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陰陽生死路 6
loading...

陸旭看了看這玉簡,目光微動,卻沒有伸手去接。


此玉簡他自然知道。


在過妖魂鬼霧時,他曾經避著黑袍妖女和夏鳳儀傳聲詢問過鼻娑攝魂珠相關的事情,其中就有其祭煉方法的特殊性。


他後來就是看出對方無法得心應手指揮鼻娑攝魂珠,才知這黑袍妖女並沒有煉化成功此珠,這才起了打這副心思。


可現在對方象丟瘟神一樣的將此玉簡丟給自己,並眼中隱含竊喜之色,這讓陸旭心中疑惑大起,倒也不心急接過此珠了。


紫箐見此,目中秋波閃動,輕笑一聲的說道:


“怎麽,陸兄不想要此物了,還是怕我給你的祭煉方法有假?”


她的話語裏,隱含一絲譏諷之意。


陸旭沒有馬上回複對方,而是從儲物鐲中將鼻娑攝魂珠拿出來細看了一會兒,才說道:


“是不是假的?僅憑上麵的陰魂氣息,陸某倒也辨識的出來。隻是在下對鼻娑攝魂珠所知實在不多。不知煉化了此珠後,對自身有何害處嗎?”


陸旭說這番話時,直盯著黑袍妖女的美目不放。


“不妥?怎麽會呢!若是真有什麽問題,小女子又怎會親自煉化此珠。不過在煉化過程中會稍微有些不適,隻要忍耐過去也就無事了!”紫箐神色如常,用輕描淡寫的口氣講道。


“不適?”


陸旭皺了皺眉,凝望了這黑袍妖女一會兒後,又看了看珠子,知道對方所言肯定有不實之處,但現在實在看不出有什麽異常。


沉吟一下後,他還是決定先收下此珠,等以後再慢慢研究。


若真有害處,頂多不煉化此珠就是。畢竟隻要有了此珠,他的白象攝魂神通應該能夠大進一步。


想罷,他就把此珠小心的重新收入了儲物鐲中。


“走吧,在走出幽冥路的這一段時間內,我會盡量保全紫箐姑娘的性命。但醜話說到前麵,若真碰上了連陸某自己都無暇顧及的危險,紫箐道友還是自己逃生吧!”陸旭收好將鼻娑攝魂珠收好後,衝著紫箐冷靜的說道。


然後用手指一點頭上漂浮的雙生佩,頓時生生之氣大盛,一下將對方也罩在了其內。


“這是自然的。若真碰到了這種事情,紫箐自己也認了。不過小女子相信,憑著陸旭的那頭金色的巨龜。這種情形出現的可能性不大。”豔美女子鼻子皺了皺後,抿嘴笑了起來此刻的她笑容如花,迷人之極。


這般美景當前,陸旭也不客氣的欣賞了幾眼後,才一言不發的轉身而走。


紫箐見此,微笑著蓮步輕移,走了幾步後和陸旭並肩而行,一副很親密的樣子。


因為離陸旭身邊越近,那雙生佩散發的生生之氣就越充足一些,她自然要讓自己更舒服一些了。


“說起來,這次的陰陽路實在有些詭異!怎麽會出現這充滿死氣的黑色沙漠,還有這麽厲害的飛蟲群,竟不懼法寶的攻擊,還能吞噬法寶。若不是我身上正好有一些煞火陰雷,恐怕根本堅持不到和陸兄見麵了。可就這樣,還被它們毀掉了一件防禦的秘寶。”紫箐一邊神色輕鬆的走著,一邊杏唇微動的抱怨著。


顯然她並沒有認出冥蟲的來曆。


“死氣沙漠以前沒出現過?”一聽這黑袍妖女所言,陸旭心裏一怔,不禁沉聲的問道。


他也覺得在此就出現冥蟲這般厲害的靈蟲,似乎有些不對勁。


除了那些有特殊神通和某些強力法寶的修士外,就是元嬰初期的修士進入沙漠後,能否全身而退都是兩說的。


“沒有,這死氣沙漠是第一次在幽冥路上出現。以前過此關的修士隻是麵對死氣及各種危險的地形,頂多再遇見一些陰獸而已。從沒出現過這種古怪的飛蟲。若是知道有這種厲害蟲群的存在,相信願意闖幽冥路的修士肯定少之又少。或者大部分人在過妖魂鬼霧後,直接就會打道回府了。沒修士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紫箐看來知道的真不少,毫不遲疑的回道,但玉容上同樣流露出不解之色。


“這麽說,陰陽路有點不正常了。”陸旭眼中閃過一絲沉思之色,喃喃的說道。


……


“絕對不正常,肯定有人動了手腳。”在亢陽道的一片赤紅色熔漿湖邊沿,南山舍人倒背雙手,望著天空說著同樣的話語。


在他四周,無數寸許長的青芒圍繞其身體上下盤旋飛舞著,外麵則是密密麻麻的足有數百隻赤色的小獸。


這些小獸酷似野貓,不但皮毛紅光閃閃,並且頭上還都生有一根短小精致的小角,顯得小巧玲瓏。


它們圍著老者,不停的化為一道道紅光,象箭矢一樣的用小角不停撞擊老者,竟發出了打雷一樣的轟鳴聲,看起來聲勢驚人之極。


可那些青芒在老者身前紋絲不動,任憑紅光亂射,絲毫不亂。


“找死!”南山舍人似乎被這些怪貓的攻擊聲給惹煩了。


重新低下頭後的他,臉上一寒的大袖往外一揮,頓時那些青芒爆裂了開來,耀眼的光華照亮了方圓數十丈的範圍,讓人無法睜眼注視。


片刻後,青光黯淡了下來。地上躺滿了赤紅色的小獸屍體,每一隻上麵都插著密密麻麻的青色的沙粒,閃著幽藍的寒光。


南山舍人神色不變,顯然這種結果早再他預料之中了。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地麵,就伸出一隻枯瘦的右手,往虛空處輕輕一招,地上的沙粒萬流歸宗般的重新化為了青色刺芒,飛進他的身體之中隱入不見了。


“赤角貓,在第二關怎麽會出現這種鬼東西。難道是……”南山舍人臉色陰沉的思量了起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哼,既然亢陽路出現了赤角貓,看來幽冥路同樣和以前不會一樣了。那姓陸的小子恐怕麻煩大了!”南山舍人懊惱之極的冷哼一聲,有些焦慮的自語道。


隨後,他唉聲歎氣的身形晃了幾晃,人就從原地消失了。


在四周炙熱的熔漿湖邊,隻留下滿地紅色小獸屍體,顯得有幾分詭異。


……


在大峽穀某處無光之地,有兩個聲音在黑暗中,不慌不忙的交談著。


“這次動用了冥蟲和赤角貓,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以前我們雖然也在曆次探寶中動了些手腳,但還算隱秘。可這次死氣沙漠和熔岩湖的出現,有點太明目張膽了吧。除了少數沒有經過這兩處的人外,恐怕左右兩道的大多數元嬰以下修士都要葬身於此了。到時侯麵對封絕寒和雷震等人,恐怕再也糊弄不過去了。”一個有點擔心的聲音說道。


“糊弄,你真以為以前在聖靈宮動的手腳,左右雙方都不知道?他們早就心裏有數了。隻是以前我們妖皇殿勢大,故作不知罷了。他們也知我們隻能操縱聖靈宮的一些小禁製,構不成太大的威脅。隻是每次探寶之行時,讓左右的金丹期修士多掛掉幾個而已。”另一個陰寒的聲音不急不躁的回道。


“死氣沙漠和熔岩湖是我所能控製的最厲害的禁製。就這樣動用了,還是覺得有些可惜。畢竟是我們上代妖皇,費了好大工夫才得以掌握的。”開始的聲音悠悠的惋惜道。


“一點都不可惜。”


“現在外麵謠言滿天飛,妖皇大人療傷又到了關鍵時刻,根本聯係不到。弄的妖域人心惶惶,就是我們妖皇殿自的內殿弟子,都有些人心不穩了。殿中的事情,此時全仗我們幾個老家夥在硬撐著。可左右兩道全蠢蠢欲動了起來,我們幾人很難壓得住局麵。單獨麵對左右任何一方我等還不會懼怕。但就怕他們雙方忽然聯起手來,這就糟糕了。”


“現在唯一的辦法,隻有先采用強硬態度強行削弱兩道的實力,讓他們心存疑慮並摸不清我們的真實情況。畢竟妖皇殿統治妖域這麽多年了。他們不可能不心存顧忌的。隻要再拖一些時間過去,妖皇大人就會傷勢複原出來了。到時即便他們聯手了,我們也大可無憂了。”


“冥蟲和熔岩湖禁製的動用,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除了這兩個禁製外,其它的都無法對金丹期修士造成這麽大的殺傷力。起不到應有的警告效果,也體現不出我們的強硬態度。至於顧慮對方會借此生事,你更是杞人憂天了。看他們的雙方的架勢,十有八,九又是衝那聖靈塔而去的。死的又不是他們自己的門人弟子,他們根本不會多此一舉的!頂多在心裏大生悶氣罷了。”


陰寒這聲音冷笑著說出了一大堆話出來。


聽了這話,第一個聲音輕歎一聲默然不語了。似乎認可了對方的判斷!


“這是我們上路後,遇到的第幾群飛蟲了。”陸旭望著地上的蟲屍,緩緩的問道。


“第三群了,雖然遇到的蟲群較頻繁了點,但總算沒在碰上萬隻以上的大蟲群!”站在陸旭身邊的紫箐,很乖巧的回道。


現在已是他二人一齊上路的半日之後。


聽了紫箐的話語,陸旭皺了皺眉,臉色有些陰沉,仿佛有什麽心事似的。


“怎麽?道友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太高興。我們已經走過最危險的沙漠中段了。後麵應該安全多了才對。”紫箐望著陸旭的臉色,眨了眨美目,有些不解的問道。


“安全,你真的這樣認為?”陸旭望了紫箐一眼,含著一絲冷笑的說道。


“難道後麵還有什麽危險?”紫箐不經意的一皺眉,有些不太相信的反問道。


“後麵還有什麽危險,我不知道。但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前麵遇到的蟲群中並沒有蟲後級的存在。不是整座沙漠就隻有一隻蟲後,就是我們的運氣不錯,幾隻含有蟲後的超級蟲群至今還沒有碰到。後麵的路程還是小心點好。若是再走半日還是沒事,才真的安全了。”陸旭神色淡淡的。


“也許你多心了,這種飛蟲如此的厲害,也許根本就沒有蟲後!”紫箐臉色先是一白,但片刻後就故作沒事的強笑道。


“希望如此吧!”陸旭倒沒有再爭什麽。雖然他心裏很清楚,冥蟲雖然蟲王極其稀少,可是蟲後級的存在還是有的。並且蟲後雖然個體實力一般,但據說靈智卻高的嚇人,碰上了,肯定難纏之極。


受到了先前這些話的影響,後麵兩個多時辰的趕路,二人沒有再說什麽話。


但更蹊蹺的事情出現了,後麵的這段路程竟然一隻蟲群都沒有再碰見。


這下,就是紫箐自己也意識到了不對勁之處,臉龐上隱隱露出了一絲不安之色。


不過,當二人在無意中翻上了一座高高的沙丘,向前方一望時,兩人驚呆了!


“這是……”紫箐一臉的驚駭之色,紅唇動了幾下,竟沒有說出什麽話出來。


陸旭的麵容雖然較從容一點,但驚容同樣不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