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驚變 1
loading...

陸旭正想著,四周傳來了似斷似續的鬼啼之聲。


這些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不男不女,尖銳刺耳,讓人聽了氣血翻滾,心神不定。


陸旭心中一凜,頓時神識全開,將整個大廳罩在了其內。手指同時輕輕一彈,一柄金色的長劍出現在陸旭身前,圍繞陸旭緩緩轉動起來。


“什麽妖人在此裝神弄鬼,還不現身?”應天似乎被這鬼聲弄得心煩意亂,猛然間怒喝一聲。


聲音不大,卻震得整個大廳嗡嗡直響。鬼啼之聲,竟真的應聲停了下來。


不但如此,當他法寶再次擊倒到幹屍身上時,那幹屍在一擊之下七零八落,再不che:n-g人形了。


應天又驚又喜!


與此同時,原本緊困陸旭等人的綠霧“嗖”得一聲,也迅速縮回了四周的牆壁之中。


陸旭大感意外!他可不認為應天的這聲大吼,能有這麽大的威力。


就在這時,陸旭身後的白凡一轉身,趁此機會向身後的地洞台階狂奔而去,眨眼間就到了台階跟前並邁了上去。


見到此景形,陸旭麵無表情,應天卻臉色大變,心裏惱怒無比。


白凡竟然臨陣脫逃?


要知道雖然白凡法力低微,但是手中的那顆柄飛劍卻明顯對那些綠霧有克製之效,自不能讓他就這麽跑掉,想到這裏,應天不假思索的一張口,就要喝住此女。


但這時,異變再起!


跑上台階的白凡隻走出兩步,一側石壁上猛然綠光一閃,一隻可怖的鬼爪毫無征兆的躥出,此爪十指尖尖,通體碧綠。以肉眼難見的速度一下插進了白凡的胸口處。


白凡慘叫一聲,拚命催動手上飛劍的光芒,想要掙脫開。


但這鬼手似乎絲毫不懼,反而漆黑的鬼氣從鬼爪中冒出,一下將白凡包裹在了其內。


白凡的叫聲,噶然而止。


接著一具皮包骨頭的幹屍,從綠氣中扔了出來,正好扔到陸旭的跟前。


陸旭低頭看了看幹屍血肉全無的樣子,臉色微微發青。


而應天早已麵無血色,隻是緊緊的抓住赤色小鼎,不停的左顧右盼。


“嘿嘿!本座需要一具合適的軀體,你們兩人誰打算奉獻出來?”大廳的四周傳來了陰寒的冷笑之聲,聲音裏充滿了不屑之色。


聽了這話,陸旭目中寒光微露,忽將手中的符篆一點,頓時符篆之中激射出一團一團的紫色火焰,接著陸旭臉色陰沉的雙手一掐法決。


“撲哧”一聲,紫色的火焰沒入到紫炎鴉的身軀之中,頃刻間一隻身長丈許的巨型“紫炎鴉”從紫炎內飛了出來,其周身的火焰耀目之極,在陸旭頭頂上盤旋了一圈後,雙翅一展的飛射向了大廳中某根石柱上。


“轟”的一聲巨響。


眼看紫炎鴉就要撞擊到柱上之時,卻綠光一閃,接著一股綠氣所化的怪蟒從柱中飛出,和紫炎鴉擊到了一起。


紫炎鴉口吐紫色的精火,怪蟒則噴出碧綠的霧氣,一場鴉蟒之戰就大廳內展開了。


“嘖嘖嘖。沒想到,在妖域連失傳已久的獸靈符,竟還有人會煉製。看來本座還真小看了你們。”隨著話音剛落,從石柱中緩緩走出了一個怪影出來。


陸旭和應天不約而同的凝神細望!


這是個碧綠色的人影,渾身綠光晶瑩,看不清楚真麵目絲毫,身上纏繞著幾股粗若胳膊的綠霧狀帶子,雙目則如同滴血樣的鮮紅。


這怪影往陸旭兩人身上一掃後,陸旭與應天俱感到背後寒氣直冒,似乎被對方看透了心中所想的一切,不由得互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駭然之色。


對方僅依靠目光就給他二人這麽大的壓力,這可說明對方的修為可遠超他們二人,難道此人竟是元嬰中後期的修士不成?


可是看怪影的樣子,似乎又不像生人,反更像鬼魅多一些。


可若是厲鬼的話,怎會說話如此的條理清楚,沒有絲毫神智已失的樣子。


“閣下是人是鬼?”應天強壓住心裏的恐懼,有些不自然的問道。


“人?鬼?你們說呢!”怪影陰陰的一笑,話裏充滿了戲弄之意。


聽了這話,應天臉色難看之極。


而陸旭一言不發,沒有絲毫征兆的衝手中符篆一點。


無數的火鴉狂湧而出,直奔怪影蜂擁而去。同時,那正和怪蟒爭鬥的紫炎鴉也尖鳴一聲,放棄了和對手的爭鬥化為一團炙熱的紫色火焰,狠狠的射向了怪影。


怪影見此,鼻中一聲冷哼,不屑的聲音傳來。


“紫炎鴉?若是真是此鴉的本體現身,或許本尊還會畏懼三分。但如今隻不過是一絲殘魄而已,也敢學別人噬鬼除魔?”


這話剛說出口,綠影的雙手一抬,身上的綠氣刹那間凝聚到了手上,接著“噗”“噗”兩聲傳來。


雙手上的綠氣一下躥出,化為了兩隻獨角的綠蟒,飛射入火鴉群中大肆吞戮起來。兩張血盆大口每一撲之下,必有數隻火鴉被其吸入了口中,而那眾火鴉噴吐的絲絲紫火,竟傷不得兩隻妖蟒分毫。


這時,那巨型“紫炎鴉”所化的紫色火團也已到了跟前。但它卻沒理會兩隻綠蟒,反而直射向綠影本體而去。


綠影見此,雙目紅光一閃,更加鮮紅了幾分。


雖身形未動,但隱隱透出一絲鄭重之色。


顯然麵對“紫炎鴉”的殘魂,這影子並非像口中說的那樣輕鬆。


“砰”的一聲。


綠影雙手一抖,兩隻獨角蟒脫離了雙手,自行活動起來。


接著手掌握拳使勁一碰,碧綠的幽火在雙拳之上洶洶燒起。隨後身形一閃,迎著紫色火團,綠影就是狠狠的一拳。


結果在陸旭和應天吃驚的眼神中,紫色火團應聲被擊的四處飛濺,轉眼見消失不見了。


而綠影的一隻拳頭上,驀然多出了一顆紫色的晶珠。


怪影獰笑了一聲,毫不猶豫的一口將晶珠吞入了腹內,然後冰冷的目光再次望向了陸旭。


這時,陸旭手中的符篆無故自燃了起來,他急忙將其扔掉,結果瞬間化為了灰燼。


而那些還在和兩隻綠蟒糾纏的火鴉,在符篆化成灰的同時也一隻隻的消失了。


陸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雖然他知道,這些“紫炎鴉”的分身肯定不是對方的對手,隻是拿它們試探下對方的深淺而已!


但也沒料到,綠影竟舉手之間就廢掉了這件專門克製陰鬼的寶物,還一點底細也沒有摸清。


唯一肯定的是,對方絕不是純粹的鬼魅之流!


陸旭不動聲色的凝望著的綠影,心裏暗暗估算自己和對方動手後,勝算大概有多大。


“不錯,就你吧!我現在對你的軀體很感興趣,其他人可以滾了!”綠影盯著陸旭緩緩說出這麽一句話來。


似乎陸旭剛才的攻擊,已惹火了他。


應天聽了此話雜念頓生,神色陰晴不定起來。


雖然還沒有親自交手,但對方實在深不可測。即使和陸旭聯手,在應天估算中也沒有多大的勝算。


現在聽怪影說出讓他離去的話來,這讓應天心裏一陣動搖起來。


今日看了這麽多修仙者遭慘死在自己眼前,這位平日一向自詡無愧於心的修士,首次產生了惜命、以後來日方長的想法。


“怎麽,放你一條生路也不想要?那本尊就多費點手腳,把你二人也變成幹屍吧!”綠影冷哼一聲,陰森森的說道,並用目光掃了應天一眼。


聽怪影用這種充滿殺機的口氣說話,應天臉上紅白交錯了數次後,終於還是衝陸旭一抱拳,羞愧的說道:


“陸兄,在下還不想隕落在此,這次就對不住了。”


說完此話,他就不再言語的匆匆向石階奔去,不再望陸旭一眼。


陸旭神色如常,沒有露出什麽被人拋棄或憤怒的表情,隻是眼中隱含若有若無的冷意,目視著應天的離去。


而綠影的紅目中則露出了一些得意之色。


當應天飛奔過那堆四散的幹屍時,卻驚變再起。


附近散落的幹屍驟然向他發起了攻擊,如弓箭一樣的強射而來。


應天驚怒之極,身上赤芒一閃,身形被罩在了其中。


但未等他質問怪影和放出法寶時,那些幹屍綠芒大射,竟猶若無物的穿過護體赤芒射進了其內。


瞬間應天的身體變得破爛不堪,一句話也沒有來說出口,就重重栽倒在了地上。


陸旭木然的望了望地上的屍體,輕搖了搖頭。


接著手掌一翻,摸上了手腕間的儲物袋,同時身前的金色長劍顫抖了起來,微微散發出了金色光輝。


“有意思,就不想問問我為什麽不守信嗎?”綠影冷笑著說道。


“閣下若真想說。不用問就會主動說出來。若是不想說,那就是白費口舌而已。”陸旭麵無表情的說道。


“不錯!小子你還真對我的胃口。若是未遭大難之前,也許會收你做弟子。但現如今,本尊是一輩子不會再相信任何人了,並且還會將以前的背叛我的人全都挫骨揚灰,抽魂煉魄!”綠影先是有些意外,但隨即聲音一寒的森然道。


陸旭神色未動,一招手,虛空中金光一閃,一個半人高的童子浮現而出,兩步走到了陸旭身側,並肩站好。


隨即虛空中一個扭動,一個毛臉少年的身影也浮現而出。


同時體內的九霄神雷,也躍躍欲試的隨時可以放出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