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奪寶奇兵 6
loading...

“不好。”


一旁全神關注取寶事宜的封絕寒右道等人,臉色大變的驚呼出口。


但是未等他們采取什麽舉動時,其它幾隻九絲蛛也出現了相同的狀況。


一樣的紅光大減後,其它兩隻九絲蛛的蛛絲也當場斷了開來。


這一下,封絕寒的心沉入了穀底,本已向上前的身形頓時怔在了原地。


但這還不算完。


剩下三隻九絲蛛的蛛絲雖然仍在,但在少了一半同伴的支持後,它們“呼哧”一聲如同被巨力狂拉了一把,飛似的被扯進了深潭之中。


隨後一聲水浪聲,以及重物落地的巨響傳來,整個石台都一陣的晃動不已。


而深潭處的藍光馬上黯淡了下來,寒意大減起來。


看到這一幕,右道之人的臉色全都很難看。


而原本正要出手的屈老怪等幾個老魔則麵色怪異的大眼瞪小眼起來,臉上的表情同樣精彩之極。


“哈哈,哈哈……”


雷震捧腹大笑了起來,直笑的身軀都顫抖不已,一副痛快之極的樣子。


而這時的屈老怪和南山舍人也反應了過來,也露出了幸災樂禍的麵容,全都笑嘻嘻的瞅向右道三人。


如此一來,封絕寒的臉上更是鐵青了。


為了此次取寶,他費了如此大的心機,花了這般大的代價,竟隻落個被左道中人嘲笑的結果。


這讓封絕寒的心火,騰的一下再也壓不住了。


猛然他一轉身,目露陰寒之色的瞪向了屈老怪等三人。


屈老怪和南山舍人的笑容一下凝滯住了。


對方可是在元嬰中期修士中戰力數一數二的存在,即使他們分屬左右兩道,他二人也不願輕易的和封絕寒結下深仇。


但是雷震卻在這一瞪之下雖停下了狂笑,但卻不客氣的回瞪了過去。


“怎麽,封山主想和雷某在此較量一二嗎?在下正想領教一下懸空山的神功。”雷震臉色一繃的挑釁說道。


封絕寒冷冷瞪著雷震一會兒後,臉上的終於回複了理智之色。


“走。”


他一甩衣袖的帶頭離開祭台,連上麵殘餘的幾隻九絲蛛都不再管了,隻是喚回了正和左道對峙的那隻白鵬。


靈機道人的神色同樣不好看,他收起了那巨豹後,沉著臉的緊跟在封絕寒身後。


倒是那心靜老僧,表現的還較從容些,隻是手中一掐訣,將空中的那枚上清應元雷霄符收了起來。


沒有了上清應元雷霄符的光罩,紫色的九霄神雷轟然降下,將那幾隻留在深潭邊的九絲蛛炸成了碎肉。


當左右來雙方擦肩而過之時,雙方都警惕之極的互相小心著。


但好在雷震雖然狂傲之極,此時倒沒說什麽刺激對方的話語,隻是麵帶冷笑的注視封絕寒等人漸漸遠去,並最終消失出了光罩。


“我讓枸犁犬在入口處潛伏著,若是右道的家夥去而複返,我等也能知道。”南山舍人望著身後的方向,忽然說了這麽一句話出來。


“這樣的話,我也派兩隻鐵屍王一同埋伏在入口處,若是他們忽然偷襲我們。它們也可以稍做下抵擋。”屈老怪眼珠微轉後,同樣陰陰一笑的說道。


聽了這話南山舍人先是一怔,但隨即神色自若的沒有說什麽。


接著就見他儒袖一抖,一隻拳大小的青光飛射而出,衝天而去。


而那屈老怪則一伸手往地上一拋,似乎扔出了什麽東西。


兩道綠煙一下冒了出來,接著腥臭之氣傳出,兩個高大的鐵屍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去。”屈老怪衝著入口處肅然的一指,頓時兩個鐵屍身體一陣扭曲模糊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景象讓陸旭回想起了當日鐵屍驀然出現的詭異情形,心中一凜後,不禁對這些鐵屍又多了幾分忌憚之心。


不過,當陸旭目光落在了那幾隻躺在祭壇上的九絲蛛碎肉時,不禁好奇的看了過去。


但他立刻發現還有一人和他一樣,陸旭側目一看,竟是那一直沉默的玄屍。


他心裏有點詫異了。


“怎麽回事?這九絲蛛也算難得的奇蟲。看它們剛才的蛛絲應該道行不淺了。封絕寒一點不心疼的就拋棄了,任由其被九霄神雷轟死,這可有點古怪啊!”雷震有些詫異的問道。


“它們服用過狂血了,硬是借用此物將道行強行提高了許多,才能將那聖靈塔提起一些的。但現在藥性一過,這些九絲蛛算是徹底廢了。”玄屍遠遠打量了一下深潭邊的碎肉,就神色淡然的回複道。


“我說憑九絲蛛怎能提起聖靈塔呢。原來借用的這東西。嘿嘿,封絕寒此次,可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雷震聽了玄屍此言,不禁哈哈一笑的說道。


“狂血,想不到封絕寒竟找到了此物。我也曾經想過用此方法。但可惜的是,這麽多年來一滴狂血也沒有找到。倒是雷兄的這位晚輩竟知道此物,看來也不是無名之輩啊。不知屈某可曾聽說過這位的名諱。“屈老怪若有所思的皺了皺眉頭,不過他話鋒一轉,忽盯著玄屍臉孔緩緩的問道。


“在下隻是多讀了些死書罷了。哪有什麽大名,屈前輩說笑了。”玄屍展顏一笑的輕聲道。


“是嗎?”屈老怪神色淡淡的說道,不知是疑心盡去還是忌憚一旁的雷震,並沒有接著追問下去,而是頗為忌憚的看了看深潭邊遊離的紫色雷光。


陸旭站在一側冷眼注視著,心裏有些佩服玄屍的隱忍功夫了。


他竟能麵對屈老怪,還神色如常的稱呼對方為前輩,看來玄屍老魔的心性真的夠可怕啊。


不過話說回來了。這裏的人除了那屈旻外,哪有一個是好糊弄之人。個個都是活了數百年以上的老狐狸,每一個都奸詐異常。


陸旭正鬱悶的想著,卻聽到屈老怪說道:


“陸旭,快些將九霄神雷雷印放出來,我再看看它到底有沒有凝實,能不能抵禦的住九霄神雷。好讓我的異種蜈蚣出來,務必一次就要成功。”


屈老怪遠遠的衝深潭看了一會兒後,頭也不回的衝陸旭呼喚道,目中隱隱露出了狂熱之色。


聽了這話,陸旭暗一皺眉的走了過去。


而南山舍人和雷震兩人聞聽此言,不約而同的瞅向了陸旭。


“放心,隻要你能取出聖靈塔,為師絕對不回虧待你的。”屈老怪回過身來,一臉慈祥之色的對陸旭說道,生怕他不肯盡力的樣子。


可陸旭在這番話入耳後,卻感到一陣惡寒從背後升起。


陸旭臉上自不會將這番感受表現出來,而是幾步到了祭壇裏側向裏麵探了一眼。


那裏有一個半圓形的藍色光罩,似乎是踏入光罩之中就會被九霄神雷攻擊。


陸旭遠遠的望了望深潭,心中一陣的詫異。


這個深潭的深度並非他想象中的奇深無比,隻有二三十丈而已。以他金丹後期的修為,在探底處清楚的看到了一團冰花形態的刺目藍光靜靜的躺在那裏,而在藍色冰花中,隱隱有什麽黑色物件閃動著。


看來這就是大名鼎鼎的聖靈塔了。


不過他略一把神識探入,就從深潭中感受到的是刺骨般的奇寒。若不是有木心佛像抵擋住了大半的寒氣,恐怕這神識一探之下,就會被撲麵而來的寒氣傷了神魂。


潭底的冰花不知是何物,竟然能散發出如此厲害的奇寒。


陸旭心裏驚訝極了。


不過他隻神識多探查了兩眼那藍色冰花,就感到腦神魂一陣的眩暈,急忙駭然的將神識收了回來。


“怎麽樣?那是離寒壬水,乃是至陰至寒之水。不要說金丹期的修士,就是我們這些元嬰已成的老家夥都不敢沾染一絲的。隻要被這寒水沾到一點,連元嬰都會被輕易的冰封掉,任何被其冰封的物體都會被瞬間凍死。傳說此水並非我們這一界應有之物,也不知那些上古修士如何找到這一團冰花的。”屈老怪站在陸旭一側,同樣盯著那深潭緩緩的說道。


“元嬰也能煉化掉?離寒壬水”陸旭一聽這話,倒吸了一口涼氣。隨即心中卻是一動,怪不得離寒壬水這個名字這麽熟悉,這不是他的大五行飛劍中至水靈劍的主材嗎?


這也難怪,若非有這離寒壬水和九霄神雷的話,這聖靈塔早就被人取走了,哪還能留到現在!


“離寒壬水雖然對我們修士危害極大,但是還是有一些東西無法冰封的。比如那九絲蛛吐的蛛絲,異種蜈蚣以及一些特殊的存在。”


“現在把你的九霄神雷雷印激發出來吧,讓我們仔細再看一下。”屈老怪用不容拒絕的口氣命令道。


在屈老怪及身後的雷震、南山舍人的注視之下,陸旭沒有再做無謂的拖延,而是雙手一掐訣,體表紫色雷光一閃。


光華一斂,在陸旭的胸口,一個紫色的雷印顯現了出來,散發出毀滅的天罰氣息。


雷震、屈老怪等人頓時眼睛都瞪大了,如同看珍寶一樣的注視著陸旭的胸口。


“嘖嘖,真不知道你這個小子是怎麽修煉的,竟然能夠凝結九霄神雷雷印,這次取寶還真的大有希望。”雷震在這雷印剛一浮現的同時,神色不禁一動,有些驚訝的說道。


“嘿嘿,論實力小徒可能不能和大家相比,但若論取這聖靈塔,此雷印可是比我們這些元嬰修士有用的多了。”屈老怪同樣盯著陸旭胸口的雷印,眼射興奮之色的說道。


“屈兄所言即是,隻要有著九霄神雷雷印放出雷印護罩,我們就不懼這潭邊的九霄神雷了。”南山舍人也麵帶喜色的講道,畢竟取寶的事情現在看來並不是水中撈月之事。


“我們現在就開始動手吧,否則,遲則生變。陸旭,讓你的九霄神雷雷印放出雷印護罩。然後我放出靈獸,用力拉扯。我同時讓屈旻的兩隻火蟾異種蜈蚣的。”既然見九霄神雷雷印沒有什麽問題,屈老怪不客氣的對陸旭吩咐道。


“是。”


雖然心裏有些不情願,但陸旭嘴上隻能老實的答應道。


到了現在,他也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希望取寶後,屈老怪當著其它老魔的麵不好意思馬上就過河拆橋,而給他一絲喘息之機。


這樣等玄屍出手對付屈老怪之時,他才會渾水摸魚的有了轉機。


至於這聖靈塔的能否取出來,陸旭一點也沒放在心上。


因為他很清楚,無論取寶成功與否,處境都不會有絲毫的變化。


隨即陸旭兩手連連掐訣,雷印從身軀之中放出,懸浮在其身前。隨著其口中咒語的念出,雷印放出一個紫色的光罩將眾人裹住,走向深潭邊。


“屈旻,你先隨我去控製一下火蟾,然後你二人都到祭壇下邊去,一兒聖靈塔附帶的離寒壬水接近水麵時,憑你們的修為根本支持不住的。至於小徒陸旭,一會兒還要麻煩南兄護住一二了。”屈老怪衝著屈旻和玄屍冷冷的吩咐過後,又衝南山舍人笑著說道。


“好說,為了那聖靈塔中的聖靈舍利,南某也絕不會讓陸小友出什麽意外的。”南山舍人嘿嘿一笑的一口答應道。


屈旻和玄屍點了點頭,隨即玄石老實的下了祭壇,並後退了幾步後才重新站立住。


陸旭放出雷印護罩護住幾人,不一會就走到了深潭邊。剛一靠近,就見潭邊遊離的九霄神雷仿佛觸動了一般,瘋狂的向眾人彈射而來,但都被紫色的光罩擋住,不能侵入分毫。


見陸旭的雷印果然能擋住九霄神雷的攻擊,幾人俱都大喜,屈老怪頓時滿臉喜色的衝屈旻示意了一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