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神秘典籍
loading...

那藍袍青年的儲物貝殼中,赫然有四百多枚高階靈石,足足四百萬靈石,還有好幾件極品法器。


這些法器雖然品質不錯,但顯然都是需要修煉海族功法或者水屬性的功法才能將其發揮到極致,對於目前的陸旭而言價值不高,除了找一個偏僻的坊市兌換成靈石以外,就沒有什麽作用了。


除了這些,儲物袋中還有一個藍色小瓶,一本殘破的淡金色典籍和一枚晶光濛濛的藍色碎片。


藍色小瓶中,盛的是一些冰寒刺骨的液體,陸旭並不知其中是什麽,隻是隱約感覺到一股冰寒之氣,也不知是什麽東西,想來可能是藍蛟族修士修煉功法所需之物。


至於那藍色碎片,似乎是什麽物體破裂的碎片,隻有巴掌般大小,上麵銘印著古怪的符文,並不時反射出濛濛晶光,似乎也不是一件凡物。


但是陸旭除了發現上麵隱約有一絲玄妙氣息在上麵外,同樣無法看出什麽,將其一收而起後,又拿起了那本殘破不堪的淡金色典籍。


這本典籍已不知有多少年份,封麵已經微微有些泛黃,且缺少了大部分,而且存在的這些紙業也不是連續的,而是摻雜在一起間隔缺失。


陸旭心念一動的輕輕翻開一頁,卻見內頁表麵浮現一片濛濛金光,隱約有些淡金色文字飄動不已,似乎是被下了某種禁製的樣子。


陸旭再凝目細看之下,卻驚訝的發現典籍上這些若隱若現的古怪繁瑣文字。自己一個都不認識,似乎不像是南極域的文字,甚至不像是萬靈世界的文字。


結果,當他想再仔細看上一二時,驟然一片淡金色光霞從濛濛金光中撲麵而來,接著雙耳“嗡”的一聲響起,下一刻便一陣頭腦發脹、天暈地轉之感,差點就要暈倒在地。


他一驚之下,立即將典籍一合而起,而後單手一掐訣的調息了半盞茶工夫後,才有些緩過神來。


他心裏念頭飛轉,顯然這本古怪典籍上的禁製也並不簡單,便將其放於一邊,道:“龍兒,你可知這上麵是什麽文字。”


龍兒皺著眉頭看了一眼,才有些遲疑的道:“主人,我好像以前見過,但是又記不起來了……對,我以前肯定見多。”


“哦,那算了,等你以後記起來再說吧。”陸旭搖了搖頭道,這些年,龍兒一直在修複著龍神天宮的禁製,除非必要,已經很少出來指點他了,倒是令他頗為不習慣。


隨即,陸旭又翻起了那名藍角老者的儲物袋來。


結果這名金丹期老者所留之物,卻讓陸旭有些大跌眼境,除了二十餘枚高階靈石以外,隻有一件極品法器和數張符篆,與其金丹期修士的身份卻是有些不符,除了那枚藍色的圓珠,連多餘的一件法寶都沒有。


除此之外,也有一本藍色典籍,粗粗一看下,卻是一本海族功法,但十分普通,可以從煉氣期一直修煉到金丹初期的樣子。


他微微一搖頭後,便將此典籍也放於一邊……


半盞茶工夫後,當陸旭將所有戰利品大致清點了一番後,便又將注意力放到了那本破舊的淡金色典籍上來,赫然是想要嚐試破除加持其上的禁製。


破除此類禁製的方法有很多種,但若無法對症下藥或是使用蠻力強行破除,往往會對被下禁製之物造成一定的損傷。


就拿這本破舊典籍來說,柳陸旭是不顧後果的強行灌輸大量法力至典籍之中,十有八,九便會使禁製爆裂開來,但這本典籍也會同時付之一炬。


他略微請教了龍兒一番之後,便按照龍兒所說的,用一些相對穩妥的旁門手段,來嚐試破解這本典籍上的禁製。


陸旭先是小心翼翼的將典籍置於麵前的一塊青石之上並一打而開,而後法決一掐,一道青色火焰便從其指間滲出,在空中滴溜溜的一凝後便朝典籍飛撲而去。


可是這道火焰方一接觸典籍表麵的禁製,便被淡金色霞光悉數吸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陸旭微微歎了口氣,單手法決一變,一道銀色的劍氣從指尖一射而出,並在其控製之下,緩緩的接近典籍而去,似乎想要嚐試將表麵的淡金色霞光直接切開的樣子。


下一刻,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銀色的劍氣尚未觸碰到表麵禁製,卻在表麵淡金色霞光驟然一閃下,被一彈而開,射向了密室另一側的牆壁。


“轟”的一聲,牆壁上立時出現了一個指節粗細的窟窿。


如此過了大半個時辰,再又嚐試了幾種方法無果後,陸旭眉頭微皺,沉吟起來。


看來此本典籍很是古怪,不是他現在有能力打開查看的,他當即重新將其收入儲物鐲之中,準備等以後進階金丹期後,再嚐試翻閱查看此典籍。


……


與此同時,距離雞冠島不知多少萬裏之外的一片深海宮殿之中。


藍色宮殿屹立在深海中,四周到處都是遊動的藍色蛟龍,不時的激起一連串深海氣泡。


此處正是深藍海藍蛟一族的老巢所在。


一座通體由幽寒晶體建造的宮殿中,一名一身藍袍的獨角中年男子,正戰戰兢兢的對著一間大門緊閉的密室。


“回稟藍嘯老祖……寶庫之中,族中一直珍藏的那本典籍,忽然不見了。”男子聲音微顫的稟告道。


“既然不見了,還不快去查。”一個陰冷的聲音從獨角男子四麵八方傳來。


“屬下查到,不久之前,老祖的嫡孫昂少主,曾進入此寶庫中一次。”獨角男子稍微頓了頓之後,惶恐的如實說道。


“廢物!”


結果密室中忽然傳出一聲震怒後,一縷細不可聞的冰寒之氣便透過密室門縫飄然而出,轉眼沫入中年男子之內。


“老祖……饒……”


未等獨角男子把話說完,“砰”的一聲,他的整個身軀都化為了冰晶,並摔倒在地上化為了粉末。


接著,密室中傳出一個男子低沉的自語聲。


“昂兒還真是胡鬧,那半本典籍可是族中祖傳之物,並被種下了厲害禁製,就是我也打不開,也罷,等其回來後,我再親自將其收回吧。‘


……


半月之後,一座九霄宗在深藍海建立的坊市中,坊市東側街角的一家不起眼的煉製法器的商鋪中。


一名身著黑袍的中年男子正與另一名中年掌櫃模樣的人交談著什麽。


“風道友,便是此法器,你看看裏麵有什麽古怪。”中年黑袍男子邊說邊從手腕的儲物鐲中取出一杆藍色的小旗。


“楊道友手中的法器似乎是海族人煉製的,裏麵被祭煉了一些禁製,似乎隻有修煉了特殊功法之人才能使用。”中年掌櫃粗粗看了一下黑袍男子手上的藍色小旗,眉頭微皺的說道。


“道友明鑒,在下也是偶然得到的這件法器,卻發現使用不了。聽聞風道友精通煉器之道,特地前來拜訪。”中年黑袍男子輕歎一聲,將藍色小旗遞於中年掌櫃手中。


中年掌櫃接過藍色小旗後,當即便仔細的觀察起來。


片刻後,他將藍色小旗輕輕一拋而起,單手朝其虛空打出一道法決。藍色小旗在空中藍光一閃下,瞬間化為一杆一米多高的小旗。


隻見小旗表麵散發出濃鬱的水氣,旗麵的藍色符文不停的閃爍。


“嘖嘖,好東西啊,隻要添加幾樣珍貴材料就能祭煉成法寶。道友想將這小旗上的特殊精致抹去……倒也不難,隻要再花費些材料,重新煉製一番,再祭煉一番便可。這些材料本店也都有備貨,隻不過恐怕不會是一筆小數目。”中年掌櫃沉吟片刻後,如此開口說道。


“隻要風道友能將這法器禁製修改好,需要多少靈石。盡管開口。”中年黑袍男子聞言麵上露出一絲喜色,一拱手的說道。


“修改費用約莫在一萬靈石,其實道友要修改禁製是有些不劃算的,一件極品法器也不過才幾千靈石。這件法器雖然潛力極大,很有可能可以煉製成法寶,但其需要的其他幾種材料,可是價值幾十萬靈石。道友確定要修複?”中年掌櫃想了想後,便報了一個價。


“在下對這件法器頗為感興趣,故而還勞煩道友將其修複一下。”說罷,中年男子便從腰間掏出一枚高階靈石交於中年掌櫃。


中年黑袍男子正是喬裝至此的陸旭,在此前的幾日裏,他便已分別造訪了其他的幾家店鋪,花費了十餘萬靈石將十一麵洪水旗的精致分別進行了一番修改,而這一麵就是最後一麵。


“既然如此,道友便請在此稍候,喝些靈茶,隻需一至兩個時辰,我便可將此法器禁製修該,交還於道友。”中年掌櫃將靈石一收,輕笑一聲的說道。


緊接著,一名侍女便端著一杯茶走了過來,而中年掌櫃則轉身走向了店鋪後方。


陸旭當即在茶幾一側的木椅上坐下,淡淡的抿了一口靈茶後,便閉目養神起來。


兩個多時辰後,中年掌櫃便依言再次回到了店鋪大廳之中,手中拽著一麵淡淡發光的藍色小旗。


“楊道友,此法器已經修改好,還請檢查一二。”中年掌櫃邊說邊將小旗輕輕一拋。


一道藍光閃過後,一麵一米多高的小旗赫然出現在了兩人身前。


此小旗表麵一陣藍色水霧湧動,似乎頃刻間就可以放出無盡的洪水。


“風道友果然技藝高超,此番還要多謝道友了。”陸旭當即大喜的抱拳稱謝道。


他一抬手,在藍色小旗上打出一道法訣,再單手一掐法訣,便將其又化作一麵迷你小旗的卷入袖袍之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