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各有心機 6
loading...

“轟”的一聲巨響從後麵傳來,陸旭的麵容陰沉了下來。


隻見身後的虛空猿,正擋住一名碧綠色的詭異人影身前,拚命的攻擊著對方。


這人影雖然麵目模糊,滿身的鬼氣,但其形體好似是無形之物一般,讓虛空猿的攻擊無法落到實處,竟一時竟無法建功。


更讓陸旭不可思議的是,身後的陣法護罩還安然無恙的,這鬼影是如何沒有觸動禁製,就闖進了他身後來的。


陸旭還未從吃驚中回過神來時,從綠影上卻傳來了破口大罵的聲音。


“這些是什麽猿猴,竟然能劃出空間裂縫吞噬我的魂體,這太邪門了。”聽聲音正是先前的陌生男子聲音,此刻,頗有些氣急敗壞的樣子。


陸旭這才注意到,綠影的形體雖然將虛空猿製造出來的小型空間裂縫擊毀,但在接觸的一瞬間,還是被那些空間裂縫吞噬了一點,將點點的綠光吞進了黑暗之中,怪不得對方如此的驚怒。


隻是這位剛才還在雲中說話,什麽時候潛伏到自己身後,突然偷襲自己的。


陸旭有些百思不解。


不過,這個問題在他腦中一閃即過,現在可不是考慮的時候。


他也根本沒在和對方攀談的意思,心念一動,體內的青蓮業火火印被激發。頓時一股業火之力向他體表滲透而來,對著那些綠絲線淨化起來。


因為法力的喪失,讓陸旭也隻能用神識勉強的激發業火火印了,雖然沒有法力無法調動那一絲業火,但利用一些淨化能量還是可以的。


他必須在對方找到了對付虛空猿的辦法之前,先脫困才行。畢竟虛空猿在妖魂鬼霧中被一陣鬼吼聲,震得元氣大傷的事情,他還記憶猶新。


生恐對方同樣來這麽一手,那就糟糕頭頂了。


就在這時,四周的護罩仿佛被什麽重物撞擊了一下,黃光閃爍了幾下後,光壁開始晃動了起來。


陸旭見此,冷漠的回首瞥了一下。


竟是那半空中的玄屍,為了呼應那綠色光影的行動,在此時發動了攻擊。


從綠雲中射出了一個個直徑丈許的巨大綠氣團,狠狠的擊在了光罩之上,眼看禁製支持不了多久的樣子。


目中異光一動,陸旭竟不再理會的回過頭來。


他望著被虛空猿擋在十餘丈遠的狂舞綠影,嘴唇緊閉,麵無表情。


身上的屍煞絲,就在這短短的一瞬間裏,已經被淨化一小半了。陸旭已經覺得自己的真元法力,蠢蠢欲動,不禁暗露一絲喜色。


隻要他的法力可以恢複,就有眾多手段可以施展了。


但此時,綠色的光影一聲低吼,身形突然滴溜溜的一轉,一下化為急速旋轉的巨大陀螺,一頭撞向了前方的虛空猿,衝出了數丈遠去,離陸旭更近了幾分。


虛空猿似乎麵對鬼魂之物沒什麽辦法,但還是撲了上去,盡力的纏住對方。


片刻後,綠影被眾多的空間裂縫包圍了,再也無法移動分毫,眼看就要被空間之力絞殺。


但陸旭詫異了起來。


麵對綠色鬼影近似z-i'sa的一幕,他心裏非但沒有高興,反而大覺不妥起來。


而下麵發生的事情,馬上證實了韓立的預感。


被空間裂縫包圍的綠影,就在一呼一吸之間,一下憑空膨脹了起來,轉眼變成了一個鼓鼓囊囊的大圓球,同時發出了耀眼的綠芒。


“不好。”陸旭暗叫了一聲,虛空猿的空間神通,雖然厲害,但畢竟不是真正的空間裂縫。


“嘭”的一聲,圓球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後,爆裂了開來。


一股陰冷無比的氣息,一下將所有的裂縫淹沒在了其內。


接著在爆裂的中心處,綠芒最耀眼的地方,一道淡淡的綠線,在爆裂聲的掩護下,一閃即逝的飛射而出,轉眼間就到了還殘餘綠絲捆縛著的陸旭麵前。


“你的身體,被本大爺接收了。”


在這聲狂笑聲,綠線徒然一閃,驀然化為一個數尺大小的猙獰鬼頭,狂撲而上。


在天上看到這一幕的玄屍,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手上的攻擊馬上停了下來。


雖然那護罩隻要再攻擊數下,就要被擊破的樣子。


陸旭盯著撲向自己的鬼頭,神色冰冷之極。


但當它飛射到了隻有丈許遠的距離時,雙目陰厲之色一閃,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強烈的煞氣。


這股煞氣之凶猛,猶如實質有形一樣,竟讓那飛遁到跟前的鬼頭也不由得一怔,頓了那麽一頓。


陸旭猛然一張嘴,一道粗大的紫色電弧,竟從口中狂噴而出,一下洞穿了近在咫尺而根本無法躲避的鬼臉。


鬼頭哀嚎一聲,馬上被紫弧擊成了一團綠氣,驚怒的狂嘯一聲,馬上往後亡命而遁。


可這時的陸旭,怎麽會放其這麽輕易的離去。


當即周身一片紫色電弧狂冒,身上的綠線在此一瞬間,潰斷的一幹二淨。


陸旭毫不遲疑的身形一晃,幾個模糊的殘影後,人竟後發先至的追到了綠氣後麵。


接著他麵無表情的一抬手,右手狠狠的向前一抓。


紫色電弧驀然出現在了五指之上,綠氣頓時煙消雲散。而陸旭的手上則多出了一顆碧綠色的晶珠,閃爍著詭異的光芒,似乎活的一樣。


陸旭隻是冷眼瞅了一下,就毫不客氣的五指一合。


“啪嗒”一聲,晶珠在電弧的擊射下,化為了粉末。


有著九劫雷龜這個雷庫,可以肆無忌憚的使用九霄神雷的的陸旭,即使是妖尊級別的綠影,在沒有肉身的情況下,擊殺也就是在一瞬之間。


其容易程度,就連陸旭自己都有些意外。


不過,陸旭此刻抬起頭來,望著半空中的玄屍,神情不變的說道:


“將迷羅狐交予我,我可以當什麽都沒發生過,繼續和你合作。否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陸旭的聲音平靜的很,但其中的冷冽之意,讓半空中的玄屍神色難看極了。


“好,好,好!”玄屍真人直直的瞅著陸旭,半晌之後竟脫口說出了三個好字。


這讓陸旭不禁眯縫起了雙目,盯著對方死死不放。


“既然他奪舍不成,就算他本事不濟,我自然隻會和勝利的一方合作了。這是迷羅狐,你接好了。”半空中的玄屍將周身的綠雲一收,顯出了身形。


接著一隻手一揚,一個青色的盒子從空中直射向陸旭。


陸旭臉上毫無表情,任由盒子射到了光罩上反彈了開來,掉在了陣法之外。


而沒有絲毫關掉禁製的意思。


他隻是用謹慎的目光盯著那盒子,沒有言語一句。


“怎麽,怕此盒還是用屍煞絲變幻而成的嗎?這個你放心,現在那老鬼已經掛掉了,我隻有和你聯手才能除去屈陽。不會再對你下手了。而且你身上的九霄神雷竟然如此之多,這真出乎了我意料之外。想必對付屈陽的屍王典時,一定能起到奇效的。我就更不會自斷臂膀了。”玄屍雙手倒背身後,望著光罩中的陸旭平靜的說道。


陸旭聽了此話,卻看都沒看天上的玄屍一眼。


對他來說,既然對方能暗算他一次,自然就能因其它的未知原因再暗算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對方嘴中說出的言語,就是再動聽和再有道理,他還是不會相信哪怕一個字。


想到這裏,陸旭單手一揚,一道纖細無比的紫色電弧彈射而出,正好擊到了青盒蓋子上。


結果在“嗞啦”一聲的電火花中,盒子晃動幾下,絲毫異變都沒有發生。


看到這一幕,陸旭輕出了一口氣。


若此盒子是什麽邪物變化而成,想必不可能逃的過“九霄神雷”的這一擊。


接著,他就放心的衝盒子虛空一招,那青色盒子從地上跳起,徑直的飛射而來。


與此同時,四周的光罩瞬間閃了一閃,又回複了原狀。青色盒子則趁此機會,已穿過護罩飛到了陸旭手上。


玄屍在陸旭的神識監視下,身形絲毫沒動,這讓他稍安心了一些,低頭向手掌中的青色盒子望去。


但他凝望著此物,目中寒光流動,並沒有立刻打開盒蓋,不知在思量著什麽。


空中的玄屍看到陸旭這副謹慎的模樣,隻是冷笑了一聲,就悠哉的四處眺望起來,沒有一點催促的意思。


陸旭望了一下,地上的靈狐分身——那隻白狐。


此刻它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還昏迷不醒的樣子。


陸旭略一沉吟,就不再遲疑的伸手兩根手指,往青色盒子的蓋子上輕輕一彈。


頓時一團白光在盒蓋和手指之間驀然亮起,接著盒蓋在這一彈之下,竟自行打開,露出了盒中的東西。


陸旭忙凝神望去,一隻不大的狐狸出現在了眼中。


此狐狸大概狸貓般大小,通體雪白,看起來似乎和地上那隻白狐一模一樣,隻是體型要小的多,而且沒有尾巴。


讓陸旭看了無語。


就在陸旭心裏狐疑,此物真是“迷羅狐”,還是玄屍隨意找了一個不知名的東西來蒙騙自己的時候。原本躺在草地上不動的白狐,突然縱身而起,化為一團白光,飛似的射向了青色盒子中的“狐狸”。


陸旭先是一怔,但隨後臉上一喜。


既然這迷羅狐的尾巴分身,如此著緊此物,這就說明了此物真是那迷羅狐了,這讓他心中放下心來。


但陸旭自不能放任那尾巴分身,就這樣自和本體合二為一了。


他不客氣的手指一一屈一彈,一道金色的劍光飛射而出,正好擊在了白狐的頭上,將其打了一個跟頭,彈回了遠處。


但這小東西眼見自己的本體就在跟前,竟拚命般的再次蹦跳衝來,一副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樣子。


這下陸旭有些不耐了。


當即一道電弧彈射而出,一下將白狐徹底擊倒在了地上,皮毛烏黑一大片,真的暈了過去。


然後,陸旭將此白狐虛空抓了過來,在手上看了一眼後,就將其扔進了青色盒子之內。


結果,白狐分身一碰觸“迷羅狐”的本體,當即白光一閃,自行滲進了其體內,變化為了一根毛茸茸的尾巴。


陸旭馬上蓋子一合,並下了一個小小的禁製在上麵,以防它們逃遁掉了。


做完這一切後,陸旭才真的稍送了一口氣。


玄屍仍沒有要動手的樣子,這讓陸旭心裏一寬之餘,警覺之心反而更提高了幾分。


於是,他將青色盒子往自己儲物鐲中一塞之後,就冷靜的問道:


“前輩這就將迷羅狐交予在下,就不怕晚輩現在就攜狐而逃嗎?”


陸旭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逃?你以為光憑此狐,而沒煉製陰陽迷羅珠的方法,你能夠煉製的出來?”玄屍收回了左顧右盼的目光,望向了陸旭後不急不躁的說道。


聽了這話,陸旭皺了一下眉頭,剛想再說些什麽的時候。


玄屍真人卻不容分說的,冷笑一聲又道:


“你身上已被屈陽那混蛋做下了手腳,就是跑到了天涯海角也飛不出他的追蹤。還是識趣的和我合作吧。否則,你即使攜帶迷羅狐逃出了聖靈宮,也逃不出妖域……嘿嘿。”


“做了手腳?”陸旭神色一變,但馬上就恢複了常色。


以他的強大神識,可不相信身上被做了手腳而分毫不知。


玄屍見此,自然猜出了陸旭根本不信此事。


當即嘴角撇了撇後,想要拿出什麽證據時,臉上卻驟然一變,猛然一轉身向遠處眺望而去。


這讓陸旭有些莫名其妙了,但同時心中警鍾大響,不禁暗猜老魔又想耍什麽詭計。


誰知玄屍馬上回過身來,說了一句讓陸旭馬上緊張起來的話語。


“屈陽那混蛋就要過來了,恐怕是來找你的。你好自為之吧,我先躲一下再說。”說完此話,玄屍化為了綠雲飛天遁去,轉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陸旭頓時目瞪口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