹底燃燒了起來,瞬間光球表麵全變成了灰色的火焰,似乎陰陽聖火已成。


但詫異的是,火球中心處仍有一小團不起眼的藍色冰花,此冰花不停的跳動個不停,仿佛不太安穩的樣子。


玄屍見到此景也是微微一怔,但隨即就沒有放在心上。這也許是他如今法力不高,沒有全部轉化完的緣故,並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他所著緊的是陸旭馬上就要逃了,他說什麽,也不會放陸旭如此逃掉的。


於是他立刻向灰色火球輕輕一招手,此火球輕輕顫抖幾下,就要按他的心意開始變化攻擊過去了。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灰色火球中心殘餘的藍色冰花,忽然閃了幾閃後,竟就在此火球中心爆裂了開來。


頓時火球表麵凹凸不平起來,並有尖嘯之聲從球體內隱隱傳出。


玄屍心裏大驚,急忙就要控製火球的異變。


但他早已忘了,這些陰陽聖火可並非他真正煉化過的火焰,隻是他借助一些外力來強行操縱此火的。如今受那核心處的冰花爆裂一刺激,火球再也無法保持穩定,徹底失控的狂暴起來,他這一點法力根本無法控製住!


在玄屍饅頭大汗中,火球瞬間轉換了黑紫藍數種顏色後,就在玄屍頭頂爆裂了開來。


無數的灰色火花四處飄落了下來。


玄屍一下麵無血色!


他不敢多想的急忙身形滴溜溜一陣旋轉,大片的黑綠色鬼氣一下衝天而起,托向那些失控的陰陽聖火。


接著他一晃之下,就如同n-ǔ箭般的閃電躥出,隻要能跑出火球的爆裂範圍,就可保住他一條小命。


黑綠色鬼氣雖然氣勢洶洶的樣子,但和那些飄落的灰色火花一接觸,竟如同泥牛入海般的一下消融的無影無蹤,根本未能阻礙其絲毫。


但總算這些陰陽聖火的飄落速度並不算很快,即使爆裂的範圍極廣,玄屍還是這邊前腳剛一躥出,後腳就要出了波及的範圍。


但就在此時,玄屍眼前卻猛然金光連閃,一連十餘道金色劍光迎頭擊了過來。


正是陸旭發現了情形逆轉,馬上放棄了遠遁的念頭,反而抓住時機的十指連彈,射出眾多的至金劍氣,正好封住玄屍的去路。


玄屍又驚又怒,心裏破口大罵!


但此刻的他根本無暇閃避,隻能一咬牙的雙臂往身前猛然交錯一護,再從身上冒出薄薄一層的綠氣護體,就硬往前衝了上去。


等到一道金光衝到身前時,他又一張口的一道紫芒噴射而出,正是老魔的法寶,紫色雷矛。


此紫芒一連擊碎了四五道後,終於被轟飛到了一邊。


剩餘的劍光,則毫不客氣的轟到了玄屍的雙臂之上。


“砰”“砰”……五六聲悶轟聲接連響起。


玄是顯然低估了陸旭至金劍氣的威力,雖然用身體硬接了前四道金光沒有事,但後兩道終於擊碎其護身的綠氣,結結實實打在其真身之上。讓其飛躥出來的身形晃動幾下後,不進反退的倒回了數步去。


這一下,玄屍魂飛天外了。他滿臉驚恐的急忙往懷內一摸,似乎要取什麽東西似的。但是一朵看起來柔弱、陰涼的灰色小火花,已無聲無息的落在了其肩頭之上。


“茲啦”一聲,灰色火光大起。


玄屍連慘叫聲都沒有來及發出,先是化作一具栩栩如生的冰雕,隨即身影就在火光中潰散了開來,化為了灰燼,消失於無形。


看到陰陽之火如此厲害,陸旭臉色變了數變,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過那灰色火焰一將玄屍化盡後,就重新凝聚小巧的火花輕輕漂浮著。


可就在這時,不知是否是因為玄屍身死造成的異變。所有正下落的灰色火花同時冒出一股黑綠之氣,接著一些細若發絲的紫色電弧閃過後,火花瞬間轉變成了藍色,恢複了藍色冰花的形態。


頓時陸旭隻覺四周一緊,整個空間全充滿了淡藍色的寒氣,一陣冰寒的感覺襲來,周身開始出現了透明的薄冰,大有整個光罩要徹底冰封起來的模樣。


陸旭不禁大驚失色!


他連忙往木心佛像中狂注靈力,溫暖的青光一下將四周的寒氣推開,讓它們無法近身半尺。


可是沒有了玄屍控製的藍色冰花,似乎此時才真正發揮了威能,就在這短短的片刻間,整個高台上凍徹成了一個巨大的冰山,隻有陸旭用周身的青光苦苦抵擋著。


可是法力的急速流失,卻讓陸旭暗暗叫苦不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